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大学生父母教养方式研究

作者:杨洪猛;高飞 刊名:红河学院学报 上传者:王铁成

【摘要】采用父母教养方式评价量表(EMBU)对云南省759名大学生进行测查。结果表明:(1)父母对男孩更加惩罚、严厉、拒绝和否认,而对女孩则更加情感温暖、理解、过分干涉和偏爱;(2)父亲对独生子女的偏爱以及母亲对独生子女的拒绝、否认、惩罚、严厉和偏爱明显多于非独生子女;(3)来自不同生源地的大学生,父母对其教养的投入程度是不同的,从高到低大致是:城市-乡镇-农村。

全文阅读

引言父母是儿童最早的教育者,对其各个方面的发展都起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连接亲子交往最多的一种活动就是父母的教养活动。父母教养方式是父母在教育、抚养子女的日常活动中表现出的一种行为倾向,是其教育态度和教育行为的综合体现。有许多研究表明,父母教养方式在子女的认知发展、性格形成、自我概念、心理健康等多方面具有不可忽视的影响[1]。不同的家庭在抚养教育子女时所采用的教育是各不相同的,表现出多样性特点。采用父母教养方式评价量表对云南省大学生进行调查,旨在分析云南省大学生的父母教养方式及其影响因素,以期能为为人父母者改善其教养方式提供参考,并为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提供依据。一研究方法(一)研究对象采用分层抽样的方法在云南省四所高校选取了759名大学生,并兼顾不同学校、不同性别、不同年级、不同专业、不同生源地等自然情况进行调查。其中男生293人,女生466人;独生子女202人,非独生子女557人;来自农村385人,乡镇200人,城市174人。平均年龄(20.83.3)岁。(二)研究工具瑞典CPerris等人编制,岳冬梅等人修订的中文版父母教养方式评价量表(EMBU)[2],由被试凭记忆中的印象对父母的教养方式分别进行评价。该量表共有66个题目,其中父亲教养方式由58个题目组成,构成“情感温暖、理解”(F1)、“惩罚、严厉”(F2)、“过分干涉”(F3)、“偏爱被试”(F4)、“拒绝、否认”(F5)、“过度保护”(F6)六个维度;母亲教养方式由57个题目组成,构成“情感温暖、理解”(M1)、“过分干涉、过度保护”(M2)、“拒绝、否认”(M3)、“惩罚、严厉”(M4)、“偏爱被试”(M5)五个维度,共计11个维度值。每个题目的答案均有1、2、3、4四个等级,分别代表“从不”、“偶尔”、“经常”、“总是”四种情况。得分越高,表明父母在某个维度上的行为表现越多。岳冬梅对修订后的EMBU进行了同质性信度、分半信度、重测信度、实证效度的考查,各项指标均符合心理测量学要求[3]。张津萼等人运用因子分析的方法对大学生的EMBU问卷资料进行分析,结果表明EMBU问卷具有较好的结构效度[4]。父亲教养方式六个维度的Cronbach系数分别为:0.83、0.89、0.50、0.78、0.72、0.58,母亲教养方式五个维度的系数分别为:0.88、0.71、0.77、0.84、0.79;父亲教养方式总量表的系数为0.80,母亲教养方式总量表的系数为0.82。(三)研究过程EMBU采取团体测验的方式统一发给学生,采用统一的指导语,以不记名的方式答题。完成时间大约20分钟。问卷有效回收率为98%。测验结果分别以性别、独生子女与否、生源地为自变量,以9个因子分为因变量进行统计分析,采用SPSS13.0和Excel进行数据处理。三研究结果(一)云南省不同性别大学生父母教养方式的比较以云南省男、女大学生在EMBU各因子分作为指标来考察云南省不同性别大学生的父母教养方式,见表1。表1云南省男、女大学生在EMBU各因子分的比较因子男生女生t值比较x(-)s(n=293)x(-)s(n=466)F1(情感温暖、理解)43.398.4747.179.14-5.49***F2(惩罚、严厉)18.905.2017.405.133.54***F3(过分干涉)18.873.7119.533.47-2.31*F4(偏爱被试)9.043.029.683.09-2.53**F5(拒绝、否认)9.152.758.772.671.81F6(过度保护)9.882.2410.072.19-1.13M1(情感温暖、理解)4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