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毛泽东资产阶级权利理论的思想渊源

作者:魏福明 刊名:东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赵艳

【摘要】改革开放以来,学术界对于毛泽东资产阶级权利理论多有讨论,但视野主要局限于对毛泽东资产阶级权利理论内容本身的探究,而鲜有对毛泽东形成这一理论的多方面思想渊源的探讨。笔者认为,毛泽东资产阶级权利理论虽然主要来源于马克思的资产阶级权利理论,但毛泽东又依据其平等观、共产主义思想和"反修防修"思想,以及对我国社会主义现实的判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资产阶级权利理论。因此,探讨毛泽东资产阶级权利理论的思想渊源,对于全面认识毛泽东资产阶级权利学说具有重要意义。

全文阅读

毛泽东对社会主义社会中的“资产阶级权利”问题高度重视,并进行过深入的思考和探讨,形成了系统的理论。毛泽东的资产阶级权利理论主要来源于马克思的资产阶级权利理论。“资产阶级权利”的确切含义到底是什么?我们首先要在马克思的著作中寻找答案,这也是毛泽东对此问题的认识起点。一、马克思的资产阶级权利理论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这篇著作中,讲到了未来社会消费资料的分配问题。马克思针对德国工人党纲领中使用“公平的分配”、“平等的权利”一类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和空想社会主义者所惯用的空话,认为在共产主义的第一阶段,生产者将共同占有生产资料,在对个人消费品的按劳分配中,通行的还是调节商品等价交换的同一原则,即等量劳动相交换的原则。马克思指出:“每一个生产者,在作了各项扣除以后,从社会领回的,正好是他给予社会的。他给予社会的,就是他个人的劳动量。……他以一种形式给予社会的劳动量,又以另一种形式领回来”[1]434。马克思还指出,调节商品等价交换的同一原则,即等量劳动相交换的原则,在共产主义的第一阶段与商品交换的场合,“内容和形式都改变了”[1]434,这表现在:第一,在商品交换的场合,生产者交换自己的产品,耗费在产品生产上的劳动表现为价值;而在共产主义第一阶段消费品的按劳分配中,生产者并不交换自己的产品,除了自己的劳动以外,谁都不能提供其他任何东西。同时,除了个人的消费资料,又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成为个人的财产;第二,在商品交换的场合,等价物的交换只存在于平均数中,而并不存在于每个个别场合,原则同实践是互相矛盾的。而在共产主义第一阶段的按劳分配中,生产者以一种形式给予社会的劳动量,在作了必要的扣除以后,又以另一种形式全部领回来,因此,原则和实践的矛盾已不存在。马克思认为,在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尽管有上述进步,但等量劳动相交换所体现的平等的权利,“按照原则仍然是资产阶级权利”[1]434。马克思之所以把等量劳动相交换这种平等权利称作资产阶级权利,是因为“生产者的权利是和他们提供的劳动成比例的;平等就在于以同一尺度劳动来计量”[1]435。这个权利最早是被资产阶级说成是平等的原则或平等的权利。在资本主义社会,这个权利用形式上的平等掩盖了事实上的不平等,即掩盖了资产者对劳动者剩余劳动的剥削,也掩盖了由于劳动者状况的不同造成的实际消费资料的不平等,这种平等的权利体现了资产阶级的利益和要求。而在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的按劳分配场合,平等也仅仅表现在生产者的报酬是以同一尺度劳动来计量的,它不承认任何阶级差别,默认劳动者不同等的个人天赋,因而也就默认各劳动者不同等的工作能力是天然的特权,这同样也掩盖了由于劳动者状况的不同造成的实际消费资料的不平等。因此,马克思讲:“这种平等的权利,对不同等的劳动来说是不平等的权利。……所以就它的内容来讲,它像一切权利一样是一种不平等的权利。”[1]435按劳分配“这个平等的权利总还是被限制在一个资产阶级的框框里”[1]435。在马克思看来,存在于按劳分配中的等量劳动相交换原则,与资本主义社会等量劳动决定等量价值是同一原则,都体现了交换双方的平等权利,但都以形式上的平等掩盖了事实上的不平等,正是在这个特定意义上,马克思才把等量劳动相交换这种平等权利称作资产阶级权利。显然,马克思完全是在抽象意义上使用资产阶级权利这一概念的。“它既撇开了社会主义按劳分配同资本主义商品交换各不相同的特殊性质,也撇开了它们各自从属的不同的生产关系”[2],只是就两者形式上的相同等量劳动相交换来说的。总之,马克思认为,在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虽然随着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和资产阶级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