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课的个人价值意蕴探析——从先秦儒家文化中的“修身”谈起

作者:李发亮 刊名:湖北科技学院学报 上传者:周谢燕

【摘要】"基础"课是目前普通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主要课程之一,本文拟将先秦儒家的"修身"文化引入到"基础"课教育教学活动中去,使学生置身于浓厚的传统儒家文化氛围之中,解读其在培育大学生思想道德素养过程中所展示的个人价值意蕴,着力提升当代大学生的思想道德素质是有所助益的。

全文阅读

《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课(以下简称“基础”课)是普通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重要课程之一。目前,该课程教学普遍偏重于理论知识的传统讲授,而相对忽视了大学生个人价值的挖掘和提升,这对大学生的全面发展尤其不利。对儒家而言,个人价值观至关重要,这缘于我们的先哲们是深发于自我内在道德伦理价值的改造和生发的“正能量”,为了最终实现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伟大理想,把自我“修身”的个人价值理念作为生存、发展、提升的内在源泉。本文拟将其引入到“基础”课教育教学活动中去,解读旨在培育大学生思想道德素质过程中所展示的现实意义及当代价值。一、先秦儒家“修身”文化的价值内涵先秦儒家很注重自我个体生命价值的修炼和提升,尤其看重个体价值的最终实现,其根本在于以“修身”为本。在先秦儒家看来,“修身”乃为“大学之道”的最初起点,是个人安身立命、济世安邦、为民治国之根本,并将其贯穿于现实的道德伦理实践的具体行为之中去。在先秦儒家的四书五经中,“修身”是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基础和前提,将来要想为国为民、造福一方,就要身体力行的去好好学习,知“仁”、“勇”。要达到这些要求也就达到了“达德”的境界,这就是儒家从自身到天下的价值推进模式,是古代中国思想家的共同选择和思想追求。[1](P648)先秦儒家所建构的此种道德实践模式,其目的是,作为个体的人只有在做好“自我修为”得到充分加强和提升的前提下,才能以其高尚的人格道德魅力来影响人、感染人、教育人,这是一个渐进式的自我道德伦理价值的实践模式。其次,儒家强调在“修身”的基础上更要积极的“养性”。《礼记中庸》:“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由此引发了先秦儒家“亚圣”孟子的个体生命哲学:尽心知性。孟子积极倡导“尽其心者,知其性也”,作为个体的人要把“立命修身”和“存心养性”辩证的统一起来,最终达到“事天”的目标。“立命修身”是作为实体的人要必须认同和接受的道德实践基准,而“存心养性”是其道德实践的内在深度提升和外在广度生发,最终实现个体的“人”在社会中的最高价值体现。其实,作为圣人孔子也十分强调这一点,他看重的是作为个体的“人”的“自省”和“内省”,《论语》曰:“内省不疚”,“见不贤而内自省也”,“吾日三省吾身”。孔子看重人的“内外”个体价值的“醒悟”,以成就自我价值的实现。除此之外,还有孟子的“养气说”和荀子的“治心养气”等等,这些都可以看出,先秦儒家所关注的是从作为道德主体的个人自己身心性命的陶冶、建立做起,通过家庭伦常合情合理的安顿和社会关系公平正义的调节,而达到天下太平的幸福世界。[2](P246)其三,先秦儒家着重以“道”、“仁”来把“修身”推向人的终极关怀。先秦儒家在看重个体生命价值的实现过程中,是超越自身的,是一种“无我”的奉献理念,是以服务社会、为国奉献为最终目的的。先秦儒家的终极关怀折射到现实中去,还是主张为现实所用,以积极“入世”的良好心态将自我的“修身”文化更好的运用于现实社会生活的治民理政,这种“经世致用”的措施必须贯穿于“道”、“仁”之中。《礼记中庸》讲到“取人以身,修身以道,修道以仁”。显然,“道”与“仁”是先秦儒家自我“修身”的最高社会道德实践标准,“修身以道,修道以仁”是先秦儒家实施道德伦理价值的最佳模式,“道”乃世间人生之定理,“仁”乃世间人生之大爱,爱广施于众,泽及人类。中华民族是一个“施道”兼及“仁爱”的伟大东方民族,同时也是一个充满活力的进取民族,曾几何时,激励过多少仁人志士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存在、发展不惜牺牲生命来奉献民众、服务社会。二、当前“基础”课教育教学中所面临的个人价值教育问题当前“基础”课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