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炒作”天才儿童“?--北师大教育科学研究所赵忠心研究员访谈录

作者:符德新 刊名:教育文汇 上传者:贾宇

全文阅读

家庭教育大家都关心,而出发点各自不同l980年我开始研究家庭教育理论时,这个领域还不大被看重。现在,家庭教育已经成了大家都关心的事,可以说达到了全民族关心的程度。但人们各自关心的角度、出发点、意图不一样。对每个家庭来说,孩子都是头等大事,票子、房子、车子、孩子这几个“子”里,“孩子”是最重要的。家长都希望子女成功,将来能找个好职业至少是能有个职业,立足于社会,为此不惜豁出一切:时间、精力和金钱。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各级妇联也都很重视,主动承担指导家庭教育的责任,专家、学者都尽自己所能积极参与指导。另一种很关心、很投入的是某些文化商人,以获得经济利益为目标,看到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谁都想参与,在里面分一杯羹。电视、电台、报纸等媒体也在热炒热作。我不给书商当“托儿”1998年冬,《学习的革命》一书,号称发行了几百万。当时有人请我去开座谈会,实际就是吹捧会。我说,我不参加你们的会,我是家庭教育研究学者,是家长的朋友,不当“托儿”。学习怎么“革命”?学习就要按照学习的规律,扎扎实实,通过刻苦努力才能学好。我当时一看,那本书就是不懂教育的外行写的,七拼八凑,是个大“拼盘”,一般家长肯定看不懂。因为连我这个从事了一辈子教育工作、研究了几十年教育理论的人也看不大懂,足以说明作者就没弄清楚学习是咋回事。那本书当时确实是“火”了一阵,畅销一时,家长以为买了这本书就拿到了“21世纪的通行证”。其实事情哪能那么简单!当时我做过一些实地调查,在师大实验小学门口,问那些家长,买了这本书以后看了没有?十个人里看完这本书的不到一个,因为看不懂,让人觉得是一头雾水,不知所云。当时我就在《中华渎书报》上发表过一篇题为《(学习的革命)给我们带来了什么》的文章,指出该书是一本不入流的书,没有多大阶值。当今,社会上还有一些人既不是教育专家,也不是商家,也参与到这一类炒作中。他们做出了一些“教育产品”,邀请我参加他们的什么什么“教育产品推介”座谈会,我一般都不去。我只出席真正的学术研讨会。学者是讲良心的,产品不可能十全十美,你要实事求是说人家产品的缺点,人家肯定是不高兴的;可让我味着良心只说人家爱听的话,我又做不到。因此,干脆不出席。中国的家长们望子成龙心切,已经达到“饥不择食,慌不择路”的地步,不管什么法子,只要广告说好,能把孩子培养成“神童”,就不惜重金,先试试再说。这是很盲目的,拿孩子当“试验品”,商家倒是乐不可支,可对自己的孩子却是不负责任的。要培养好自己的孩子,家长首先要有一个正常的心态,盲目行动是要付出代价的。一个孩子的教育成功,谈不上教育理念前些年,在一次会议上,我遇到聋哑孩子周婷婷的父亲周弘,晚上到我房间长谈了几个小时一说他对女儿实施的是“赏识教育”。我听后,说你使用的那“赏识”,顶多是一种具体的教育方式方法,谈不上什么教育“理念”。“教育理念”是一种高度抽象、概括的东西,就像“素质教育”,是要经过在若干个实验点上的多次反复实验、论证才能形成的。而且还要形成一整套教育理论,如培养目标、教育目的、教育原则、教育内容、教育方法、教育途径等等。只培养了一个孩子,就能“发明”一种“教育理念”,那是很不严肃的,也是不可信的。所谓“赏识教育”就是一味地夸奖,甚至还要“任意夸大、无中生有”,就是不能批评,认为“批评是孩子的杀手”。一味夸奖的做法,主要适用于那些弱势群体,如聋哑、弱智、不大懂事的小孩子等。由于他们缺乏自信,是鼓励弱势群体的一种方法。弱智的孩子,认识10个字,要夸奖他好,认识5个字,也夸他好;而对上了学的正常的孩子,考试及格,方能升级,不及格就要留级,就绝不能一味地说好。再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