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语文课程的教学目标与内容定位

作者:郭海军 刊名: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上传者:孙志远

【摘要】近年来,关于大学语文的教学目标与课程定位问题争议颇多,有"人文论"、"文学论"、"文化论"、"工具论"等。由于客观存在的各类高校人才培养目标的层次性和差异性,大学语文必须"因材施教"。大学语文课程的目标和定位应为:面对非中文专业大学生的文化素养和语文能力的现状,结合国家文化发展的战略目标,以及社会对不同层次人才的具体需求,坚持人文性与工具性相结合的原则,既要强化学生对中华传统文化的体认和把握,也要提升学生对汉语的应用能力与水平。实现这个功能目标,需要从改革教学内容、教学形式、考核标准等方面入手。

全文阅读

“语文”的出现,距今已近七十年。1905年清政府废除了科举制度,开始兴办新学堂,从西方引进教学理念和课程教材,只以当时称作“国文”的课程来教授中国历代古文。“五四”以后,国文课受到冲击,小学改设“国语”,教材多选用白话短文或儿歌、故事等,口语特点鲜明。中学虽仍开国文课,但白话文的比重也明显增加,选用了鲁迅、叶圣陶、冰心等新文学作家的作品。到了20世纪30年代后期,叶圣陶、夏丏尊二人提出“语文”概念,并尝试编写新的语文教材,却因抗战爆发而被迫终止。建国后,叶圣陶再次提出将“国语”和“国文”合二为一,改称“语文”。此建议被政府教育主管部门采纳并推向全国,自此,“语文”成为中小学的一门主课。而“大学语文”在建国前,则被称作“大一国文”或“大学国文”,20世纪50年代曾短暂恢复。1980年8月,徐中玉、匡亚明两位先生联合倡议,在全国高校开设大学语文课。自此,这门课在众说纷纭、毁誉参半中,已经走过了近三十年的曲折路程,有成就,也有很多未解的难题。由于对教学目标、课程定位及教学效果等的认识存在太多的差异,使得很多高校把作为必修课的大学语文变为选修课,有的甚至停开。一时间,大学语文课处于十分尴尬的地位。鉴于这种现状,《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教育报》等媒体在2004年连续发表了有关大学语文课程的文章,引发了全国范围的讨论,进而有关大学语文教改的努力和尝试也在不断深入。2006年,《国家“十一五”时期文化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指出“:高等学校要创造条件,面向全体大学生开设中国语文课。”大学语文被国家重视并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2007年3月,教育部高教司转发的《高等学校大学语文教学改革研讨会纪要》中也提出:“在高等教育课程体系中,大学语文应当成为普通高等院校面向全体学生开设的公共必修课”。至此,由于国家法规性文件的硬性规定,在高等学校开设《大学语文》课程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基本上已无争论。然而,大学语文课到底要教什么、如何教?应该怎样理解和把握大学语文的教学目标和课程定位?对于不同类型高校不同层次的非中文专业学生,大学语文课的教学理念与教学内容应不应该有所变化?大学语文课程的作用和特色体现在哪里?所有这些问题,显然需要从大学语文课程自身内部来寻找答案。一、争议与问题回顾近些年来关于大学语文课程的颇多争议,大都集中在教学目标与内容定位上,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种观点:(一)认为大学语文应定位于人文素质的培养(人文论)徐中玉先生在他主编的《大学语文》(第八版)前言中指出:“大学语文课程是在中学教育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大学生人文素质、增进文化修养的主要课程之一”,“这门课不能成为一门单纯的思想观念课,而应是具有吸引力和感染力的文化、文学课”“,我们对大学语文性质的定位,必须避免长期存在且有很大影响的两种思维模式。一是工具性模式……二是文学史和文化史模式……这两种模式,恐怕还摆脱不了工具性的束缚,为过多的实用性所牵制,淡忘了大学语文的人文性的学科根本属性”[1](P1)。之后,他又进一步强调“,现在的‘大学语文’课程,应该重视人文教育和人文精神的培养”。大学语文的“总目标乃在提高大学生的品格素质与人文精神”[2]。这种有代表性的、被很多高校所认同的课程属性,决定了大学语文的教学内容,必然是以古今中外名家名篇为主体,通过阅读、讲解、思考、讨论、习题等教学过程,使学生增强丰富而深刻的人生体验,感受到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和精神。如徐中玉、齐森华主编的《大学语文(第九版)》(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按照“仁者爱人”、“和而不同”、“胸怀天下”、“浩然正气”、“冰雪肝胆”、“洞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