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制模式下有关财务管理问题的探讨

作者:童蕊 刊名:华中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杨咚

【摘要】学院制管理模式下,更有必要对校院两级的财务权限加以界定,以明确各自的权、责、利。同时,在清晰学院制真正内涵的前提下,建立有效的财务核算体系,确立科学、合理的经费分配办法,制定以绩效考核为主的财务核算模式,健全校院两级的财务监督分析体系,确保学院制模式下财务运行的高效。

全文阅读

高校作为社会经济中的一类特别组织机构,具有与一般社会机构所不同的组织机构特点。如学者刘克利所言:“它既有科层组织的属性,又具有文化组织的平等性、民主性属性;具有内部结构既是按照权力等级和组织纪律建立起来的行政性组织,又是一种以育人为本,兼有教学、科研、社会服务和文化传衍的学术组织,即具有二元组织机构特点”[1]。这种特点,决定了一般的科层管理模式根本不适合于它的运行特点。借鉴欧美那些历史悠久大学的组织管理经验,起源于中世纪的“学院制”模式似乎更适用于现代大学的组织。它“恰当地将行政管理与学术民主管理相结合,使得高校组织机构中的行政权力与学术权力统一起来,既符合高校知识性、学术性和创造性的特点,又能保证学校整体运行有效、灵活,因而具有强大的生命力”[2]。然而,我国在借鉴实践创新高校组织模式的过程中,仍然不同程度地出现了“一统就死,一放就乱,一乱就收”的现象。学院制模式下,高校的委托代理关系,不仅表现为资源提供者(国家)与资源使用者(学校)之间的资源的筹集和运用为核心的代理关系,还表现为学校内部各层次之间财产运营管理责任为核心的代理关系。这种代理关系的本质体现为各方经济利益关系(财务关系)。由于委托人和代理人均是理性经济人,各自目标不一致,且信息的不对称性,往往代理人拥有比委托人更多的信息,当他们利用私有信息从个人利益出发,选择不利于委托人的利己行为时,就不可避免地产生委托代理各方利益的相互冲突,从而降低组织的运行效率。比如,学校财力过于分散,学院随意扩大消费资金,创收资金逃避学校财务监督而自收自支,截留应缴学校创收收入。所以,在确定学校依法自主办学的主体地位后,必须明确学院制下“学院自主理财”的真正内涵,建立健全校、院两级管理的管理体制和财务体系,真正落实院权力(自主理财,自主用人,自主配置院内财力资源)配置,实现体制创新。一、学院制管理模式的内涵学院是按照学科群落加以组合的一级行政组织[3]。我国当前大多高校中的学院形成与设置,主要有两种途径:一是由系直接升格为学院,二是由相近的学科、专业的系所组合而成的学院。尽管学院制是大学内部管理所采用的一种组织结构及其适用的机制,但设立了学院不等于实行了学院制。学院制的构建必须具备以下三个条件:学院是大学内部的一个实体性机构,主要是以学科群建设为基础或依托学科而建立;学院的专职人员以及可支配资源,都是学校管理工作的实施主体,是学院与学校的办学理念和定位、学校传统和特色有机结合;学院是相对独立的办学实体,客观上要求学校赋予学院更多权限,能够更多更直接地面向市场、面向社会,而不仅仅作为大学中的“生产”或“执行”的基层组织。学院制管理模式的基本思想就是学校权力下放,管理重心下移,管理幅度减少,实行校、院分级管理,统一学院管理的责、权、利,使之成为拥有适当权力,责任清晰的办学实体,并作为学校的经济核算单元。二、学院制下校院两级财务管理模式的设计学院制下的高等学校成为一个类似“联邦制式”的管理结构,学校司职“决策中心”的角色,学院成为“管理中心”,系(所)起到“质量中心”的作用[4]。学校必须舍弃在计划经济时期甚至在现今某些高校里仍然实行的在财务上进行“一级核算,二级管理”的做法,更新理财观念,重新下放教学科研的管理权、人事权和财务权给学院,使之成为高校中独立核算的模拟法人。学院兼有经费使用单位和相对独立核算实体的“两重身份”,在遵守国家财经法律、财务制度,以及学校各项财务规章前提下,有权根据学院发展的需要,对学校划拨的各项经费和创收留成收入,自主使用和核算,实现学校财务管理重心的下移。对于学院制管理模式下的校院两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