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事件后美国反恐战略对南亚安全格局的影响

作者:张力 刊名: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苏虹

【摘要】“9.11”事件及布什政府的反恐战略推动美国关注南亚地区的安全与稳定,同时印度与巴基斯坦围绕克什米尔的争端成为美国必须面对的重要挑战。印度、巴基斯坦加入反恐盟约并不能使印巴危机缓解,在美国反恐战略和印巴“核因素”的双重制约下,2002年印巴军事对峙最后成为双方解决争端、实现和平的难得机会,致使“9.11”事件及其后续发展成为推动南亚和平进程的重要催化剂。

全文阅读

2001年的“911”事件改变了全球安全格局与国际关系,也深刻地改变了南亚地区的战略格局。在反恐战争的推动下,美国对南亚的战略卷入,促使印度、巴基斯坦两国的关系发生了从“反恐问题”冲突、军事对峙、战争危机到寻求全面和解的戏剧性变化,消除了国际社会对这两个实际拥有核武器、相互敌对的邻邦之间冲突失控的担忧,同时也为当代国际关系中地区冲突的控制与解决模式的探索提供了典型的个例。然而,“911”事件5年后,恐怖主义活动在南亚和世界其他地区都没有停息,美国的反恐战争离结束遥遥无期,始于2004年的印巴和平进程缓慢但并未停止,美国通过与印度的战略伙伴关系和与巴基斯坦的反恐盟友关系仍在对南亚局势的未来发展施加巨大的影响。因此,美国反恐战略与南亚安全格局演变的复杂联系值得进一步探讨。一、美国的反恐战略与南亚“911”事件发生后,美国锁定“基地”组织为恐怖袭击的元凶,并全力打击该组织及其庇护者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对美国的战略而言,巴基斯坦独特的地缘和在伊斯兰世界的重要影响及其与阿富汗塔利班政权的特殊联系成为美国可利用的资源。同时美国“要么盟友、要么敌人”的反恐思维迫使巴基斯坦迅速作出选择。在内外压力下,穆沙拉夫政府权衡自身国家利益,决定断绝与塔利班的关系,与美国全面合作,从而成为美国反恐战争的主要盟友。通过在阿富汗的反恐军事行动和组建国际反恐联盟,美国迅速在南亚和中亚地区建立起强大的战略影响和军事组织。与此同时,美国也不可避免地卷入印度与巴基斯坦的对抗格局。“911”事件的爆发正值印控克什米尔地区(查谟-克什米尔邦)的恐怖暴力活动的高峰期,印度相信巴基斯坦国内某些重要势力在这些恐怖活动的背后发挥了重要作用。从理论上说,美国在“911”事件后在该地区的战略为印度发动“印度版”的反恐战争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会。美国为进攻阿富汗发明了一个新概念“庇护国”(harboringstate),意指向国际恐怖主义势力提供经费、训练设施和领土,支持实施国际恐怖活动的国家。印度渲染巴基斯坦与塔利班的联系,强调印度是巴基斯坦所支持的克什米尔“跨界恐怖主义”的受害者,想方设法要将巴基斯坦归入这类国家的黑名单,并要求美国将克什米尔的“越界恐怖主义”与美国在全球面对的恐怖主义威胁等同看待。从现象上看,印度当时对影响美国的判断有一些有利条件。印美关系当时处于上升阶段,两国正积极推进多领域的伙伴关系。尽管1998年的印度核试验曾为印美关系蒙上阴影,但印美进行了多轮富有成果的核对话,印度明确宣布中止核试验和“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力图让美国对其核军备计划放心。印度也积极推进经济改革,与美国建立了领域广泛的经贸合作关系;印度瓦杰帕伊政府支持美国某些政策,包括单方面废除《反导协议》和推进国家导弹防御系统(NMD)[1]。“911”事件后,作为与美国的战略合作姿态,印度海军在“持久自由行动”期间主动承担马六甲海峡一带的巡航任务,为进出海峡的美国船只护航;印度还向美国的反恐军事行动提供港口以补充燃料和给养。但美国的抉择与印度的期望相悖,美国无意将巴基斯坦划为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尽管美国了解巴基斯坦与塔利班、“基地”组织的联系,但美国更看重巴在清除这两股势力、改变阿富汗未来政治结构的独特作用,因此迫切需要与巴基斯坦合作。印度对美国在印巴之间的平衡政策尤其是巴基斯坦在“911”之后重新成为美国南亚战略的重心而大失所望。印度担心再次出现类似冷战时期的美巴同盟关系,认为巴基斯坦在此关键时候重受美国的青睐,无异使印度、巴基斯坦与美国的三角关系重新退回历史的起点。在印度国内,舆论甚至批评印度人民党政府的亲美政策是下错了赌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