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町人思想看儒学在日本近代化中的功效

作者:唐琼 刊名:中共四川省委党校学报 上传者:张勇学

【摘要】在日本近代化的旅程中,“町人”(城市商人)对儒学的发展有着别样的意义。在武士阶级一统天下的德川时期,町人阶级在传统的儒教中找到思想资源和理论支撑,对传统的儒教思想大加阐发,论证出一种适宜于普通市民社会的伦理思想。町人思想对中国传统儒学的理解与其秉行的义利观使传统儒学在日本更趋现实化。作者认为,日本近代化的过程,实际上也是儒学在近代日本不断得到整合,挖掘的过程。

全文阅读

在中日关系史上,明治维新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在中日有史可考的两千多年交往历史里,日本人心中的中国形象几经递嬗,明治维新开启了日本近代化后,强大的东方帝国渐行渐远。甲午战争后中国一下由从前的“天朝大国”、“中华上国”堕落为“老大帝国”、“固陋之国”。中日关系由过去日本向中国派遣学生、佛僧,逆转为中国出现留日热潮。如果说明治维新之前是中国单向对日本输出文字、制度、器物乃至建筑形式的话,那么明治之后则有了日本对中国的文化反哺,当年输出到日本的汉字在近代又以各种新兴的概念词汇形式冲击着中国的语言系统就是最好的例子。“和魂汉才”向“和魂洋才”的转变加剧了日本的近代化,痴迷“唐化”到醉心“欧化”的结果是“没有一个国家(象日本那样)在西方经济和军事技术优势的挑战面前做出这样迅速和成功的反应。”以至于“最后,日本更象处于西方世界强国之林,而不再是亚洲殖民地半殖民地中的一员了。”[1]做出这个评价的是美国著名历史学家埃德温赖肖尔,他出生于日本,长期从事远东问题研究,是个不折不扣的日本研究专家。不管是赖肖尔还是其他研究亚洲问题的学者,每每论及到日本近代化的成功都会不由自主的“以中国为例”。两个国家在西方的坚船利炮下同时打开国门。只不过“和魂洋才”让日本迅速近代化,经济上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一跃成为世界经济强国,“中体西用”却使中国在近代化旅途中踉踉跄跄、步履维艰,最终以失败告终。两国面对外来文化和民族文化冲击时采用了类似的处理方式为何结果却截然不同?究其缘由各国学者都是见仁见智,莫衷一是。仿佛只有把这两个一衣带水的邻邦并列比对才能说明问题,不过中国在日本近代化过程中一直充当着反面教材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一有关近代化的探讨可以说是过去百年来最热门的一个话题,不同国家,不同立场,不同的语境就会产生不同的结论。日本学者川本皓嗣在和我国学者王晓平谈到西风昌炽时代中国和日本共同的处境时指出,“近代化不是什么先进文明,落后文明的问题,在哪儿都是一样的。是受到物质,产业强大的西方文明的袭击。”[2]与此类似的提法在日本杰出的思想家竹内好的著作《近代的超克》也有类似的表述,“通过抵抗,东洋将自己近代化了。抵抗的历史便是近代化的历史。未经过抵抗的近代化之路是不存在的。”[3]似乎亚洲的近代化总是和西方有着如影随形的关系。近年来一些学者开始进行反拨,日本东京大学教授渡边浩提出日本明治维新的实质不是西洋化而是中华化,即儒学化这样一种崭新的观点。关于儒家精神是明治精神结构的核心这一点,哈佛大学出版了名为《日本明治时代研究的新取径》一书,认为儒家精神才是明治时代风头甚健的精神,明治时代发展是通过儒家精神对于各个阶层的渗透,尤其是对于町人阶层的渗透来实现的。可见“和魂洋才”的日本并没有割裂儒学的传承,因为所谓的“和魂”其思想内核本来就和中国传统儒学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在谈到现代日本人,日本文明同中国儒学关系时,赖肖尔就曾经一针见血的指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几乎所有的日本人都是孔教徒。”[4]不可否认,卓有成效的日本近代化是多种因素叠加所产生的化学反应,但是单一的归于某种动因是不科学的。武士道对儒学的吸收与转化从而实现了日本近代化曾一度是学界研究的热点,持这种论者认为德川时代(1603-1867,也称江户时代)约260多年的历史里,占据统治地位的武士维护了政治和社会秩序的稳定,发展了民力和财力,其价值观和伦理精神都为日本近代化准备了精神动力。而近一段时间对于另一种力量町人思想在近代化中的作用研究也开始浮出水面。“所谓‘町人’,在广义上通常指自中世纪初到明治维新以前居住于城市的手工业者和商人,狭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