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恩格斯公平观的当代价值

作者:周玲玲 刊名:科技信息 上传者:万勇翔

【摘要】马克思恩格斯在创立和系统阐述历史唯物主义过程中,深刻阐述了马克思主义公平观,指出公平是历史的、阶级的、社会的范畴,其内涵、特征和实现途径与生产力发展水平、社会阶级的性质等密切相关。随着我国社会的发展,不公平的深层次矛盾逐渐凸显出来。马克思恩格斯公平观对解决当代中国社会出现的公平问题具有当代价值。

全文阅读

1.马克思恩格斯公平观的主要内容马克思恩格斯虽然没有写过专门系统地论述公平问题的论著,但在他们关于唯物主义历史观的论述中,包含着深刻的公平观点。第一,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公平是一个道德范畴和法权范畴,属于上层建筑,决定于一定社会的经济基础。公平是一个具体的、历史的范畴,总是与一定社会的物质生活条件相适应。正如恩格斯所说:“平等的观念,无论是以资产阶级的形式出现,还是以无产阶级的形式出现,本身都是一种历史的产物。”[1]公平原则和公平的具体内容既不是源于神的启示,也不是来自人的自然禀赋,而是发源于人类的社会实践。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制度的变迁,人们的公平原则和公平内容不断变化。在《哲学的贫困》中,马克思揭示了蒲鲁东的公平观的唯心主义实质:“经济范畴只不过是生产的社会关系的理论表现,即其抽象。真正的哲学家蒲鲁东先生把事物颠倒了,他认为现实关系只是一些原理和范畴的化身。”[2]恩格斯指出:“蒲鲁东在其一切著作中都用‘公平’的标准来衡量一切社会的、法权的、政治的宗教的原理,他摈弃或承认这些是以它们是否符合他所谓的‘公平’为依据的。”[3]第二,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在阶级社会中,公平具有鲜明的阶级性。每一个阶级都有自己的公平观,无产阶级追求公平的最终目标是消灭阶级、消除三大差别。人与人之间存在着天赋、种族、能力、知识、宗教、家庭出身等多方面的差别,但最根本的差别是阶级的差别。因而,消除人们之间差别、实现社会公平最重要的任务是消灭阶级,消除阶级差别。马克思在批判巴枯宁创建的社会主义民主同盟的错误纲领时,对消灭阶级与平等问题做了深刻阐述。他指出:“‘各阶级的平等’。一方面要保留现存的阶级,另一方面又要使这些阶级的成员平等这种荒谬见解一下子就表明这个家伙的可耻的无知和浅薄,而他却认为自己的‘特殊使命’是在‘理论’上开导我们。”[4]恩格斯也强调:“无产阶级平等要求的实际内容都是消灭阶级的要求。任何超出这个范围的平等要求,都必然要流于荒谬。”[5]就是说,要实现真正的公平,就要消灭私有制,消灭阶级,进而消灭不合理的社会分工。第三,马克思恩格斯认为,真正公平的共产主义社会的实现是一个历史过程,无产阶级在社会发展的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公平目标。“消灭一切阶级差别”的公平社会不是一蹴而就的,只有当条件成熟,即只有到共产主义社会才能真正实现。在共产主义社会,生产力高度发展,没有私有制,没有阶级,没有压迫和剥削,人人实现自由全面发展,进而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人人平等,社会公平。同时,马克思恩格斯强调:“权利决不能超出社会的经济结构以及由经济结构制约的社会的文化发展。”[6]因而也承认无产阶级追求阶段性公平目标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在《哥达纲领批判》中,马克思把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区分为“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产生出来的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和“共产主义社会高级阶段”,认为在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阶段,无产阶级实行“形式上公平、实质上不公平”的按劳分配原则;在共产主义社会的高级阶段,才能实行实质上完全公平的按需分配原则。第四,马克思恩格斯强调,公平决不是平均主义。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对当时流行的粗陋的共产主义宣扬的平均主义的公平观进行了深刻的批判:“一切私有财产,就它本身来说,至少都对较富裕的私有财产怀有忌妒和平均化欲望,这种忌妒和平均化欲望甚至构成竞争的本质。粗陋的共产主义不过是这种忌妒和这种从想象的最低程度出发的平均化的顶点。”[7]马克思指出,粗陋的平均共产主义否定人的才能和个性,它对私有财产的否定并不是要废除私有财产,而是把私有财产关系普遍化,这不是文明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