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银行业要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

作者:韩沂 刊名:今日浙江 上传者:黄漪

【摘要】在世界经济下行、欧债危机蔓延、外贸严重受阻的情况下,作为全国改革开放前沿的浙江,经济发展中也遇到了一些困难,金融运行中的诸多矛盾和问题也突出显现。浙江银行业要立足当前、把握长远,练好内功、夯实基础,进一步推动浙江经济金融走在前列。适应变化当前,浙江银行业主要面临着以下三变:经济发展方式之变。过去10年,我国银行业经历了一个高速发

全文阅读

在世界经济下行、欧债危机蔓延、外贸严重受阻的情况下,作为全国改革开放前沿的浙江,经济发展中也遇到了一些困难,金融运行中的诸多矛盾和问题也突出显现。浙江银行业要立足当前、把握长远,练好内功、夯实基础,进一步推动浙江经济金融走在前列。适应变化当前,浙江银行业主要面临着以下三变:经济发展方式之变。过去10年,我国银行业经历了一个高速发展的“黄金期”。2001年至2011年,全国GDP以高达10%的年均速度增长,经济总量增长了3.3倍,银行业资产规模从15.7万亿元增长到113.3万亿元,增长了6.2倍。宏观经济的高速扩张造就了信贷市场的“供需两旺”局面。在需求端,以投资和出口为主导的经济模式下,基础设施建设、房地产、制造业的信贷需求旺盛,成为信贷投放的重点领域;在供给端,外汇占款持续上升、企业利润连年增长和居民储蓄居高不下,为信贷扩张提供了充足的存款来源。但是,这种“供需两旺”的现象背后存在着不少风险和隐患。浙江有许多坚守主业的企业,但以“轻小集加”为特征的浙江企业为主,“羊群效应”比较突出,一些企业盲目跟风、盲目扩张、盲目担保、盲目申请贷款,战线过长过宽,资金链变得复杂而脆弱。与之对应,一些银行在市场定位上存在偏差,过度授信、多头贷款、盲目授信、贷款新规执行不力等等。为此,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加快推动浙江银行业转型发展刻不容缓。金融竞争格局之变。一是利率市场化。2012年6月,我国放开存款利率上浮空间,利率市场化成为一种趋势,利差的收窄将成必然。如果银行机构还没有科学的利率定价机制,还不能形成利率定价的科学方法,则会大大削弱竞争力,甚至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中淘汰出局。二是金融脱媒化。从数据来看,全国人民币贷款占全部社会融资从2002年的92%大幅降至2012年的52%。金融脱媒化对银行的资产负债业务带来巨大冲击,也给商业银行带来多元化发展的机遇,比如投行、财务顾问、资金托管等等,对银行经营模式和风险传导方式产生了深远影响。三是主体多元化。新型农村金融机构正成为新的县域金融生力军。截至2012年末,浙江辖内组建村镇银行41家,浙江的村镇银行用占全国1/16的网点,取得了全国村镇银行1/9强的存款、1/7强的贷款和1/8强的利润,经营业绩居全国首位。非银行金融机构蓬勃发展,2012年末总资产(含受托管理信托资产)1549亿元,同比增长48.7%。小贷公司、担保公司、典当行等组织快速发展,民间借贷规模持续放大。专营机构成为新设银行机构的主要形式,2012年新设了60家。监管政策导向之变。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我国从微观、中观和宏观维度推进金融监管改革。微观层面改革包括全面改革资本充足率监管制度、引入杠杆率监管、建立量化的流动性监管标准、改革公司治理监管规则、提高透明度要求等。中观层面改革目的是强化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建设,修正金融市场失灵,改革国际会计准则、扩大金融监管范围。宏观层面改革目的是将系统性风险纳入金融监管框架,建立宏观审慎监管制度。银行业必须顺应监管政策之变,完善经济资本管理和考核权重,进一步提高发展的质量和效益。积极转型2012年以来,通过“整顿规范浙江银行业市场秩序”专项行动,浙江银行市场秩序得到明显改善,2012年底社会各界对银行服务满意率达到91%以上。浙江银行业要按照“归零起步、从头跨越、转型发展”的思路,解放思想、开拓创新,扛好“浙银品牌”的大旗,走好“专精优特”的路子,实现“指标领先、创新有力、服务优良、竞争有序、风险可控”的目标。提升信用品质,服务实体经济。加强精细管理,提高信用管理能力。一方面,部署开展“提升信用品质、服务实体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