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约束下中国农业全要素生产率增长及收敛分析

作者:韩海彬;赵丽芬 刊名: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 上传者:李景娟

【摘要】利用单元调查评估方法对农业面源污染进行核算,并将其作为农业生产过程中的"坏"产出指标纳入农业全要素生产率(TFP)评价模型,采用Malmquist-Luenberger生产率指数方法分析1993-2010年环境约束下中国29个省份农业TFP增长,并对其收敛性进行了检验。研究表明:①环境约束下中国各地区农业TFP在考察期内均取得了一定程度的增长,并且该增长主要是由农业技术进步推动,但是各地区的农业技术效率却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恶化;②从地区差异来看,环境约束下中国各地区农业TFP在增长的同时呈现东、西、中部地区依次递减;③当不考虑环境因素时,全国范围以及中、西部地区的农业TFP平均增长率分别比考虑环境因素时提高0.88%、1.71%和2.35%,但是东部地区却比考虑环境因素时降低1.01%;④环境约束下中国各地区农业TFP都存在σ收敛和绝对β收敛,但是σ收敛趋势并不稳定,σ值呈现出显著的波动特征。

全文阅读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农业和农村经济发生了巨大变化。农产量稳步增加,农业生产条件大幅改善,农村基础设施明显加强。但是,从总体来看,中国农业产出增长还属于物质投入推动型的增长,即粗放型的增长[1],对于农业资源相对匮乏、人力资本禀赋稀缺以及生态环境压力等多重约束下的中国而言,粗放型的增长方式不但不能推动农业的长期发展而且还日益加剧了我国农业发展与生态环境之间的矛盾。由于我国人多地少、地块分散、农业生产规模小、组织化程度低,尤其是农用化学品的过量使用以及农业副产品的不当利用等原因,导致我国农业生产带来的环境风险不断加剧[2]。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适时确立了推进农村改革发展的目标,明确提出了要建立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的“两型农业”生产体系。因此,必须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紧密围绕转变农业发展方式,以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和生态环境保护为核心,促进农业实现可持续发展[3]。根据经典增长理论,持续的农业技术进步是实现农业长期增长的关键,而农业全要素生产率(TotalFactorProductivity,TFP)的增长正是农业技术进步的重要体现,因此“两型农业”建设目标的实现首先需要提高农业TFP对农业产出增长的贡献;其次,要有效控制农业生产活动中所产生的面源污染。由于农业面源污染的核算比较困难,因此传统的农业TFP的测量通常仅考虑生产要素的投入约束,而忽略资源环境的约束。在大力提倡发展绿色农业和低碳农业的当下,如果忽视农业生产的环境代价,将会扭曲农业发展绩效,最终误导政策建议[4]。据此,国内少数学者开始尝试把环境因素纳入农业TFP的研究框架。李谷成、陈宁陆和闵锐[5]在测算了农业面源污染排放量的基础上,利用Malmquist-Luenberger指数对中国改革开放以来考虑环境因素的农业TFP进行了测量。李谷成、范丽霞和闵锐[6]利用SBM方向性距离函数对环境规制下的中国农业技术效率进行了实证评价。另外,薛建良和李秉龙[7]以及杨俊和陈怡[8]也分别采用不同的方法对考虑环境因素的中国农业TFP进行了考察。但是这些研究均未涉及农业TFP的收敛问题。现有研究中,基于省份数据对中国农业生产率收敛性研究的文献并不多见[9]。赵蕾、杨向阳和王怀明[10]采用面板单位根检验方法对中国农业生产率的收敛性进行了检验。曾先峰和李国平[9]首先对中国农业TFP进行了估算,然后对农业TFP进行了收敛检验。郭军华和李帮义[11]则对中国农业TFP进行了收敛检验。但是,上述研究只检验了传统农业TFP的收敛情况,并没有考虑环境因素。鉴于此,本文首先利用单元调查评估方法对农业面源污染进行了核算,然后通过Malmquist-Luenberger生产率指数将环境因素纳入农业TFP分析框架,考察了1993-2010年环境约束下中国各省份农业TFP增长,并且对其进行了收敛性检验。1方法和模型1.1环境技术本文把农业生产中希望获得的正常产出称为“好”产出,把生产过程中不希望获得的农业面源污染称为“坏”产出。我们首先构造一个同时包括“好”产出和“坏”产出的生产可能性集,即环境技术。假设每一个省份的农业生产中使用N种投入x=(x1,…,xN)RN+得到M种“好”产出y=(y1,…,yM)RM+,以及I种“坏”产出b=(b1,…,bI)RI+。则生产可能性集P(x)可以表示为:P(x)={(y,b):x可以生产(y,b)},xRN+(1)生产可能性集P(x)需要满足以下假设:(1)P(x)是一个有界的闭集;(2)“好”产出与“坏”产出的联合弱可处置性(JointlyWeakDisposability);(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