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现实性监测的发展及其理论解释

作者:曾守锤;李其维 刊名: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上传者:江煜

【摘要】儿童现实性监测的发展是当前错误记忆发展研究的一个重要领域。文章对现实性监测的定义、研究范式、已有的研究成果进行了回顾,介绍了三个相关的理论,指出了现实性监测计算方法的局限性,并认为,对已有的理论进行证实或证伪研究,考察现实性监测与易受暗示性之间的因果关系是未来研究的趋势。

全文阅读

一、引言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错误记忆逐渐成为一个研究的热点问题。而现实性监测(realitymonitoring)错误就是一种重要的错误记忆现象。从发展的角度来看,探讨儿童现实性监测的发展及其影响因素,构建相应的理论模型,不仅有助于探索记忆的基本机制,而且有助于提高记忆心理学知识在现实生活中的应用力和解释力。比如,上世纪80年代,在美国发生了好几例关于幼儿虐待的审判案件[1]。在这些案件中,儿童指控幼儿园的女教师对他(她)们实施了身体虐待或性虐待,这些儿童把虐待的细节描述得非常清楚,好象这些虐待事件真的发生过一样。但最后审判的结果却发现,这些指控是没有事实根据的,完全是对无辜者的错误指控。在当时,这些案件引发了强烈的社会争论:学前儿童究竟是无辜的受害者还是不由自主的性幻想家伙?他们是不是无法对真实发生过的事件与想象的事件作出准确的区分,从而错误地将想象的事件宣称为真实的事件?正是在这种社会背景下,关于儿童现实性监测的发展及其理论研究重新成为发展学家们关注的焦点。二、现实性监测的定义现实性监测属于源监测(SourceMonitoring)的一种,后者指的是对记忆、知识和信念(belief)的来源进行判断的过程[2]。根据Johnson等人(1993)的观点[2],源监测至少可以分为三类:现实性监测,也称内-外部区分(internal-externaldiscrimination),内部源监测(in-ternalsourcemonitoring)和外部源监测(externalsourcemonitoring)。下面,对这些概念分别作些简单的介绍。外部源监测指的是,对与自我无关的、来自外部的源的区分,如区分某个动作是A还是B做的。而内部源监测指的是对内部产生的源的区分,这些内部产生的源均与自我有关,如自己的动作、想象和梦等,比如,对自己说的与自己做过的进行区分就属于内部源监测。现实性监测指的是“对现实与想象经验记忆(memoriesofactualvsimaginedexperience)的区分”[3]。比如,区分自己想象事件的记忆与自己真实经历事件的记忆,区分他人真实做过的动作的记忆与自己想象的动作的记忆,等等。上述学前儿童无法区分对真实事件与想象事件的记忆就属于现实性监测错误的例子。三、现实性监测的研究范式现实性监测的研究范式与外显再认记忆测验的研究范式基本一致,采取的是两阶段的方法先学习,再测试。在学习阶段,让儿童做一些动作或给儿童呈现一些词语、常见的物体、玩具、或玩具的图片,并想象看一些词语、物体、玩具或玩具的图片,或者想象做一些动作。学习阶段结束,经延时一段时间后,给儿童突然的(surprise)记忆测验:给儿童呈现先前经历过的项目或动作和一些分心项目或动作,这时儿童先接受再认测验。如果某一项目被再认为“旧的”,接下来就马上接受现实性监测测验,问儿童该项目是“真的做/看过”还是“想的”。如果某一项目被再认为“新的”,则不接受现实性监测测验。也有一部分研究者将再认与现实性监测测验同时进行:要求儿童作出三择一的强迫选择让儿童在“真的看/做过”、“想的”和“既不是真的也不是想的(或没有发生的)”三个选择项之间进行选择。如,Welch-Ross在实验开始时并不告诉儿童实验的目的,只是让幼儿做一些动作和想象自己做一些动作,并告诉儿童说是在做游戏[4]。这些动作涉及物体的操作,如,用纸巾檫鼻子,打开瓶盖,堆积木,等等。想象时,幼儿必须闭上眼睛,端正地坐在凳子上,不能有身体的动作。学习阶段结束后,经过4分钟的延时,让幼儿先接受再认测验再接受现实性监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