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所藏古籍漫谈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1.20MB 文档分类:文学 上传者:胡国威

相关文档

批量下载下列文档

文档信息

【作者】 韦力 

【出版日期】2006-01-20

【刊名】鲁迅研究月刊

全文阅读

八、杂家类1、杂学、杂考、杂说《定本墨子闲诂》五卷目录一卷附录一卷后语二卷清孙诒让著,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刻本,宣统二年(1910)补刻,八册。《墨子闲诂》是孙诒让在前代及同辈十余位清代学者所做的《墨子》校注的基础上完成的。孙氏以华本为底本,以明刊道藏本、明吴宽写本、顾千里校道藏本及日本宝历间仿刻明茅坤本相校,同时吸取王念孙、王引之、洪颐煊、俞曲园、戴望诸家的研究成果。正如俞曲园在《墨子·序》中所说:“瑞安孙诒让仲容,乃集诸说之大成,著《墨子闲诂》。凡诸家之说,是者从之,非者正之,阙略者补之。至《经说》及《备城门》以下诸篇,尤不易读。整份剔蠹,脉摘无遗。旁行之文,尽还旧观。讹夺之处,咸秩无紊。盖自有《墨子》以来,未有此书也。”《墨子闲诂》所以有这样高的学术价值,是与孙诒让对周礼的研究以及精通文字音韵学有关的。孙诒让精研古文字,《墨子闲诂》恰恰得力于孙诒让的古文字常识。黄绍箕指出,孙氏《墨子闲诂》“援声类以订误读”。通声类以校古书,是凡校书者所当晓,《墨子闲诂》一书以音声订正讹误之处尤为精审。墨家学说自汉以后历一千五百余年,研读者寥寥可数。清中叶后,注家迭起,至孙诒让始成《墨子闲诂》,这不仅是孙氏个人学力所致,更是时代的产物。孙诒让研究《墨子》,已不局限于以诸子证儒家经典,而是重视《墨子》的主要内容和基本思想。《墨子闲诂》有俞樾、孙诒让为之作序,俞曲园在《墨子·序》中指出:“近世西学中,光学重学,或言皆出于《墨子》,然则其备梯备突备穴诸法,或即泰西机器之权舆乎?嗟乎!今天下一大战国也。以孟子反本一言为主,而以墨子之书辅之,当足以安内而攘外乎?勿谓仲容之为此书,穷年兀兀,徒敝精神于无用也。”孙诒让在序中认为,《墨子》书中《亲士》、《修身》、《当染》三篇不与它篇相类,疑为后人以儒言伪增。十九卷中包括《目录》一卷、《闲诂》十五卷、《附录》一卷、《后语》二卷。《目录》考证了《墨子》七十三篇的佚存。《闲诂》以清毕沅《墨子注》苏时学刊误本为底本,参照明吴宽写本、顾千里校道藏本,互相校勘,别为写定。又博采王念孙、王引之、洪颐煊、俞樾、戴望的校诂成果,互相比较而求确解。资料相当丰富,诂解也较明晰准确。对《非儒》以前诸篇的校诂,多有增补和提正前人说法之处。对经说、兵法诸篇深加研核,订正伪文错简,为之诠释,使此前几不可读之《墨经》与兵法诸篇成为文句通畅、意义明白的可读文章。《附录》包括“《墨子》篇目考”、“《墨子》佚文”和“《墨子》旧叙”。其中《旧叙》抄录前人注解《墨子》时所作的序跋之类。《后语》分上下两卷。上卷包括“墨子传略”、“墨子年表”和“墨学传授考”。考证了有关墨子的传闻事迹,认为从《墨子》一书看,墨子当是鲁人。确定了墨子年表,认为墨子生于周定王元年左右(前468年),卒于周定王二十四年(前376年)左右。下卷包括“墨子传闻”,录《墨子》书外秦汉旧籍所记墨子言论行事。又包括“墨学通论”,录史书、类书等对墨子弟子著作情况的记载及其佚文。《墨子闲诂》集清代注疏家校勘、注解《墨子》之大成。《墨子》能复为人通读,实赖此书之功。墨学能在近代“中兴”,孙氏之功极大。孙诒让字仲容,号籀、籀亭居士,浙江瑞安县(温州)人,孙衣言之次子,延钊之父,生于道光二十八年八月十九日,卒于光绪三十四年五月二十二日,年六十一。同治六年举人。光绪元年官刑部主事,甫五月即引疾辞归,家居三十载,潜心著述,晚年主讲温州师范学校,任浙江教育会会长,并办实业。光绪二十九年以经济特科征,不应;礼制馆征,亦不就。清末朴学大师,所著有《墨子闲诂》十九卷、《札》十二卷、《周礼正义》八十六卷、《古籀拾遗》三卷、《九旗古义述》一卷、《籀亭述林》十卷及《契文举例》等数十种。又有《讽籀余录》、《艺宦室检书小志》、《论语正义补谊》、《经微室遗著》、《瑞安五黄先生系年合谱》等稿本,今在温州馆。孙诒让亦是清末著名藏书家,其藏书总数约近十万卷。宣统三年曝书,略作估计,计经部3725册,史部10234册,子部2712册,集部4515册,丛书6993册,新书报刊4325册,共32504册。笔者在两年前专门到浙江瑞安拜访玉海楼,其规模之大,保存之完整,在今日都可称得上稀见。是书的版本有:上海图书馆藏孙诒让稿本,清光绪二十一年乙未(1895)苏州毛上珍木活字本。光绪三十三年丁未(1907)刻本。《墨子闲诂》是注释《墨子》的最好注本。流传也最广。另外还有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上海世界书局排印《诸子集成》本。民国二十四年上海商务印书馆排印本。一九五四年北京中华书局重印《国学基本丛书》原版本。一九五八年中华书局重印《诸子集成》本。《尹文子》二卷周尹文著,上海中国书店铅印本,一册,据清严可均校道藏本印。《尹文子》的思想,其大旨皆为指陈治道,欲自处于虚静,而万事万物则一一综合其实,“故其言出入于黄老、申、韩之间”。据《韩非子·内储说上》载:“尹文与齐宣王论治国以赏罚为利器,则通于法家之囿也。”又《庄子·天下篇》:“宋钅开、尹文见侮不辱,救民之斗,禁攻寝兵,救世之战”,尹文也继承了墨家的学说。书中又多黄老之言,《尹文子》一书也有道家的万分,故而清人修《四库全书》时将其列入杂家之属。关于《尹文子》一书的流传情况,《七略》及《汉书·艺文志》皆著录《尹文子》一篇,而今本二篇,已不相合。宋洪迈写《容斋续笔》,在卷十四尹文子条中说:“尹文子,五卷共十九篇,其言论肤浅,多及释氏,盖晋、宋时衲人所作,非此之谓也。”晋、宋时既有伪书,则真书当已亡佚,现存之本恐亦伪书。虽然如此,由于该书自道以至于名、法,博辨宏肆,仍不失为重要学术著作。北朝时刘勰在《文心雕龙·诸子篇》谓“辞约而精,尹文得其要”,盖即指今本而言,则其年代不能晚于刘勰。可见,《尹文子》对于考校南北朝以前的作品,有重要参考价值。关于尹文子的生平,史书记载出入很大。今《道藏》本上下二篇,云出魏黄初末山阳仲长氏诠次,其序曰:“尹文子者,盖出周之尹氏,齐宣王时居稷下,与宋钅开、彭蒙、田骈同学于公孙龙,公孙龙称之,著书一篇,多所弥论”。又据班固《汉书·艺文志》、《吕氏春秋·正名篇》高诱注:“尹文,齐人,作《名书》一篇,在公孙龙前,公孙龙称之。”可见尹文与公孙龙相距时间不会很长,两者孰先孰后,还有待于进一步考证。后世学者对《尹文子》有深入的研究,较著名的作品有:一、《尹文子校本》(1)二卷本,清严可均撰。可均从《道藏》颠字四号录出《尹文子》,又据《群书治要》、《艺文类聚》、《长短经》、《意林》、《文选注》、《太平御览》诸书,补正其脱误。如其改《大道下篇》为《圣人篇》者,即据《论要》一书。《尹文子校本》堪称一部上乘之作。(2)一卷本,清汪继培撰。其校《尹文子》,以绵眇阁本、子汇本、吴山道藏本、沈调元本、姜午生本、说郛本,参互校订,择善而从。其校《尹文子》并非十分精审。但纵观清代校《尹文子》者,尤以此书为佳。二、《尹文子校勘记》一卷。清钱熙祚撰。引《道藏》本、吉府本、及《北堂书钞》、《群书治要》、《艺文类聚》、《意林》、《白氏六帖》、《长短经》、《文选注》、《后汉书注》、《荀子注》等书互相参证,加以校注。此书较严可均所校,又加赅详。只是其所辑佚文,颇有异议。《尹文子》的版本很多,主要有:《别六子全书》本,《十二子》本,子汇本,绵眇阁本,明嘉靖甲辰刊五子本,《墨海金壶》本,守山阁刊本,近人刊《二十二子》本,《湖海楼丛书》本,《二十子》本,昭文张氏有宋刻本(二卷)、明泰和堂刻沈调元评本、《四库全书》本等。鲁迅是一九二六年一月十二日前往直隶书局购买的此书,同时购买的还有《公孙龙子》一部。《慎子一卷附补遗逸闻校文》周慎到撰,明慎懋赏校,上海商务印书馆影印江阴缪氏香写本,一册,四部丛刊初编。慎子即周代的慎到,慎到的学术思想,极其芜杂。《荀子·非十二子》曾有过这样的评价:“尚法而无法,下修而好作,上则取听于上,下则取从于俗,终日言成文典,及纟川察之,则倜然无所归宿,不可以经国定分。”《荀子·解蔽》也曾指出:“慎子蔽于法而不知贤”,“有见于后无见于先”。其“有见于后无见于先”是道家的主旨。其“蔽于法而不知贤”,是韩非法家的言论。慎到的思想,对后来韩非法家学派有过重大的影响。慎到的言论,保存在《慎子》一书之中。《史记·孟荀列传》记载:“慎到著十二论”。《汉书·艺文志》著录:“《慎子》四十二篇”。《史记》裴马因《集解》引徐广曰:“今《慎子》,刘向所定,有四十一篇。”四十一篇可能为四十二篇之误。《隋书》,新、旧《唐书》著录:“《慎子》十卷,滕辅注。”宋朝藏书家陈振孙在《直斋书录解题》中说:《慎子》一书,“今麻纱刻本才五篇,固非全书也。《崇文总目》言三十七篇”。《崇文总目》是北宋时期官府的藏书目录,当时所藏三十七篇,大概是北宋末年散失了。这说明,《慎子》一书在北宋时期已有两种版本,一是官府所藏三十七篇本,二是民间流传的五篇本。金德建在《司马迁所见书考》中认为:三十七篇加五篇,正好等于《汉书·艺文志》中著录的四十二篇。这四十二篇分成二个本子,一是三十七篇本,二是五篇本。到明朝末期,又出现一部《慎子》,分内外两篇,为明慎懋赏伪作。作者慎到,战国时期赵国人。关于他的事迹,史书记载较为简略。据《史记·孟荀列传》记载:“到为稷下先生,与田骈齐名,至王时而去。”《战国策·赵策》亦云:“蔺相如困秦王,归,有矜色,谓慎子……”可见,慎到是战国时期一个相当活跃的社会活动家。鲁迅所藏版本是商务印书馆影印的江阴缪氏香抄本,缪氏即晚清大文献家缪荃孙,字炎之,号筱珊,一作小山,晚号艺风,江苏江阴人,居申港镇。道光二十四年八月九日生,一九一九年十月初一卒,终年七十六。年二十至四川成都,先后入崇实、吴棠、姚彦侍幕府,又执贽张之洞门下。光绪二年进士,官翰林院编修。后充国史馆总纂、提调,预撰儒林、文苑、循吏、孝友、隐逸等传。十四至十八年,先后丁父、母忧,主讲江阴南菁、山东泺源、湖北经心等书院,至广雅书局校书。服阕入史馆,因与掌院学士徐桐论事不合,遂于二十年弃官归里,主讲钟山、龙城书院。曾奉派赴日本考察学务。光宣之际,先后任江南图书馆、京师图书馆监督。辛亥后寓沪。一九一五年应聘入清史馆。先后预修《顺天府志》、《湖北通志》、《江苏通志》、《续江阴县志》等。尝云:“身历十六省,著书二百卷”。有《艺风堂文集》八卷续集八卷、《艺风堂文外集》、《艺风堂文漫存》、《诗存》四卷、笔记数十册、《五代史方镇表》十卷等。近代著名文献大家伦明有诗句谓其“毕生事业与书亲”,确实如此。足迹所至,无不搜访异本,典衣以购,与海内藏家交游既广,通假钞校,考订论辨无虚日。缪氏系南北两大图书馆创建人之一。光绪三十三年,鉴于陆氏百百宋楼之书输归东瀛,时论颇惧丁氏嘉惠堂、瞿氏铁琴铜剑楼之书踵其后亦流落外邦,乃创办江南图书馆,尽购丁氏所藏,缪氏任监督。宣统二年,任京师图书馆监督,居太仆寺街。时以城北积水潭广化寺为储书之所,分类清理书籍,又从清内阁大库检出宋元明旧帙,其中宋本犹为元灭南宋时由临安秘阁所收,为自来藏书家所未睹。辛亥六月编成《各省志书目》四卷、刻本馆《宋元本留真谱》,九月又编成《新编善本书目》八卷。如今,两馆举世闻名,缪氏开创之功不可没。寒舍藏有缪荃孙香抄本《隋书经籍志》四函二十四册,内有当代史学大家陈垣多处批校,名家抄本又是名家批校,自是寒舍得意之书之一。《慎子》的常见版本有《子汇》本(影印明刊本),清严可均辑《守山阁丛书》本,清钱熙祚辑《诸子集成》本,《四库全书》本等。《公孙龙子三卷》周公孙龙著,上海中国书店铅印本,一册,据清严可均校道藏本印。《公孙龙子注》清陈澧注,民国十四年(1925)刻本,一册,附:校勘记,篇目考,附录。《公孙龙子》一书中的思想内容,大部分是关于逻辑和认识论问题的讨论,他的思想在某些问题上有其合理的东西,尤其是在“名实”问题上,坚持了唯物论。但就其整个思想体系来说,则是形而上学和唯心主义的。公孙龙的学说虽属诡辩,但都是先秦名辩思潮发展中一个重要的环节,在中国逻辑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公孙龙(约前325-前248)撰。公孙龙,战国时期赵人。公元前284年,他曾以游学者的身份到过燕国,劝燕昭王息兵。公元前257年在赵国见

1 2 3 4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