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曲中鸟类意象翻译方法

作者:顾正阳;刘叙一 刊名: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高晓莲

【摘要】鸟类文化是动物诗歌创作中的一个重要视阈及独特载体。作为中国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鸟儿以其承载的丰富文化含义与古诗词曲融为一体。本文将从鸟类寓含身世与鸟类寓乡愁两个情感层面入手,来探讨此类诗歌的翻译方法及技巧,向译语读者传达鸟类意象的别样文化体验。

全文阅读

陈胜曰:“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乎?”这意味着鸟儿在人们心中有着不同的意义。凤凰喻高远志向,诸葛均歌以咏志:“凤翱翔于千仞兮,非梧不栖;士伏处于一方兮,非主不依。”喜鹊古道热肠,每逢七夕,聚之成桥。它们目睹牛郎织女在桥上相聚时的缠绵以及分手时的惆怅:“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故鹊桥归路”。乌鸦,孝鸟也,母哺子六十日,其后子反哺母也。燕子,春来秋去,乃春之象征,故亦称春燕。燕子有信,在相同的时间来到相同的所在,给房子主人带来春的喜讯。在上下五千年的文化里,在古诗词曲中,无处不闻鸟儿的歌声,无处不见鸟儿的身影。《诗经》鸣叫出诗歌鸟类的第一声“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汉魏》诗中,司马相如吟唱“皇兮皇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勾引卓文君,与其私奔,成为千古佳话。唐诗中不乏爱情之作,然而,唐玄宗对杨贵妃的山盟海誓是最感人的:“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我们要让这些回响着鸟儿啼叫的古诗词在全世界人民心中撞击出别样的音韵,撞击出别样的情感。下面拟从两个方面进行探讨传达回荡着鸟儿美丽动人音韵古诗词曲的方法。一、鸟类寓身世“天下无物似情浓”,“情”主要指爱情。成功的爱情就像瀑布流入河流,静静流淌,无忧无喜,乏情安神。失落的爱情梦牵魂绕,令人痛不欲生。因此古诗词曲也大多是写悲情的,数量其次的就算是写身世遭遇的诗歌了个人的身世遭遇也是“身感体受”的。西方人也常把“情”放到个人遭遇之前。屠格涅夫《死灵魂》中也写到这种情况。写身世遭遇的诗人背景通常有以下几种。诗人试场不利“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官场困顿,或遭贬谪,京城发放偏远地方,或多年流宦于僻远之地;江河破碎,妻离子散者;婚姻不幸。由此可见,虽然都是愁,原因可不一样,程度也不一样。古诗词曲贵含蓄,有的以花鸟衬托人,有的以花鸟喻人,人可以不见。译者首先要了解诗人背景情况,才能知道诗歌的意蕴,此所谓溯源才知流。随后调动各种手段,适当地展示意蕴。拟用以下方法,展示诗人身世遭遇。1.分层次,二(或三)位一体在哀景写哀,在乐景写乐。古诗词曲中,一片风景就是一个人的形象,一个人的心情,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人。景物,无论是衬托人还是比喻人,从情意结构方面来说,绝大多数为两个层面,即物与人。这两个层面是和谐的,一致的,是可以合二为一的。读者在视听触觉的刺激下,审美心理迅速升空,翱翔千里。翻译这种三层面的古诗词曲时,出了要注意多角度的指向外,还有注意美人与周围邻居和朋友的关系问题,在通常情况下,花鸟处于并列同等地位,均处于映衬,从属的地位。如花、鸟相比,鸟还要比花高出一点,它是有生命,花是无生命的[。1]438-439译者既然将花抬到了人作者的高度。他们在翻译时当然要让其鹤立鸟群,艳压群芳。如果诗主要在之外,还要其文花草,那么这些草必然属于群芳的范畴。一句话就是任其处于空出的位置,出尽风头,使其与美人与诗人三位一体。请看贺铸的《芳心苦》:杨柳回塘,鸳鸯别浦。绿萍涨断莲舟路。断无蜂蝶慕幽香,红衣脱尽芳心苦。返照迎潮,行云带雨。依依伺与骚人语。当年不肯嫁春风,无端却被秋风误。池塘曲折,柳叶密密,池塘不大,却是幽处。杨柳荷花,一绿一红,相映相衬;鸳鸯荷花,一动一静,动以衬静。诗歌将咏物,拟人,托寓打成一片,将荷花美人与诗人融为一体三位一体。翻译时,我们要把荷花当做主角,将鸟鸳鸯,其他花卉杨柳,浮萍作为衬托。同时要把荷人,美人与词人无迹无痕地结合到一起,笔者试译如下:ThelotusflowersgrowinthepoolquietSurroundedwithwillowtreesgreen,Love-birdsplayinginpairs.T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