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气韵”与“神韵”

作者:罗宗强 刊名:文学评论 上传者:杨晓燕

【摘要】神韵从评人开始,就缘于感觉。属于何种神韵,藉人生经验认知。气韵、神韵进入书、画创作追求与鉴赏,亦凭经验双向认知,解各不同。以神韵论诗,亦缘于经验与理解力,边界模糊多义。诗的神韵,由没有明确意向的情景,引发联想,与读者凭经验(审美素养、审美能力)感知联想、情境再造共同完成。

全文阅读

“气韵”与“神韵”是我国古代文学艺术评论愿为明府所笞杀,不为滂所废绝。今日之死,当中两个非常重要的理论范畴。它被广泛地用于不受忠名,为榜所废,永成恶人。”同的文学艺术门类:诗、词、曲、书法、画、音魏晋人看人,从看其德行慢慢转向看其情性。乐、舞蹈,甚至武术。不同的门类使用此两个理嵇康《释私论》、《养生论》、《难自然好学论》都论范畴时,所指并不全同。两个范畴之间,有重注意到自然情性及其外在表现。刘劭《人物志》叠的部分,就是韵;但也有不同的部分,一重气,已反映出此一时期对人的情性的认知的深化。《九一重神。气实而神虚。神、气之间,相联也相异。征》篇:“故其刚柔、明畅、贞固之征,着乎形又由于与之相似的范畴众多,彼此纠缠不清,在容,见乎声色,发乎情味,各如其象。”“夫容之使用上也就时有混用重叠现象。至今解者纷纷而动作,发乎心气;心气之征,则声变是也。夫气莫衷一是。本文试作一解,能否一窥究竟,殊无合成声,声应律吕:有和平之声,有清扬之声,把握。有回衍之声。夫声畅于气,则实存貌色。故诚仁必有温柔之色,诚勇必有矜奋之色,诚智必有明-达之色。夫色见于貌,所谓征神。征神见貌,则情发于目。”他说人物之本,发乎情性,而情性气这是两个需要凭借经验双向解读的范畴。此质见之于貌,则在神态。德行有迹可寻,而神态两范畴之萌发,似与气和韵有关。气原于天地一则凭感觉。晋人以虚拟论人,言辞飘忽,可感不气说;韵原于音乐。?魏晋人极重视音乐,声韵节可深究。各人可凭经验联想而感知,人各不同。奏,不仅影响及于诗文,亦关乎个人之情性素养。如“世目李元礼:‘谡谡如劲松下风。’”“南阳朱晋人风流,多与音乐有关,如嵇、阮辈。音乐陶公叔,飇如行松柏之下”“嵇康身长七尺八冶情性,因情见貌,遂逐渐注意到人的风姿神态。寸,风姿特秀。见者叹曰:‘萧萧肃肃,爽朗清两汉论人,重在德行。谢承《后汉书?儒林举。’或云:‘肃肃如松下风,高而徐引。’山公传张驯传》称驯“儒雅敏达,有智慧”。同书《杨曰:‘嵇叔夜之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秉传》称秉”雅素清俭,家至贫窭,并日而食”。也,傀俄若玉山之将崩’”。飇风,高逸之风;谡《赵典传》称“典性明达,志节清亮”。司马彪谡,同萧萧肃肃,高而徐引,状松林之下的清爽《续汉书?袁安传》称安“质性清严,不交异类”,飘逸之风。萧萧肃肃的松下风是什么样,你就只称东平王刘苍“少有孝友之质,弘雅恭敬”。以德能凭生活经验去感知和联想了。玉山将倾是什么行论人,解读较为明确,较少歧义,影响也较为样,也只能凭生活经验去想象。评论者凭生活经深巨。谢承《后汉书?范滂传》称凡为滂所非议验形容,解读者凭生活经验感知联想,双向解读者,即为世所废绝:“范滂清议,犹利刃截腐肉。都是经验联想。用来评论人的气韵、神韵的这类 状貌,一开始就不是纯理论可以解读的。虚拟、经验与鉴赏经验人各不同,因之有不同之解读,感知、联想,双向构成(论者与解者)一个人由人言言殊。宋人韩拙《山水纯全集》称气韵在于气质、素养、个性诸因素外现之风姿情态。这样用笔。“其笔太粗,则寡其理趣;其笔太细,则绝的风姿情态,有不同之类型。如松下风高而徐引乎气韵。”?他是说,有无气韵,只是笔划粗细的问的清爽飘逸的风姿情态,只是其中的一种类型。题。也有人认为,气韵的有无,不仅关乎用笔用在以后的历代人物品评中,我们可以看到各种风墨,关键在笔墨中有没有“气”。明人唐志契在姿情态类型,如:神韵峻举、神韵萧洒、神韵孤《绘事微言》中说:“气韵生动与烟润不同。世人上、神韵甚俗、神韵静深、神韵超逸、神韵闲旷、妄指烟润为生动,殊为可笑。盖气者有笔气,有神韵古淡、神韵孤高、神韵冲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