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中国小提琴音乐创作史研究

作者:袁泉 刊名:河南社会科学 上传者:张健波

【摘要】中国小提琴音乐创作在整个20世纪一直不断汲取外来技巧,力求深知透解、恰当发扬的同时,从未停止过对民族音乐文化传承的探索与追求,在中外文化交流过程中对外来文化的先进成果加以吸收利用,同时将丰富、深邃的中华文化、中国民族特色融入其中,在此基础上建立起更加开阔包容的新文化。小提琴艺术成功的民族化之路是中国音乐迈入世界音乐的重要开拓,是对西方音乐的创新与突破。笔者认

全文阅读

中国小提琴音乐创作在整个20世纪一直不断汲取外来技巧,力求深知透解、恰当发扬的同时,从未停止过对民族音乐文化传承的探索与追求,在中外文化交流过程中对外来文化的先进成果加以吸收利用,同时将丰富、深邃的中华文化、中国民族特色融入其中,在此基础上建立起更加开阔包容的新文化。小提琴艺术成功的民族化之路是中国音乐迈入世界音乐的重要开拓,是对西方音乐的创新与突破。笔者认为,研究20世纪中国小提琴音乐创作的发展脉络,对小提琴等西方器乐在中国的成长,乃至中国近现代音乐发展研究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和示范意义。一、借西乐之形开创作之始20世纪初,以学成归国的小提琴留学生为传播主体,西方小提琴艺术在中国推广开来。在五四运动反传统意识与民族主义精神的共同作用下,中国小提琴音乐创作步入开创阶段。这一阶段的代表作品及艺术特征可归结如下。(一)萧友梅《D大调弦乐四重奏》(op.20)(1916年)萧友梅《D大调弦乐四重奏》(op.20)是至今为止发现的有曲谱为证的第一首由中国人创作的弦乐四重奏,作者以德文在扉页上注明“:献给多拉莫兰多尔芙小姐萧友梅(雪明)1916年圣诞节。”[1]该作品以传统弦乐重奏形式(两把小提琴、一把中提琴和一把大提琴)创作而成,被称为中国室内乐创作的开山之作。作品在调式布局、和声进行、曲式结构、音乐语言上带有鲜明的巴洛克晚期和维也纳古典主义早期音乐风格。萧友梅《D大调弦乐四重奏》(op.20)是中国人以西方作曲理论进行西方器乐作品创作迈出的第一步,全曲四乐章分别采用小夜曲、浪漫曲、小步舞曲、回旋曲,与西方传统弦乐重奏的乐章分布保持一致,但这也导致了该作品在创作的思想内涵上缺乏深度,与中国音乐土壤完全脱离,缺乏应有的民族特征。(二)李四光《行路难》(1919年)据上海音乐学院陈聆群教授考证,中国历史上第一首有曲谱为证的小提琴独奏作品《行路难》由李四光于1919年作于巴黎。该作品反映了在国外求学的中国知识分子面对苦难深重的家园故土,对前程的思索与憧憬,表达了“任重而道远”的内心感叹。作品以西洋艺术形式表现中国人文题材,使中西两种音乐元素有机融合,为中国以本土音乐文化为根基的西洋乐器创作指明了方向。(三)司徒梦岩将小提琴演奏植入广东音乐司徒梦岩把小提琴演奏融入广东音乐,与演奏粤乐的吕文成、甘时雨等合作演奏广东民间音乐《小桃红》、《双声恨》、《痴心女儿》等。他还将《燕子楼》、《潇湘琴怨》等广东传统乐曲译成五线谱,以小提琴演奏并录制成唱片[2]。司徒梦岩以小提琴充当广东音乐演奏中的一个主体声部或将小提琴作为独奏音响载体移植传统的广东音乐作品。小提琴从音色、音域、演奏技法等方面对粤曲音调、风格进行模仿,创造性地运用了大量西方传统小提琴音乐中鲜少运用的滑指技巧,是小提琴进入中国跨出的“民族化”第一步。司徒梦岩将小提琴演奏引入广东音乐,以西洋乐器丰富了广东音乐表演形式,提升了中国民间音乐的艺术表现力,深受当时市民阶层及乐界人士的欢迎。19011919年,中国小提琴音乐创作处于初创阶段,创作技法上完全借用西方音乐固有的体裁形式,创作题材上以爱国救亡等现实题材为主,实践了小提琴这一西洋乐器从西方国度进入中国舞台的曲折历程。在初创阶段,中国小提琴音乐创作还显得比较稚嫩:有的作品完全脱离了中国民族、民间音乐土壤,不符合中国审美要求;有的作品背弃了小提琴这一西洋乐器的固有属性,仅作为地方音乐的表现手段。尽管如此,该时期创作的小提琴音乐作品却是我国早期专业音乐创作的产物,标志着中国的小提琴音乐创作“从无到有”,具有开创意义。二、承西乐之技抒爱国之情19201949年中国处于特殊的历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