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佛教学术传统的传承与光大——读《中国佛教思想史稿》

作者:徐明生 刊名:社会科学研究 上传者:郑子松

【摘要】一、近代佛教学术传统的建立佛学研究方法论的变革,是近代中国佛教史上的重大事件。这一时期的佛学研究,既承继"解行相应"的传统,又放眼日西、兼容并蓄,佛教义学空前繁荣,并在高僧、学者、居士三个层面得到开展。近代中国佛教不仅注重学术研究,且在方法上有了新的突破,在传统的考据学基础上,广泛运用文献学、史学、思想史、哲学等学科的

全文阅读

社 会 科 学 研 究 2013. 3. 近代佛教学术传统的传承与光大 ———读 《中国佛教思想史稿》 徐明生 〔作者简介〕徐明生,苏州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江苏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江苏 苏州 212018。 一、近代佛教学术传统的建立 佛学研究方法论的变革,是近代中国佛教史上的重大事件。这一时期的佛学研究,既承继 “解行相应”的传统,又放眼日西、兼容并蓄,佛教义学空前繁荣,并在高僧、学者、居士三个层面得到开展。近代中国佛教不仅注重学术研究,且在方法上有了新的突破,在传统的考据学基础上,广泛运用文献学、史学、思想史、哲学等学科的方法,开展佛学研究。新的研究方法,造就了大批佛学研究成果。新的研究方法的运用,使近现代佛学研究在僧俗两界均取得了累累硕果,佛教一片复兴气象。 苏州大学潘桂明先生在其近著 《中国佛教思想史稿》( 江苏人民出版社 2009 年版,以下简称 《史稿》) 中认为: 支那内学院的教学标志着近代佛教学术传统的确立,成为整个近代学术转型的重要环节。作为潘桂明先生 “十年磨一剑”的思想成果,《史稿》继承了近代佛学研究的学术传统,以近代的眼光、批判的精神详细考察了两汉至近代佛教思想史的逻辑发展。 二、《史稿》的特点 《史稿》是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中国佛教思想通史,在已有的佛教思想史研究著作中,对断代史或某一学派、宗派、某个高僧的思想研究较多,缺乏逻辑的、整体的考察; 而在诸多中国哲学史著作中,虽然对佛教思想作了纵向的、宏观的考察,但对各种思想发展的逻辑性、儒释道三家思想之间的相互影响、相互贯通的关系考察不够深入,当然,当前学术界对三教关系的研究越来越重视,也越来越深入。《史稿》的总体特点,是在理性思维、批判意识的指导下,注重考察中国佛教思想的逻辑展开,并在 此过程中充分考虑到中国本土的文化因素和思维习惯的影响,延续了支那内学院尤其是吕澂对中国佛教 “真常唯心”系统的批判,对佛教思想史上的重要思想和重大变革作出了全新的判断。其评判标准,是能否开出类似西方的近代认识论系统,改善民族思维能力,是一种进步的思想史观。具体而言,有以下几个方面: 1. “铸千年为一体”,重视佛教思想的逻辑线索 《史稿》对中国佛教思想的逻辑考察,重点有两条线索,其一是思维方式的转变,标志性事件是晋宋之际佛学研究的重心由般若学向涅槃学的转向。从本土的文化环境方面考察,涅槃佛性论的肯定性思维,更符合中国传统的思维方式,从而也更易于为中土所接受。而这一转向的重大成果,便是 《大乘起信论》的出现,由 《起信论》发端的 “本觉说”以及 “即体即用”思维主导了其后一千多年中国佛教思想的兴衰,甚至对其后整个中国的思想界都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史稿》对 《起信论》之后在思想史上有较大影响的学术思潮的分析,都贯穿了 《起信论》“本觉说”和 “一心二门”思维模式的线索。对涅槃佛性兴趣的增加,带来心性论在中国思想史上的发达,除了传统的文化源头之外,其理论形态的成熟,离不开佛学的淬炼,由 《起信论》而成熟的 “复性”原理,成为三家心性论共同推崇的理论框架; 《起信论》的 “本觉说” 又成为禅宗及其后学普遍遵从的思维原则,将佛教的中国化进程快速向前推进,予中国化佛教浓浓的重智轻悲色彩。 其二,是 “安史之乱”之后平民文化对 “贵族文化” 的胜利,佛教的独立精神和进取精神逐步走向衰落。 《史 ·112· 稿》对佛教思想史发展的阶段作了重新划分,将一部中国佛教思想史划分为六朝经院佛学和安史之乱后的佛学。其标准,是贵族文化和精神的盛衰。贵族文化的精神,首先表现为追求形而上的思辨,注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