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对“理论信息学”的认识——兼与张辑哲老师商榷

作者:田玉 刊名:湖北档案 上传者:吴世龙

【摘要】在研读档案学界张辑哲老师关于"理论信息学"的相关研究文献后,笔者受益匪浅。与此同时,笔者也对一些理论产生了疑问与不解。因此为使该学术研究更加成熟完善,笔者提出了一些不成熟的看法,现论

全文阅读

在研读档案学界张辑哲老师关于“理论信息学”的相关研究文献后,笔者受益匪浅。与此同时,笔者也对一些理论产生了疑问与不解。因此为使该学术研究更加成熟完善,笔者提出了一些不成熟的看法,现论述如下,兼与张辑哲老师商榷。一、信息特性的不可逆性张老师在信息特性中将“不可逆性”定义为:指信息的传递(传授)、传播的不可逆:第一,授方不可收回;第二,方向不可逆,即逆向传递、传播无意义。在《深论信息特性》一文中,张老师指出:已给出(告诉、传递、传授、传播给别人)的信息不可收回;二是同一信息的逆向传递、传播(反方向进行:我告诉你后你再告诉我)无意义。张老师以“收回成命”、“取消承诺”的举例,这些行为并不是收回了已发出的信息,而是改变了准备实施的政策(不实施了)、承诺(不兑现了),只是改变了说话者的相关态度和立场而已;对于这一点笔者表示赞同,该“成命”、“承诺”和该句话的内容作为信息是无法收回的,即信息发出者无法使已得知这些信息的人回到未得知这些信息之前的状态中去。但是,关于复述信息,张老师指出,信息的复述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逆向传递,但实质上是在确认信息传递的效果,追求信息在传递中的确定性与可靠性,避免、消除信息失真现象。其实这样就可以看出“信息的复述”是有意义,有价值的,至少使信息的发出者可以确认信息的传递效果,甚至可以避免信息在传递中出现差错,从而提高信息的传递效果;而这一结论恰恰与张老师所说的“同一信息的逆向传递、传播(反方向进行:我告诉你后你再告诉我)无意义”是相违背的。也就是说,“我告诉你后,你再告诉我”不是无意义的,而是有价值的。笔者认为,其实,当今我国教育体系中盛行的考试体制,也可以作为“信息的复述”有意义的证据体现。考试的目的之一就在于考察学生是否掌握了老师所教授、传递的学科知识;有些考试内容是学科知识的完全重复再现,而有些考试的答案是老师传递知识的相近转换,但是,这也是学生在向老师“复述信息”的表现。考试的结果就是教师传递信息的效果反应,也是考生掌握这些所传递信息的效果反应。所以,笔者不能赞同张老师提出的“信息的复述”即“我告诉你后你再告诉我”、“逆向传递、传播无意义”。“信息传出者自己忘记的情况下,会去询问信息接受者”的现象,张老师指出“这种现象实质上是又一次新的信息传递或传播,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逆向传播”。对此,笔者所需要了解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逆向传播”是什么?尚待进一步具体定义。上文中可以看到张老师对“逆向传播”定义为“方向不可逆,即逆向传递、传播无意义”。但笔者看不出“信息传出者自己忘记的情况下,会去询问信息接受者”这一现象与该定义有何不符。同样,信息传出者在告诉信息接受者之后,信息接受者再告诉信息传出者。其实也可以看作是“信息复述”的另一种形式,这次信息传出者不是检验信息的传递效果,而是重复获知所传递的信息,因为传出者自己遗忘了信息的内容。但这一逆向过程,不能否认的是具有意义的,而不是无意义的。由此笔者得出结论:既然信息的逆向传播是有意义的,至少存在于一些情况中,那么就可以说明信息传递是可逆的。二、相关律中的信息价值问题张老师认为,信息被生命体漠视、厌倦的程度与信息数量和被传播(重复获取)的次数成正比(正相关)(好话说三遍,猫狗不喜见);既然说是成正比,那就应该无一例外。但是,笔者认为存在这种情况,就是生命体对某种信息的漠视并非因为该信息的传播次数太多,而是由于该信息的传播次数太少,以致于只有很少的人知道而已。并且,并不是所有的信息传播次数越多,人们就会越反感,而是会逐渐接受并成为一种甚至是根深蒂固的认识去指导自己的行为。笔者之所以这样认为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