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政治文明观的理论价值

作者:刘小敏 刊名:探求 上传者:孟宪功

【摘要】江泽民的政治文明观是社会主义政治文明观,它具有四个方面的理论价值:一是对社会主义政治学的新发展;二是中国政治理论发展的新阶段;三是人类社会走向文明的新境界;四是“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理论支柱。

全文阅读

江泽民对政治文明的直接论述主要有四次。2001年1月在全国宣传部长会议上,江泽民第一次提出了“政治文明”的概念;[1]2002年5月在中共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进修班毕业典礼上,江泽民同志第一次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重要目标;”[2]2002年7月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察时,江泽民第一次将“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相提并论;[3]2002年11月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中,江泽民第一次将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列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重要目标。[”4]江泽民政治文明观的理论价值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一、对社会主义政治学的新发展1848年《共产党宣言》的发表,标志着社会主义政治学的诞生。早在社会主义政治学诞生之前的形成阶段,“政治文明”便被纳入了社会主义政治学的理论视野。1844年11月在《关于现代国家的著作的计划草稿》中,马克思就直接而明确地提出了“政治文明”的概念,[5]只是他没有来得及完成关于现代国家的著作这一政治文明方面的专著。在马克思之后,恩格斯、列宁等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论述过文明观但都没有明确提出过“政治文明”的概念。显然,江泽民在党的重要文献中首次提出“政治文明”的概念,确实继承了马克思主义的政治文明观;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重要目标”、“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重要目标,”确实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政治文明观。社会主义政治学是研究以建立和巩固社会主义国家政权为中心的各种政治现象和政治规律的科学。但长期以来,我们对“什么叫政治”一度缺乏符合客观实际的科学认识。社会主义国家建立以后自行编撰的多数政治学教科书长期对马克思主义政治观存在教条式、片面化理解,认为阶级性是政治最基本的属性。政治学是推动现实政治发展的科学。在取得社会主义国家政权之前,为了建立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社会主义政治学的研究重心应该是政治革命、政治斗争以及政治的最高形式战争;在取得社会主义国家政权之后,为了巩固壮大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社会主义政治学的研究重心应该是政治改革、政治建设以及政治运作的最佳范式政治文明。从这个角度来看,江泽民在党的重要文献中首次提出“政治文明”的概念,毫无疑问是对保守僵化、不合时宜的传统的政治理念的超越。二、中国政治理论发展的新阶段从古代到近代,中国的政治学说十分丰富。《尚书毕命》中,便有“道洽政治、泽润生民”一说。我国古代影响最大的思想家孔子所作的《论语,》是我国第一部最有价值的政治著作。孟子提出的“诸候之宝三,土地人民政事[”6]的见解,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早的“国家三要素说”。近代史上洪秀全、梁启超、孙中山等人向西方寻找真理的政治主张,在当时均具有历史进步意义。中国历史上这些影响深远的政治学说以及其中的政治理念,不少属于人类社会共有的政治文明成果,提出“政治文明”的概念,无疑表明要对其中的政治文明成果予以继承。但是,中国古代近代的政治理念中,也有不少糟粕。例如,尽管中国古代近代不缺少政治思想家,但中国古代近代不少统治者都不愿大力支持这些思想家把政治真正作为一门科学来研究,从古代孔子一生颠沛流离到近代“戊戌六君子”被害,都是明证。某些传统政治理念,本质是把政治作为神秘的弄权术、牧民术乃至愚民术,并没有政治文明的意识。提出“政治文明”的概念,无疑是对这些错误的政治理念的彻底摒弃。在当代中国,毛泽东思想也好,邓小平理论也好,在政治问题和文明问题上,都有自己独到的贡献。例如,毛泽东曾强调政治工作是一切经济工作的生命线,曾把中国社会几千年的历史称作“文明史,”多次把中国称为“文明古国;”邓小平1979年就提出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