读《论知识主义社会》

作者:胡军 刊名:民主与科学 上传者:黄辉东

【摘要】一 关于“什么是知识”的讨论最早可见于两千三百多年前的柏拉图学园,如《柏拉图对话集》中的《美诺篇》《泰阿泰德篇》讨论的核心话题就是“知识”.苏格拉底、柏拉图等关于知识定义的讨论至今仍然是学界讨论认识论或知识论的哲学基石.当然,知识的社会作用远不是他们所关注的话题.

全文阅读

2018年第2期 总第171期 | 69 2018年第2期 总第171期 开卷有益 《论知识主义社会》是年逾八旬的中国科学院研 究员李喜先先生的封笔贡献。我提醒读者别粗心地把 书名误读成“论知识社会”,漏读了“主义”两个字, 这样,你可能会失去欣赏一个新理论的机会。“理 论”是解决问题的工具,“主义”是理论的旗帜。“知 识主义社会”是作者作为一个理论概念而提倡的一种 新的社会形态,由具有独立精神和平民立场的知识阶 级主宰,它将作为“资本主义社会”的替代物主导未 来的人类社会。 “知识主义”是有一定的事实和理论根据的。在 20 世纪的一些发达国家中发生的,经营权与所有权分 离以及资本的社会化,本质上是一场静悄悄的“知识 革命”,是一场自由条件下知识无产者们的革命,并 且引发了某些不发达国家里的自由化革命。我高兴地 看到作者对我提出的社会中轴转换原理的认同,作为 一种启发性原理它的确能给予“知识主义”以支持, 通过它关于德权财智情五种基本社会力相互作用及演 进的分析给出一种论证。 中国现代化的历史已一个半世纪有余,可大致区 分为 19 世纪下半叶的“改良”、20 世纪上半叶的“革 走向未来的一个新理论 ◎ 董光璧 命”和 20 世纪下半叶以来的“改革”。无论是自下 而上的革命还是自上而下的改良和改革,无不需要理 论工具。于是舶来的各种主义泛滥,多为鹦鹉学舌或 留声机,以至于思想家胡适出来呼吁“少谈主义”。 李先生的“知识主义”可是我们自家的创造。他沿着 发展马克思主义的思路走到了知识主义,把无产阶级 革命修正为知识阶级革命。虽然它的结论是对整个人 类社会的,但它能否作为我们当前改革的一个工具也 是值得研讨的。 (作者为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 读《论知识主义社会》 ◎ 胡 军 一 关于“什么是知识”的讨论最早可见于两千三百 多年前的柏拉图学园,如《柏拉图对话集》中的《美 诺篇》《泰阿泰德篇》讨论的核心话题就是“知识”。 苏格拉底、柏拉图等关于知识定义的讨论至今仍然是 学界讨论认识论或知识论的哲学基石。当然,知识的 社会作用远不是他们所关注的话题。 严格说来,知识的社会作用主要是在意大利文艺 复兴之后才开始显现的。因为这一时期的学者已经不 满足于内在心灵的系统思索,而逐渐开始重视实验活 动。当然,实验活动主要是在知识理论的指导之下进 行的。伽利略不同意亚里士多德自由落体理论就是通 过自己倡导的实验而得到证实的。 产业革命后兴起的英、法等国历来被称作资本 70 2018年第2期 总第171期 70 | 2018年第2期 总第171期 开卷有益 主义国家。其实资本运作严格说来只是极其表面的社 会现象。按其本质来说,英、法等国之所以被称为发 达国家,就是因为这些国家在知识理论体系的研究及 实验技术遥遥领先于同时代的其他国家。由此着眼, 英、法等国不应被叫作资本主义国家,而应被称为知 识化了的国家。17世纪上半叶,英国哲学家培根就清 楚地看到理论知识巨大的社会力量,于是他喊出了 “知识就是力量”这一响亮的口号。可以说,推动世界 历史进步或变化的原动力不是我们惯常所说的阶级斗 争或所谓的暴力革命,而是知识理论体系的进步或创 新及其通过实验技术而产生的技术产品。更为重要的 是,政治制度的变革、法制体系的完善、教育制度的 改进等也都必须依赖于相关知识理论体系的进步。人 文学科的进步也走的同样路径,伦理学、心理学、美 学等知识理论体系的建立和进步引领着相关学科的持 续进步。 1990年,阿尔文·托夫勒在其《权力的转移》 一书中全面描绘了知识在现代社会中不可替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