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比成功更重要

作者:丁辰灵 刊名:沪港经济 上传者:屈红林

【摘要】最近,微博上传来了一位网游行业的创业者自杀的消息。他在微博上回顾了创业两年遍体鳞伤的经历:透支了十年人脉,被很多他所信任的人骗,也害了很多信任他的朋友。他最后选择放弃,离开这个世界。这条微博很快被业内人士多次转发,终于,他的朋友及时赶到他家中,成功地把他从死神的手中抢了回来。这件事令很多人深有感触。对我来说,不仅是因为我曾经见过这位创业者,感觉到了他的理想主义;更重要的是,在一个急功近利的社会中,媒体的报道往往会集中在那些一夜成名的故事——大家更多在

全文阅读

最近,微博上传来了一位网游行业的创业者自杀的消息。他在微博上回顾了创业两年遍体鳞伤的经历:透支了十年人脉,被很多他所信任的人骗,也害了很多信任他的朋友。他最后选择放弃,离开这个世界。这条微博很快被业内人士多次转发,终于,他的朋友及时赶到他家中,成功地把他从死神的手中抢了回来。这件事令很多人深有感触。对我来说,不仅是因为我曾经见过这位创业者,感觉到了他的理想主义;更重要的是,在一个急功近利的社会中,媒体的报道往往会集中在那些一夜成名的故事大家更多在意的是如何快速成功,而忽略了成长无论是这些年在风投快速催肥下的各类互联网企业,抑或是创业者个人。事实上,绝大部分创业者面对的是一旦市场转冷后,由于公司管理问题或者资金断裂而造成的崩盘。无论是团购领域内的24券还是众多的垂直电商,都在如“自然美”正在忙着全国开店,根本无暇培养人才。而J不一样,她牢牢扎根在本地市场,并不盲目扩张她的生意,但是她的学校却开到了国内六个城市,每年培养数千名学员,优秀的学员直接进入她的企业,数年后独当一面成为店长。由于J的城市经济发展迅速,外企越来越多,外国客人也不断增加。于是J在30多岁时决定开始学她原先几乎不懂的英文不要忘记,J只是个中专生,一个普通的纺织厂女工。所以,在那个班中,J的英文是最差的,前前后后读了一年,也只学会了一些基本的口语。不过J的用功程度让人惊讶,她在她的车里放了英语原版电影的光碟,无论是否听得懂,只要开车的时候就放,给自己一个英语的环境。我内心觉得,J学到一个初级水准以后就可能会放弃。果然,一年之后,J因为工作忙,放弃了继续上课。后来,我很快把培训中心从租教室,扩展到拥有七八间教室的独立培训中心。2005年,我把培训中心交给手下管理,自己回到上海。那个时候,我听说J也来上海了,她每周末去复旦读总裁班课程,还在上海买了房子,准备开两间美容SPA。有一次聚会,她对我说,我打算常驻上海,最主要的原因是,之前我的美容院有很多产品都是通过中间渠道商过来,我想在上海找到好的欧洲的合伙人能直接帮我引每一个中国的打拼者。成长的故事说一个成长的故事。大概是在十年前,我在一个中型城市开了一所英语培训学校。开第一个班的时候,我租了一个小学的教室,有15个学员。这15个学员大部分都是公司的白领,为了提高他们的口语来上课。J是一个30岁左右的女学员,英语口语能力几乎是零,在上课时常常是低着头,听不懂,也很羞涩。后来班上的同学告诉我,J是当地一家著名美容美发连锁品牌的老板。2002年那个时候,J的生意已经做得很大,几乎垄断了当地高档美容院的生意。J原来是一个纺织厂女工,大约是1994年,她开了第一家美容美发连锁店。那个年代,美容美发连锁行业孕育着爆发性的市场需求。J敏锐地洞察到这个需求,可那时她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纺织厂女工而已。为了让自己更专业,也让她创立的品牌在那个城市更有说服力,她去了台湾学习专业的美容师课程,学到了美容行业“发卡”的预付费模式,很快,J的生意风生水起,开了数十家连锁店,占领了当地的市场并扩张到了多个城市。J在生意的扩展中,很快意识到人力资源不足。于是她决定创办自己的美容美发培训学校,培养自己的骨干人才。而在那个年代,她的同行们比入欧洲的美容品牌。当然,读复旦总裁班本身就是一个快速融入上海高端社交圈的方式。不过,复旦总裁班解决不了她的英文水平问题。我建议她,要是在上海继续读英文的话,可以选择华尔街英语等机构。又过了一年多,J给我打电话。这次聚会的地点,约在了上海衡山路Sasha酒吧。这一次,让我大跌眼镜的是,J和周围的老外用英文自如地进行交流。J是怎么做到的呢?J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