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阳民歌的源流演化及其文化艺术价值

作者:谢昭新 刊名:安徽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王霞

【摘要】凤阳民歌是指流布在淮河流域的以凤阳县域为主体向周边地区辐射的民歌,也可以说是"大凤阳"的民歌。首先论证《凤阳歌》《凤阳花鼓》的产生年代,继之考察了凤阳民歌的源流演化,最后探讨了凤阳民歌的历史文化价值、民俗文化价值及艺术审美价值。

全文阅读

一、凤阳与凤阳民歌的由来凤阳有凤阳府和凤阳县之谓,凤阳县属凤阳府所辖。自古以来,凤阳府及凤阳县的名称、建制和疆域曾有过多次变动。唐虞时期,为古涂山氏国,属九州之一的扬州。公元前六世纪为赢姓钟离子国。其后,钟离子国灭,为吴楚争疆之地,后属楚国。秦并天下,属九江郡。后来又经过多个朝代的变更,凤阳府直到明代弘治九年(1496)才固定下来,共领五州(寿州、泗州、宿州、颖州、亳州)十三县(临淮、凤阳、定远、怀远、五河、虹县、盱眙、天长、灵壁、蒙城、霍邱、颖上、太和)。至清康熙元年(1662),凤阳府范围缩小,仅辖二州(寿州、宿州)五县(凤阳、怀远、定远、凤台、灵壁)。[1]从凤阳府的历史建制沿革看,其疆域不断变化,但所辖各县大都分布于淮河流域。凤阳民歌中有一种唱法:“大凤阳,小凤阳,凤阳本是好地方。”大凤阳即指凤阳府,小凤阳即是凤阳县,而我们所论的凤阳民歌可以说是“大凤阳”的民歌,指流布在淮河流域的以凤阳县域为主体向周边地区(如怀远、定远、五河等)辐射的民歌。谈到凤阳民歌,人们自然会想起那首广为流传的《凤阳歌》:“说凤阳,道凤阳,凤阳本是个好地方,自从出了个朱皇帝,十年倒有九年荒……”同时,由《凤阳歌》自然又会连带提起《凤阳花鼓》。方家对《凤阳歌》和《凤阳花鼓》之关系多有研讨,但意见莫衷一是:一种认为《凤阳歌》是《凤阳花鼓》演唱的许多民歌小调中最有代表性的一首民歌。《凤阳花鼓》传播了《凤阳歌》,《凤阳歌》又提高了《凤阳花鼓》的知名度,二者不能等同。另一种认为“凤阳歌”是多义词,一是凤阳“秧歌”的简称,二是凤阳人打着花鼓唱的凤阳“秧歌”调。它是明、清俗曲中的一个重要牌名。以《凤阳古今》所记:凤阳花鼓曲目主要有《凤阳歌》《凤阳花鼓》《王三姐赶集》《嫌贫爱富》《要饭歌》《送郎》《十杯酒》《凤阳调》《采桑》《五更调》《叠断桥》《十条手巾》等近百种。其中前三种驰名中外。这样看来,《凤阳歌》《凤阳花鼓》同是凤阳民歌中的凤阳花鼓曲目,而凤阳民歌多以小调、秧歌、号子为主,“秧歌”成为凤阳民歌中的主要歌调。既然《凤阳歌》《凤阳花鼓》同是凤阳民歌中的重要组成部分,那么我们考察凤阳民歌的源流演化,也即以《凤阳歌》《凤阳花鼓》为主体了。二、《凤阳歌》《凤阳花鼓》的产生年代“凤阳花鼓”中的“凤阳歌”,是凤阳民歌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凤阳歌》究竟在什么年代出现的?虽有研究者作了多种考证、推测,但终未定论。就文献资料看,最早以文字形式记录凤阳民歌也即凤阳花鼓的,有明朝隆庆至万历年间(1567-1619)周朝俊《红梅记》传奇第十九出《调婢》和第二十出《秋怀》。《调婢》有:[内打花鼓介][丑叫介][杂扮一男子、一妇人打锣鼓上][丑]:你是哪里人?[杂]:凤阳人。[丑]:你打一通我听。[杂唱]:紧打鼓儿慢筛锣,听我唱个动情歌;唱得不好休要赏,唱得好时赏钱多。由周朝俊这段所记,有人就推断“凤阳歌”可能产生于明代。其实,《红梅记》第十九出《调婢》中一男一女唱的都是《上之回》《白头吟》《乌夜啼》等古曲,第二十出《秋怀》唱的则是唐人刘希夷的古诗《代悲白头翁》:“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洛阳女儿惜颜色,行逢落花长叹息。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这只能说明明代凤阳花鼓传唱的情况,不能证明那时就有人唱《凤阳歌》。况且,明代的凤阳是明王朝的“龙兴”之地,且明代的文字狱相当残酷,即使朱元璋不在位,其后代皇帝也绝不允许“自从出了个朱皇帝,十年倒有九年荒”的歌词传唱。一般民众也不敢唱此歌,即使唱“打花鼓”的歌,也多是古代词曲之类,纵有联系现实的凤阳民歌,也不会带上“自从出了个朱皇帝,十年倒有九年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