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分工演进、社会资本的产业集群形成与发展机理分析

作者:何雄浪;李国平 刊名:科技管理研究 上传者:刘振勇

【摘要】运用新兴古典经济与网络社会资本理论,考察了劳动分工、制度供给、交易费用与市场范围的内生互动关系。进而,利用杨小凯的基于专业化经济的劳动分工模型对产业集群的形成机制进行了具体分析,指出产业集群发展的关键在于促进分工深化,提高交易效率。

全文阅读

1问题的提出跟国外比较起来,我国产业集群的研究起步较晚,描述分析方法较多,模型化、定量化分析方法较少,特别是运用超边际分析方法研究产业集群,在我国理论界目前基本上还是一片空白。本文将从分工理论出发,结合杨小凯的超边际分析法,构造一个基于专业化经济的劳动分工产业集群演进模型,并对模型有关参数进行比较分析,期望得到一个较有说服力的产业集群形成与发展机制理论,以便为各地在培养产业集群的实践活动中提供一些理论依据与政策含义。2理论基础21分工理论与产业集群分析对于以斯密为代表的古典经济学家而言,分工在经济中的作用与价格机制的作用是同等要重要的。斯密认为,分工是提高劳动力,获得报酬递增机制的重要途径,分工有利于促进社会普遍富裕,分工起源于互通有无的倾向,从而进一步的分工受到市场范围的限制[1](425-430)。总之,分工既是经济增长的原因,又是经济增长的结果,这个累积因果过程所体现出来的就是报酬递增机制。斯密虽然洞见了劳动分工对经济增长的作用,但却未能看到分工与市场之间的相互作用。1890年的马歇尔《经济学原理》的出版,标志着新古典经济学的形成。马歇尔对分工的发展极富洞见,将分工的网络描述成了经济组织,但他不能将其组织在一个数学框架下。并且,这一分析框架的致命弱点在于均衡和帕累托最优资源分配总是同外生给定的生产可能性边界(PPF)联系在一起。它不能回答这样的问题:为什么总合生产力在生产函数技术参数不变和既定的资源禀赋格局下能够通过分工水平的提高而提高;“看不见”的手又是如何协调分工从而促进经济发展的。虽然马歇尔也意识到了这一问题,他试图在其框架中通过外部经济这个概念将报酬递增纳入到其新古典经济学内部相互衔接的体系中去,但是这种矛盾仍未得到解决[2]。阿林杨格(1928)重新阐述了斯密关于劳动分工与市场规模的思想,他第一次论证了市场规模(范围)与迂回生产、产业间分工相互作用、自我演进的机制,从而第一次超越了斯密关于分工受市场范围限制的思想。杨格关于“内涵的市场规模”的累积扩大的论述真正使劳动分工“动态化”了[3]。杨格关于劳动分工水平自我演进的思想被称为“杨格定理”,但这一定理杨格本人却没有给出有力的理论证明。新兴古典经济学的集大成者杨小凯(1997)认为,劳动分工是一个自发演进的过程,交易效率是交易规模的增函数。如果交易效率有一点提高,均衡分工水平(贸易依存度)会上升,反过来会扩大交易规模,因而提高交易效率,再一步提高了均衡分工水平[4](13)。面对个人利用专业化效益和因多样化消费偏好而增加交易费用的两难冲突,杨小凯认为当分工的边际效益等于边际交易费用时,分工水平达到最优。由于在新兴古典经济学框架中,每个决策者既是消费者又是生产者,每个人的需求由其供给决定,分工中专业化生产者对其产品价格的操纵能力相互抵消,因而使其竞争的市场可以充分利用组织结构方面的能力。从而,在基于专业化经济的劳动分工模型中,报酬递增机制与竞争的市场具有相容性,存在着竞争均衡和帕累托最优的一致性,每个角点均衡意味着局部的帕累托最优,全部均衡是众多角点均衡中效用最大的那个角点均衡。因此,市场经济中的自由价格制度不但起着传递信息和扼制损人利已的恶性作用,实现社会经济资源在既定生产技术条件下的有效配置,而且起着诱导人们试验各种可能的经济组织结构,以发现最有效率的分工结构的作用[4](14)。杨小凯等学者以专业化分工为基础的关于报酬递增机制导致产业空间扩大的论述,是自马歇尔以后把空间因素纳入经济学理论框架的一次重大尝试。他们将分工、交易费用、交易效率的概念和一般均衡的分析工具,以及制度分析引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