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奈达的“读者反应论”看薛涛诗词英译本中哀愁美的传递

作者:于洪波 刊名:湖州师范学院学报 上传者:阮建兵

【摘要】奈达提出的"读者反应论"以读者的心理反应为重点,认为一个译品不是以译者本人的主观愿望或主观意志为标准,而是必须以读者的客观反应来衡量。要达到让不同的接受者在阅读过程中反应基本对等,原作信息的完全传递是必要的。哀愁美作为中国唐代女诗人薛涛诗词中的美学信息是需要并且完全能够在译作中传递和再现的。不同的接受者在阅读过程中反应基本对等也是可以实现的。

全文阅读

一、“读者反应论”的历史渊源和实质“读者反应论”在西方译论史中有其历史渊源和发展轨迹。最早对接受者(听众)表示关注的是罗马著名学者西塞罗。他认为:“在不同背景中表述同样的物体时,如果希腊作者想到希腊读者,那么罗马作者为何不应想到罗马读者?”[1](P11)但西塞罗并没有指出接受者的范围。接着,德国学者马丁路德提出了对后来翻译家和学者产生深远影响的“读者取向”(reader-orientation)观点。马丁路德把接受者定义为民众。18世纪,苏格兰历史学家泰特勒认为接受者是另一种语言所属国家的读者。随后,德国著名思想家施莱尔马赫提出两种翻译方法:一是译者尽量让作者不动,带读者接近作者;二是尽量让读者不动,带作者接近读者[2](P11)。以上的学者们虽没有提及读者反应,但都注意到了接受者概念,可以看作是“读者反应论”的历史渊源。毋庸置疑,对“读者反应论”进行最具体和最详细论述的应属美国著名翻译理论家奈达。奈达在1986年出版的《从一种语言到另一种语言:论圣经翻译中的功能对等》中提出“功能对等”理论,即“将原文文本的读者理解和欣赏的方式与译文文本的接受者理解和欣赏的方式加以比较。”奈达认为功能对等不能只局限在文字本身,他把判断对等与否的大权交给了读者的心理反应[3](P161)。奈达还提出,衡量一个译品不是以译者本人的主观愿望或主观意志为标准,而必须以读者的客观反应来判断。由此可见,奈达强调读者反应,即两种语言接受者的感受大致相同,同时追求两种效果之间的对等,即等效原则的实现。“读者反应论”是奈达“功能对等”理论的核心。由奈达对“功能对等”的定义和发展可以总结出“读者反应论”的实质就是以读者为中心,以读者的心理反应为重点,同一信息,虽用两种不同的语言表达,又服务于不同的接受者,但却要让不同的接受者在阅读过程中反应基本对等,让不同的接受者在阅读过程中得到基本相同的理解和欣赏。信息的传递是让不同的接受者在阅读过程中产生基本对等反应的基础。奈达在《语言,文化和翻译》中对“信息”的定义是“语义的,文体的,文学形象上的,情景的和心理效果方面的等等,作品本身成功的或不成功的信息。”同时他还强调任何信息如果起不到交际即思想交流的作用就会变的毫无价值。信息具体表现为语义信息、文化信息、美学信息、文体和语体信息。由此可见,美学信息是译作要传递的主要信息之一。译作应再现原文的美学信息,给译文读者带来美的感受,尽可能保留原作的美学价值,再现原作的美学效果。译作越多地“迁就或再现原诗的形式美、音韵美、节奏美、情感美、意境美和风格美”[4](P44),译文读者就越能产生和源语读者相同的反应。本文从奈达的“读者反应论”出发,拟以唐代女诗人薛涛诗词为例,剖析薛涛诗词英译本中哀愁美的传递。二、薛涛诗词中哀愁美在译作中的传递唐代女诗人薛涛是中国唐代诗坛上的一颗耀眼的明珠。薛涛诗词受六朝齐梁诗风的影响很深,艺术成就颇高。14岁时,其父去世。迫于生计,薛涛凭自已精诗文、通音律的才情开始在欢乐场上侍酒赋诗、弹唱娱客,被称为“乐伎”。在一个以男性为主宰的封建社会里,一个地位卑微的弱女子为了生存,不得不逢迎达官贵人,以歌喉、辞藻与公卿名士周旋,在痛苦中挣扎。时代的偏狭,女子的附属地位,当时的生活环境和“乐伎”的身份,对于渴望自由、人格独立的诗人来说,虽有才能却摆脱不了受制于人的命运。诗人渴望自由,却受制于人;诗人向往爱情,却被元稹抛弃;诗人不愿与友人离别,却最终分隔两地。所有的一切让诗人对现实生活充满了不满与忧虑,她想超越,却只是徒劳的努力与挣扎。因此,诗人将她的幽怨哀愁和她的美丽忧伤书之于诗。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