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渔歌的艺术形式及其艺术价值特点解析

作者:彭桂云 刊名:四川戏剧 上传者:李瑞梅

【摘要】洞庭渔歌被渔民称为张口就来的"丫口腔",是湖南民歌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文在对洞庭渔歌的表现形态做简单分析的基础上,重点论述了洞庭渔歌的艺术形态及其价值特点,为洞庭渔歌的传承与保护提供参考。

全文阅读

渔歌,简单地说就是渔民自编自唱的歌谣,是纯粹“渔民的歌”。洞庭渔歌是洞庭湖渔民在特定的历史条件和自然环境中创造的具有鲜明地域特色的水泽歌谣,是湖南民歌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浓郁的地域特色和珍贵的人文价值。一、洞庭渔歌述要自古以来岳阳都是商贾繁华之地,南来北往的游客、商人、船工、民间艺人等络绎不绝,为洞庭湖区的民间音乐带来了丰富的养料。而洞庭湖一带的渔民也常常在枯水季节驾船上四川、下苏杭,在受到巴蜀、苏杭音乐熏染的同时,这些地方的音乐养分也沿着长江干支流源源不断地流入洞庭湖区,使得洞庭渔歌曲调流畅婉转、节奏奔放自由,既体现出浓郁的地方风情,又兼具各地音乐之长,在洞庭湖区广为流传。洞庭渔歌历史悠久,其渊源甚至可以远溯至春秋战国时代。传说屈原汨罗自沉后,洞庭湖区渔民汇聚于湖面,边打捞诗人的尸体,边传唱屈原所做的诗歌,是为洞庭渔歌的雏形。1978年,岳阳文化部门在君山附近湖面组织了一次“洞庭渔歌会”,150多条渔船、1000余渔民赶来参加,演唱了18种形式的41首渔歌,在国内引起较大反响。总体上说,洞庭渔歌一般有领歌人起首,一唱众和,另有对唱、独唱、合唱等形式。目前,搜集整理出的洞庭渔歌有上千首之多,其中的代表作主要有《湖风吹老少年郎》《养女莫嫁雷公塘》《养女莫嫁驾船郎》《河水哪有我眼泪多》《十二月渔民苦》《我撒撒网子妻荡桨》《阳雀子唤醒打鱼人》《送郎一条花手巾》《赶郎不到是冤家》《篙子一响船要开》,等等。二、洞庭渔歌的表现形式对艺术作品来说,表现形态是艺术形态的表现形式。洞庭渔歌题材广泛,内容丰富,演唱形式多活。从表现形态上说,具有较强的类别特点。(一)劳动类劳动类渔歌立足于反映渔民的劳动场景,是渔民在劳作时为了消除疲劳、调节情绪而演唱的歌曲,其演唱也多在劳动现场,直接伴随体力劳动,将劳动时的艰辛倾诉出来。一般来说,劳动类渔歌节奏比较强烈,富有律动性,受劳动节奏的制约,适宜于合唱或齐唱。劳动类渔歌唱词比较简朴,以即兴抒怀为主;旋律刚劲有力,在劳动中起着协调、鼓劲的作用;曲式结构一般较短小,句式较规整。《绞锚号子》《赶鱼号子》《拖船歌》等就是比较典型的劳动类渔歌。(二)生活类生活类渔歌以渔民独特的生存环境为背景,倾诉出渔民对生存状况的感受,抒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这类渔歌的演唱形式多样,唱词内容直接质朴,叙事性强,诙谐有趣。其曲调吸取了广泛流传的地方花鼓、采莲船、鱼虾灯等戏剧形式的特点,旋律自由真实,唱出了渔民祖祖辈辈在湖上劳作的艰辛和征服自然的豪迈。曲式结构则多为单乐段。生活类渔歌数量较多,其代表作有《湖风吹老少年郎》《养女莫嫁雷公塘》《养女莫嫁驾船郎》《十二月渔民苦》《阳雀子唤醒打鱼人》《三根丝线两根白》《拉网调》等。(三)爱情类爱情类渔歌即渔歌中的情歌,大部分反映的是洞庭渔民对幸福爱情的向往和追求,刻画了渔民真挚朴素的爱情和高尚的情操,颇为渔民所喜闻乐见,是渔民们追求爱情的一种诉说方式。这类渔歌数量也较多,演唱形式多样,演唱中运用衬词颇多,借以抒发心中真情。爱情类渔歌的代表作有《送郎一条花手巾》《赶郎不到是冤家》《篙子一响船要开》难开》《蓑衣歌》《情妹爱的打鱼郎》等。(四)送别类送别类渔歌多在渔民出湖捕鱼时演唱,既有渔姑对情郎的关切,也有父母对儿女的叮嘱,还有朋友间的相互祝福。这类渔歌的唱词往往即兴而来,表达的情感积极向上,代表作有《好多码头下河来》《水路歌》《双脚站船头》《篙子一响船要行》等。(五)祈祷类渔民以船为家,靠湖而活的生活状态,决定了渔民对自然和神灵充满了敬畏。祈祷类渔歌体现的就是渔民的这种情感。这类渔歌一般用于出远门时祈求平安、健康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