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域经济一体化下电子治理与京津冀制造业的协同发展

作者:刘邦凡;李玲 刊名:环渤海经济瞭望 上传者:赵晓斌

【摘要】作为一种全新的政府理念和服务方式,电子治理已经对政府的一系列管理产生了重要影响,并正在进一步地改变着政府的服务方式、管理模式和组织结构,使政府不再是单纯的施政者和唯一的行为主体。在对健全政府管理体制、切实提高政府管理效能的同时,电子治理也为市场主体的技术创新、制度创新和观念创新提供了生存和发展的驱动力。本文从京津冀三地区“行政区经济”现象出发,指出了以电子治理为模型和范式规范、调控经济一体化,并以电子治理的经济视角分析了制造业管理变革的迫切性,并对三地区制造业市场环境、工业化发展和经济安全的改变和影响作了深入分析,建立了新型的制造业虚拟组织的区域协调机制。

全文阅读

一、普遍的“行政区经济”现象及表现随着入世的进程,我国日益融入经济全球化的浪潮之中。在我国经济开放程度最高的地区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出现了由资本推动的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趋势。然而,京津冀的区域一体化并未得到重视。因行政区划分割而形成的行政壁垒对区域经济形成了一种刚性约束,产生了一种与区域经济一体化相悖的“行政区经济”现象。事实上一体化的进程还远远落后于现实的经济发展水平,而且这种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努力总是绕不开传统行政区划这个障碍。这种“行政区经济”现象典型表现为:1.地方政府企业化。地方政府与企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忽视了对经济社会的全面管理,以纠正市场失灵、建立高效竞争秩序,给经济发展创造良好条件的重要职责。2.企业竞争寻租化。政府与企业形成了利益共同体,企业依靠地方政府赋予的特权在市场上攫取依靠正当竞争不可能获得的超额利润,政府通过授予企业特权实现地方财政收入的最大化。3.要素市场分割化。为了发展本地区的经济,地方政府常常分割要素市场,实行地方保护主义政策,使区域性的有序竞争的统一市场不能形成。4.地区产业结构趋同化。地方政府盲目受经济利益驱动,忽视对当地优势的比较分析,竞相发展价高利大的产业,造成重复建设与地方产业趋同,这是政府公权力调控和约束机制乏力导致的结果。5.资源配置等级化。由于市场尚未发育成熟,政府仍在资源配置中起重要作用,一个地区在我国现有行政序列中的等级,决定了其获得资源份额的多少。“行政区经济”是我国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过程中出现的,具有一定的必然性。但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初步建立,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已经确立,全方位、宽领域、多层次的对外开放格局基本形成”,特别是经济全球化带来的区域与区域之间的竞争,一个行政区的竞争力越来越取决于所在区域经济一体化形成的竞争力,行政区经济逐渐暴露出致命的缺陷,即行政区划成为了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障碍。政治与经济上的重要性并不是一体化的充分条件,仅仅意味着对一体化的日程提出了迫切的要求。但是,单靠行政区划的调整解决行政区划与区域经济一体化的矛盾,只能陷入行政区划调整新的区域经济一体化与行政区划的冲突行政区划再调整的恶性循环。要真正解决这一冲突,必须适应我国市场化改革不断深入的进程,以电子治理为模型和范式规范、调控经济一体化,利用信息和通信技术实现政府与企业之间的互动。提出电子治理与企业协同发展理念,正是希望为解决这一问题寻找一个新思路。二、电子治理的经济特征电子治理作为信息经济的主力军,无疑是在一定层面上成为当今时代经济发展的基础,并最终对经济的发展产生不可磨灭的影响。(一)电子治理是复合型经济在当今信息社会,以网络为媒介,各种产业之间进行着交流技术,进而产生新技术与新产品,而且在生产与销售上也出现了产业联盟的现象。最直接的趋势是兼业化和融业化,各个公司和企业进行着跨产业的经营,并且范围也在不断扩大。仅从制造业涉及的各个价值链环节(包括产品开发、生产及营销过程)来看,出现这种动向的原因在于多元化经营的“范围经济性”。而从网络技术上讲,则在于网络经济的“复合效应”或“联结经济性”。在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日本采取建立“政、官、财”的复合经济体制、产业结构高级化、优先发展机械制造业、促进本国技术更新、实行贸易自由与保护民族幼稚产业等产业政策,使日本经济保持了较高的增长率。这些政策对我国当前经济发展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我们应结合实际,构建有中国特色的复合式产业结构,大力发展制造业,发展规模经济。(二)电子治理是虚拟型经济经济活动的数字化和网络化,使得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