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清代土家族诗人彭勇行的溪州竹枝词

作者:彭善麟 刊名:黑龙江史志 上传者:彭小林

【摘要】彭勇行的溪州竹枝词是清代湖南永顺土家族地区文人竹枝词的代表作品,是描写土家族民族生活的风情画卷,富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和浓郁的地方生活气息,对于了解湖南湘西土家族地区的民俗风情和民俗文化具有重要意义。通过对彭勇行溪州竹枝词的创作内容和艺术特色进行具体分析,可以更全面、深入地了解彭勇行其人其文,从而确立他在土家族文学史上的地位及价值。

全文阅读

竹枝词最早产生在巴渝之地,“《竹枝》本出于巴渝”1,是古代巴人的民歌;而古代巴人,又被学界普遍认为是土家族先民和祖先的主要来源之一。因此,竹枝词自古以来就与土家族人有了难以割舍的情缘。“竹枝歌本出三巴,其流在湖湘耳”2,湖南湘西一直是土家族人赖以生存和繁衍的祖地,竹枝词在这里更是受到了人民群众的喜爱;自清代“改土归流” 以后,涌现了一大批文人学士,创作了许多优秀的文学作品。其中土家族本土作家的文学创作形式多以竹枝词为主,特别是以永顺土家族诗人彭勇行为代表的溪州竹枝词,具有鲜明的民族和地域特色,是湖南湘西土家族地区风土民情的真实写照,对民族文化交流和民族文学的发展具有深远影响。 一、彭勇行的生平 湖南永顺古称溪州,是土家族的聚居区,彭氏土司世代统治这一地区,历时长达八百多年。清代“改土归流”以来,永顺的土家族本土文人日见增多,尤其是以彭氏家族中的彭勇行、彭勇为、彭勇功、彭施铎、彭施涤等人为代表的“彭家父子兵”而广负盛名。彭勇行正是其中的成就最高者,他擅长创作竹枝词,善于表现土家族地区的风土人情,深受土家族人民的喜爱。 彭勇行(1835~1892),字果亭,湖南永顺大井人。清同治年间贡生。“性颖敏非常,未弱冠已补廪膳,旋捐贡。家贫,尝讲学于永顺、保靖、花垣各处,湘鄂黔蜀之士,纷来门下请业,绥靖边田两号举人石廷珪等多出其门。其诗文悲壮沉雄,淋漓尽致。其教人则因材而施,故受陶铸者众。光绪中,主讲灵溪书院。卒年五十七岁。……勇行著有《笃庆堂古文辞》二卷、古近体诗二卷、骈体文一卷、制艺试贴若干卷,均藏于家。”3 正是因为彭勇行的著作“均藏于家”,并未刊刻行世,所以其著作、作品现在多已散佚,仅零星见于一些地方志、转相抄录的选本和永顺当地留存的碑刻等。现存彭勇行的文学著作全部为诗词作品,共计七律 5 首、七绝 8 首、五古 1 首、七古 2 首,竹枝词 41 首。其中在民国时期编著的《永顺县志》中确切收录有“贡生彭勇行溪州竹枝词”4,共 14首;其余来源 均为永顺当地的署名碑刻、府县志书、石印本和手抄本等。 由于深受彭氏家族传统的儒学、家学之风影响,除彭勇行外,其兄彭勇为亦工文辞,“晚年建桂芳学堂”5,与其弟彭勇功、其侄黔阳县训导彭施铎、举人彭施涤等,皆有竹枝词、文集流传。 二、彭勇行竹枝词的创作内容 彭勇行是永顺土生土长的土家族诗人,从小就生活在家乡的山间水畔,熏陶在土家族特有的历史文化背景下,对土家族的风俗习惯极为熟悉和了解。正是这种生活经历,对他的文学创作产生了很深的影响,其竹枝词的所有创作内容全部与之相关,反映的都是土家族的风情民俗。从彭勇行现存的竹枝词来看,大致上可以分为:山川景物、历史古迹、劳动生活、男女恋情、民族风情等五个方面。 (一)历史古迹 由于彭勇行很可能是永顺彭氏土司的后裔,因此他对古溪州的历史古迹了如指掌,在写作中往往信手拈来。正是对旧土司的遗迹怀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感,使得他的这类竹枝词格调低沉、思古怀旧。如:溪州曾记古州名,福石犹留旧郡城。灵溪溪头花虽谢,望夫石畔月长明。 溪州自古就是土家族人的聚居地之一。古代为了方便治理,曾在这里设郡,郡城的名字就叫福石城,即现在永顺的老司城。当时这里繁华兴旺,人们安居乐业,日子过得甜美舒适,诗人回想起昔日的盛况,不禁感慨唏嘘。前两句中的“曾记”、“犹留”表现了思古怀旧的意蕴,但后两句却又流露出土家族妇女对出征的丈夫久未还家的思念和期许,让人思绪万千、回味深长。又如:瘴雨蛮烟一拨开,凉温洞外旧高台。花香不见宫人面,风动还疑笑语来。 土家族地区山高谷险,雨雾蒙蒙、瘴气弥漫的时候很多。当雾气散去的时候,老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