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贵霜艺术中神像的设计风格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249.00KB 文档分类:艺术 上传者:蒋慧芳

文档信息

【作者】 朱军 

【出版日期】2005-04-30

【摘要】贵霜艺术在中亚文明的历史长卷中占据着辉煌的一页。其中,神像雕刻艺术贯穿了贵霜艺术发展的始终。人们从巴克特里亚、犍陀罗和马士拉三个艺术中心的考古和史实出发,运用历史的发展观和典型的范例揭示出三大艺术中心神像雕刻的相联又各异的风格:现实、多变而丰富的巴克特里亚神像风格,庄重而平静的犍陀罗佛像风格和更加人性化、世俗化的马士拉女神像风格。

【刊名】美与时代

全文阅读

贵霜艺术中对“神“的设计十分广泛,但不同地区的艺术风格并不统一。人们业已辨别出几个地方中心和具有特色的流派:巴克特里亚;阿拉霍西亚与那伽拉哈拉;犍陀罗;马士拉。巴克特里亚发源于希腊-巴克特里亚传统;马士拉则植根于印度传统;而无论就地理位置而言,还是就历史文化而言,第二、第三艺术区均处于他们的中间,不过也各有自己独立的起源。对于“神”的设计从远古时期就有,首先一个共性的东西是从原始宗教开始,人们就赋予“神”人格化和理想化的特点。恩格斯在谈到自然宗教的发展时指出:“在进一步的发展中,在不同民族那里又经历了极为不同和极为复杂的人格化。”在把人看作与动植物等同为生命体的基础上,原始人的自然崇拜又往往将人的感情、价值及属性赋予自然神。这是一种原始的形象思维方式,是人类对物的一种“精神同化”或“精神投射”。为了人性化的设计,“神”的形象就要依靠人的思维去设计。不过不同的人,不同的地区,不同的社会和艺术氛围,会产生不同的设计。贵霜艺术中“神”的设计恰好体现了这一点,并在巴克特里亚、犍陀罗和马士拉三个艺术中心演绎并发展着。一、巴克特里亚艺术中心神像的设计风格——现实、多变而丰富贵霜时期的巴克特里亚的雕塑,首先深受希腊艺术的影响,呈现出希腊人带至巴克特里亚的富于表现力的现实主义风格,尽管形象本身强调了地方性。其次注重体现人类的个性,这不仅反映在神像的面貌和年纪方面,还反映在其情感方面。这样的风格见于达尔弗津特佩神庙中巴克特里亚女神的雕刻头像上。同时,希腊影响也带来了用油画法来形容雕刻的比喻,因为在神像的浮雕表面,光和影起着生动而连续的作用,就像油画笔在顿挫和轻拂。卡尔查延的一件用彩陶制作的神性化的武士像,就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其头颅前后扁平;眼睛长至太阳穴;鼻子挺直;胡须描绘得十分精细,有层次;整齐的头发用头带或饰环夹紧,人种的特色特别突出。有些制品甚至直接体现出希腊文化的影响。直接摹仿希腊艺术的制品中有阿弗洛狄忒像。艺匠用亚洲模式重铸了她的希腊特色,其情形类似于骑在海豚上的裸体丘比特、倚在王座上的半裸体有翼女神像以及穿着希腊式铠甲和戴着帕提亚—巴克特里亚式头盔的战神阿瑞斯。佛教对整个贵霜地区的雕塑艺术有着重大影响,佛像、佛教主题发展于犍陀罗,嗣后则传播至帝国的西北部。在此,它们与早期的土著传统相融合。特尔梅兹的法雅兹特佩遗址出土的佛陀头像就证明了巴克特里亚的雕塑师所受到的影响。他们一般遵循纪元之初已经确定的准则,但是对于佛教中的次等神,如诸天、乾婆等,他们则转而遵从早期的希腊——巴克特里亚传统。这可以从达尔弗津特佩佛教圣所中的天神头像上获得证明,那柔和的面相与浅淡的笑容令人想起普拉西特勒斯流派的风格。可见,在巴克特里亚,佛教对“神”设计的影响并不太大,至少佛教艺术的巨人装饰风格并未在这里得到体现。但是同样受佛教的影响,与卡尔查延截然不同的是,达尔弗津的天神雕塑面貌特征更为平淡,既无夸张的表情,也几乎没有情感流露。他们不仅符合道德标准和佛教的“无欲”戒律,而且符合雕塑发展的新趋势,即肖像的着重点从个性化转向形式化。巴克特里亚的神像雕塑还受到草原动物风格的影响。这种影响被认为与草原部落带到城里的祖先崇拜有关。迪特雅特佩的二龙与女神像,就有机地把神像与动物神相结合,显示出神与动物的联系。总的来看,贵霜时期的巴克特里亚的神像艺术是复杂的、合成的和进化的设计,可以上溯至过去的要素组合——希腊母题、草原动物风格、印度佛教影响等,嫁接至土著的巴克特里传统,并因艺匠的个性创造而得以演变。二、犍陀罗艺术中心神像的设计风格—佛像主导,庄重而平静根据卡尔查延与艾哈农的考古发掘,我们现在能够追溯到贵霜艺术在巴克特里亚的开始时期,但迄今对于它在犍陀罗本土的起源却极少研究。不过通过对已发掘的犍陀罗文化图内的三大城贝格拉姆、布色羯逻伐底和塔克西拉的研究,我们已经能略窥犍陀罗艺术的风格,尤其是在神像的设计上。犍陀罗的神像雕塑主要受佛教的影响。在这一时期,犍陀罗佛教徒在长期接触西方世界的艺术与泛神论宗教之后,便产生了一个新教派,结果佛教中的比较开放和进步的一个教派“大乘教”便开始在犍陀罗流传起来。在视觉艺术中,首次允许将佛陀设计成人形。理想化和完美化是犍陀罗佛像艺术的首要特点。佛陀总是拥有令人喜爱的面容,丝毫不受年龄和痛苦的影响。他赤足站立或盘腿而坐,始终穿着一件内衣和一件僧袍。在佛陀的“大人相”中肉髻、眉、法轮通常是可见的。他的阿波罗型面容,虽然只是无数脸型的一种,但无疑最早为其他脸型提供楷模。这一点从宗罗伐悉底的奇迹中的佛像和现藏于拉合尔博物馆的菩萨立像中可见一斑。其次,巨人装饰风格得到了充分的发扬。出于对神的崇拜和敬仰,犍陀罗的佛陀像的尺寸也不再象巴克特里亚具有希腊化的现实主义风格,而是极尽夸张之能事。现在中国佛像的制作也是受这种巨人装饰风格的影响。当然,犍陀罗雕塑的最大特色在于其正面表现。人像通常凝视着你的眼睛,或者完全看着右边或左边,其身体很少转动。见于卡尔查延的贵霜雕塑便揭示了这一点。他们并非严格的正面像,但是偏转甚微,表情拘谨。他们极其接近正面像,与希腊世界高度情感化的神像以及阿黑门尼德王朝完全侧视的雕塑形成了鲜明的对照。犍陀罗贵霜艺术的呆板而无表情的正面像,显然模仿自卡尔查延。回顾上述,犍陀罗的神像设计显然是佛教的产物,因而,从艺术风格上就必然沉醉于人与佛的精神交换中。有史论证明,犍陀罗几乎所有的佛像都是立体雕刻,这一技法的使用也出于佛教文化的精神照射。三、马士拉艺术中心神像的设计风格—更富于人性化、世俗化马士拉艺术先于贵霜艺术而存在,又迟于它消亡,其年代跨度约达一千年。而在贵霜诸王的统治时期,尤其是迦腻色伽、胡韦色迦以及瓦苏婆在位期间,马士拉的加工场最为活跃,生产能力最强,它代表了马士拉雕塑艺术的黄金时代。马士拉的神像雕塑是其中最具特色的艺术,与巴克特里亚的石膏、陶材料和犍陀罗的灰泥材料不同的是,马士拉神像的原料是西克里出产的斑纹赤沙岩。艺匠们懂得如何雕刻易于被条纹或斑点损坏的石料。有学者研究表明,艺匠们最初在雕刻的面上涂上一层彩色或金色。贵霜时期,婆罗门教、佛教、耆那教同时繁荣在马士拉,这三个教派都制作了大量雕像,建造了大量神祠。因而,在马士拉神像雕塑品种繁多,每个教派的神像各有自己的题材。马士拉早期的婆罗门教或印度教建立在毗湿奴崇拜的基础上,在神像题材的选择上多为毗湿奴及其同伴的雕像。其中最著名的是藏于马士拉博物馆的具有蛇形华盖的婆腊罗摩头像。其余还有塞建陀神像(湿婆之子,见于《鱼住世书》第158章)、苏利耶目神像、夜叉像、那伽(巨蛇)像以及大量的女神像等。夸张和世俗化是这些婆罗门教神像的共同特征。佛教神像的雕刻为马士拉的贵霜艺术博得了名声,佛陀的形象发展为一个理想的定式。例如出土于卡特拉遗址的著名的斑点赤沙岩佛陀像,他的轮廓凸浮,头的上方有扇形晕,其背景为菩提树叶和两位飞翔于空中的天神,两侧则为两位侍立的僧侣。佛陀的头顶盘成蜗牛状发髻,而其余部分则很光洁,小小的耳垂,有一圆点的前额,杏状的大眼,略带微笑。显而易见这一时期佛陀形象的人格化要优于犍陀罗时期。马士拉的神像因为三大教的存在而具有各种丰富的题材,各具风格。特别是婆罗门教的神像和佛教的神像更是体现了艺术的宗教表象并未湮没其世俗精神,并且在婆罗门教的神像众题材中女性美已经作为一种艺术载体而被表现出来。马士拉的艺匠为女性的美貌、长发、丰臀、酥胸、优美的动作、妩媚的表情和动人心弦的姿势所吸引,遂将这作为其雕刻主题,将感官上的热情掺合在宗教氛围中。例如托架上的沙拉邦吉卡像和心醉神迷的突迦女神像,都在竭力地表现女性优美的身材、丰胸、肥臀以及迷人的面容。这些女神像从最高雅的理想到最粗俗的现实主义,宗教气息之中似乎夹带有醉意,风度优雅,肌肤润泽,肉感迷人—人像随时随地孕育着巨大的隐蔽的努力,而这一努力经常包含着巨大的热情以及远比人像的人文意义更强的适应能力。马士拉的女神像体现的是被乳房和腰身的重量压弯的身材以及细长的形象,覆盖人体的,仅仅是一个连贯的肌肉起伏。但是,人体的温情颂歌却无法消失在世界的号角声中。马士拉神像之魂以聚集混乱的肉体享乐为手段,获得以泛神论为特征的神秘主义。任何感性的生命都能在全部的爱出现的时刻,感受到神秘主义在内心的升腾。可见,贵霜时期的马士拉的神像雕刻艺术极富创造性和理想性,更富于人性化和世俗化的特征,这从佛陀像的面容到众女神像的优美身材都表现得淋漓尽致。贵霜时期的艺术家们没有过多地把人的形象引入创作,却以“神”的形象去体现。神的形象所蕴涵的一切都以力量的形式被包容着,神的设计风格又以现实、古朴、人性化和世俗化演绎着。而这种风格来源于这一时期贵霜艺术心灵的非道德性、泛神主义的模糊性和混乱性。在贵霜时期,只有过滤所有的细节,我们的目光才能把握整体。但愿从这些神像的设计风格中能略窥贵霜艺术的生命一体性。论贵霜艺术中神像的设计风格@朱军$扬州职业大学艺术系!苏州大学在读(研究生)贵霜艺术在中亚文明的历史长卷中占据着辉煌的一页。其中,神像雕刻艺术贯穿了贵霜艺术发展的始终。人们从巴克特里亚、犍陀罗和马士拉三个艺术中心的考古和史实出发,运用历史的发展观和典型的范例揭示出三大艺术中心神像雕刻的相联又各异的风格:现实、多变而丰富的巴克特里亚神像风格,庄重而平静的犍陀罗佛像风格和更加人性化、世俗化的马士拉女神像风格。①朱伯雄.世界美术史.济南:山东美术出版社,1988 ②艾黎福尔.世界艺术史.武汉:长江文艺出版社,1995 ③雅洛升哈尔马塔主编.中亚文明史.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02 ④里格尔.风格问题.长沙: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1999 ⑤蒋述卓.宗教艺术论.广州:暨南大学出版社,1998

1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