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恩格斯的文化发展观及其当代价值

作者:张传民 刊名:江西社会科学 上传者:封蓉芳

【摘要】研究马克思、恩格斯的文化发展观,要立足马克思、恩格斯的经典著作,考察其文化概念的历史语境。坚持辩证唯物主义是马克思、恩格斯文化发展观的基本逻辑,倡导多元辩证的文化发展观是马克思、恩格斯文化发展观的鲜明特色,重视文化在社会有机体中的作用是马克思、恩格斯文化发展观的重要突破。马克思、恩格斯的文化发展观对当代文化的发展具有指导意义。

全文阅读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正在进入新的历史阶段,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战略部署已经展开,必将兴起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新高潮。在此背景下,重新审视和研究马克思、恩格斯的文化发展观,具有深远的现实意义。马克思、恩格斯直接运用“文化”、“文化发展”等概念的频率并不高,他们将文化发展与人的发展结合起来,运用广义或狭义的文化、文化发展概念。在内容上,文化是主题内容,是社会意识形态,在实质上,是马克思所说的“精神生活”。在视角上,唯物史观是马克思、恩格斯阐释文化问题的基本视阈,贯穿于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等多个方面。一、马克思、恩格斯文化概念的历史语境为了把握马克思的文化概念,要立足马克思的经典著作,找到马克思使用文化的视角、方式和指向。第一,从狭义的角度看,文化是指科学、艺术、社交方式等[1](P34),将“文化”视为与知识、意识形态等并列的概念。马克思讲道:“革命所由出发的各个人都根据他们的文化水平和历史发展的阶段对他们自己的活动本身产生了种种幻想。”[2](P115)这里的文化,可以描述一个阶级的知识水平和文化程度,可以指一种知识和能力。在《哥达纲领批判》中,马克思这样使用“文化”:“孤立的劳动(假定它的物质条件是具备的)虽然能创造使用价值,但它既不能创造财富,也不能创造文化”[3](P17),“权力永远不能超出社会的经济结构以及由经济结构所制约的社会的文化发展”[3](P22)。“文化”与“财富”相对,财富是物质的,文化是精神的。第二,从广义的角度看,文化是指社会发展的某个阶段,将“文化”视为与文明、社会、生活等并列的概念。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提到“整个文化和文明的世界”[4](P72),将文化与文明并列起来,泛指某一时期或社会形态。在《资本论》中,马克思使用了“文化初期”[5](P218)、“社会的和文化的状态”[3](P298)等,分别指文明、人的社会关系。在大多数情况下,马克思、恩格斯是在狭义上使用文化概念,即从思想、观念、知识或意识形态等层面理解文化。为了更好地认识马克思的文化发展观,必须深入考察马克思文化概念的历史语境。马克思使用“文化”的历史语境主要有两个,一是马克思面对着更为突出的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二是马克思一直对“文化史观”保持警惕。马克思所处的19世纪30年代到80年代,工业革命进入最盛时期,以资本、劳动力和自然资源为最基本生产要素的工业部门是国民经济的支柱,阶级关系紧张,社会矛盾加剧,这些重大问题更多地吸引了马克思的关注。文化史观是唯心史观的重要形态,“十八世纪散发着浓烈的文化史观气氛”[6],从精神和文化角度来阐释历史成为一种潮流,历史发展被归结为一种人类理性、自我意识和绝对精神,这让马克思深受启发,但也令他与之决裂,提出了唯物史观。马克思将更多的精力用在了经济、政治和社会领域,而研究文化问题时,也是站在经济、政治和社会角度[7]。虽然马克思直接使用“文化”的频率不是很高,但并不说明马克思不重视文化问题,实际上,他是将“文化”置于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历史背景下进行考察。这就使得马克思的文化发展观,具有很强的开创性和很高的现实意义。历史语境决定了马克思文化发展观必然沿着唯物史观的逻辑和方法展开。唯物史观的核心是系统论,它将文化的核心视为经济结构,在根本上是生产关系的产物,“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结构,即有法律的和政治的上层建筑树立其上并有一定的社会意识形式与之相适应的现实基础”[5](P32)。马克思在宏大的视野和多层的结构中,明确了文化的定位。从静态的角度看,社会文化结构是与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