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进化博弈论的矿工不安全行为干预研究

作者:田水承;赵雪萍;黄欣;李停军;李广利 刊名:煤矿安全 上传者:王增福

【摘要】基于进化博弈理论,构建了"矿工-安全监管者"和"矿工-矿工"之间的博弈模型,通过对模型的求解和分析,为煤矿企业控制矿工的不安全行为,从而减少由不安全行为导致的人因事故,同时对应该注意的几方面工作进行分析探讨。

全文阅读

目前,尽管我国煤矿的安全形势日趋好转,事故总量和伤亡人数减少,但是与国外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的煤矿安全形势依然很严峻,据统计,2000-2010年,中国煤炭产量是美国煤炭产量的1.96倍,死亡人数是美国煤炭行业死亡人数的158.68倍[1]。而在所有导致我国煤矿重大事故的直接原因中,人的不安全行为所占比率高达96.5%[2],因此,必须对事故的源头不安全行为进行干预控制,才能从根本上保证煤矿安全生产[3-4]。在实际中,并未得到有效控制和及时的纠正,其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矿工与矿工、矿工与安全监管者之间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利益需求,相互之间存在博弈关系[5]。1安全监管者对矿工不安全行为的干预博弈分析对矿工不安全行为干预进行干预,主要涉及的干预对象有矿工所在的单位-煤矿、所在的科队和班组、身边的工友等,将其分为2类干预对象:煤矿部门安全监管者;另一类是矿工工友。1.1不安全行为干预博弈模型干预模型主要分析当矿工的不安全行为被安全监管人员发现或者检查到时,安全监管人员与发生不安全行为的矿工之间的博弈关系,前提是矿工所产生的这些不安全行为还没有引发和导致安全事故。1)模型构成。局中人:假设存在2个有限理性的局中人,局中人1为是否按照作业的规程进行作业的矿工即不安全行为责任者,局中人2为负责安全工作监察人员即安全监管者。策略:矿工的可以选择的策略空间假设为A1=(安全行为,不安全行为);安全监管者可以选择的策略空间假设为A2=(不干预,干预)。模型中的博弈双方对对方的行为选择是不能完全的了解,即局中人的信息是不完全信息[6]。支付:假设产生不安全行为的矿工在(安全行为,不干预)、(安全行为,干预)、(不安全行为,不干预)、(不安全行为,干预)等组合策略下的收益参数分别为:PI1、PI2、PI3、PI4;假设安全监管者在(安全行为,不干预)、(安全行为,干预)、(不安全行为,不干预)、(不安全行为,干预)等组合策略下的收益参数分别为:PQ1、PQ2、PQ3、PQ4,各参数将在下面中一一求解。得益矩阵解释:为了便于更清楚的进行矿工不安全行为干预博弈模型分析,下面作如下假设。2)假设1:安全监管者和矿工都是理性人,即他们均会选择自己收益最大的策略。假设2:矿工选择安全作业行为能够获取的收益为安全奖励、基本工资等。假设3:矿工选择不安全行为的目的是为了得到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做其他工作,以此可以获得较多的收益,主要有3部分构成:经济收益,即可通过不能全行为,加快工作进度,提高工作量,获得更多的报酬;生理收益,有减轻作业强度、获得自我满足感;还有就是时间收益,减少达到目的地的时间。假设4:由矿工不安全行为所可能导致事故发生的概率是P,如果引发事故,其损失为L。假设5:当安全监管者发现不安全行为后,对发生不安全行为的相关责任者执行“干预”策略是指“矫正通报”(包括对矿工不安全行为进行矫正的具体措施并依据相应的奖惩制度记录不安全行为的具体罚款金额)和“监督检查”(检查并督促矿工不安全行为的改正)等部分;当安全监管者发现不安全行为而采取后“不干预”策略是指对发生的不安全行为既不“通报和纠正”,也不“监督检查”责令其改正。假设6:安全监管者因对不安全行为进行干预而造成人际关系的收益损失可用货币来量化。假设7:安全监管者在发现不安全行为而不干预的概率为x,不干预的原因有2种:一种是安全监管者可立即或者已经从发生不安全行为的矿工得到收益,另一种是他能在事后从发生不安全行为的矿工处得到收益。1.2模型分析基于煤矿企业行为安全管理的现状,表1得益矩阵中的各个参数的具体数值分别假设为:PQ1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