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军婚法律保护的几点思考

作者:张林;杨宇 刊名:新西部(理论版) 上传者:叶星

【摘要】本文认为,要加强对军婚的法律保护,必须采取相关措施:要把《军队贯彻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规定》由部队法规上升为国家性法规;把通奸行为增补为破坏军婚的犯罪行为而加以打击惩处;把现役军人的配偶纳入破坏军婚罪的主体范围而加以威慑和教育;增加军人在军婚遭到破坏后的民事求偿权;加强地方立法,促进各项优抚政策落实到位。

全文阅读

众所周知,军队是一国社会稳定的基础,经济发展的后盾。对军婚实行特殊保护是我国立法传统的沿袭,其目的是为了维护军人婚姻家庭的稳定,保证军人安心服役,维护国家的军事利益和国防利益。长期以来的立法和司法实践表明,依法保护军人的婚姻家庭关系,对军婚实行特别保护,对于稳定军心、稳固国防起着积极的作用。有的人认为,对军人婚姻的特殊保护,有悖“婚姻自由”的婚姻法原则,同时也损害了非军人的利益,这是片面的。军人婚姻是一种特殊的社会关系,关系着国家和社会的特殊利益,国家和社会的特殊利益是需要加以特殊保护的。例如我国刑法中,盗窃一般公私财物,定为盗窃罪,属于侵犯财产罪。如果盗窃正在使用中的交通设备、电力设备上的零部件,则定为破坏交通设备罪、破坏电力设备罪,属于危害公共安全罪的范畴,处罚要严于侵犯财产罪中的盗窃罪。同一目的的行为,只因侵犯的社会关系不同,就会构成不同的犯罪,所应承担的法律后果也就不同,这是为了保护特殊社会利益的需要。对军人婚姻的特殊保护,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可以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如果不对军婚加以特别保护,或者保护效果不好,其婚姻受到解体、破坏的威胁,或者已经出现解体或被破坏的后果,军人还能安心保家卫国吗?而其他的军人又怎能不受其影响?这就容易淡化有的军人在军营建功立业的思想,催化其想早日转业与家人团圆的心情。这种状态必然会引发军心的不稳,消弱部队的战斗力。所以说,军人的“小家”保不住,必然危及“大家”的安全,这是国家军事利益之所在。因此,对军婚实行特别保护意义重大。其具体措施如下:一、把《军队贯彻实施若干问题的规定》由部队法规上升为国家性法规该规定于2001年11月9日颁发,明确指出,现役军人离婚,“如果配偶是地方人员,配偶一方要求离婚,现役军人一方同意离婚的,政治机关可出具证明同意离婚;现役军人不同意离婚的,政治机关不得出具证明,但经政治机关查实军人一方确有重大过错的除外”。这就是说,法院在受理非军人起诉军人一方要求离婚的案件时,不论军人是否同意离婚,都需部队政治机关出具证明。事实上,这些规定对地方没有约束力,有的地方法院不知道这条规定,在受理案件时,也不考虑部队政治机关是否出具证明;在判决此类案件时,也并不认真考虑和慎重对待军人意见。这就难以有效保障军人的合法权益。鉴于此,应将此《规定》做进一步修改后,以高法和总政的名义联合行文下发,共同执行。二、把通奸行为增补为破坏军婚的犯罪行为而加以打击惩处近几年来,破坏军婚的犯罪行为也由过去的公开型向隐秘型、由“两败俱伤”的重婚型向“两全齐美”的通奸型转化,通奸已成为破坏军婚的主要形式。因此,必须适时调节打击破坏军婚行为的方向。1985年最高人民法院印发了《关于破坏军人婚姻罪的四个案例》,其中后三个形成了这样的规则:明知是现役军人的配偶而与之长期通奸,情节恶劣或者造成军人婚姻关系破裂的严重后果的,应当适用1979年《刑法》关于破坏军人婚姻罪的规定定罪量刑。但1997年修订刑法时没有吸收上述案例形成的规则,新刑法颁布后,这一司法解释不再适用。应对《刑法》第259条作适当修改,增强追究“明知是现役军人的配偶而与之通奸,情节恶劣、后果严重的”行为人破坏军婚的刑事责任。三、把现役军人的配偶纳入破坏军婚罪的主体范围而加以威慑和教育新修订的《刑法》第181条排除了破坏军婚罪对军人配偶的适用。刑法只能追究来自外部的破坏军婚行为的刑事责任。而对一些意志薄弱、自制能力差的现役军人配偶破坏军婚行为失之于宽。现役军人配偶作为破坏军婚的主体,理应剥夺其不受刑罚处罚的特权,只有这样才能体现维护军婚关系的稳定和完整,才能更好地、更积极地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