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探绿色GDP核算方法及实证分析——以山西省大同市为例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1.61MB 文档分类:经济 上传者:李娇

文档信息

【作者】 王丽霞  任志远 

【关键词】绿色GDP 资源账户 环境账户 可持续发展 

【出版日期】2005-03-30

【摘要】传统GDP未将资源、环境要素纳入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不能准确地表现经济发展与资源、环境之间的相互关系。因此用传统GDP衡量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程度,存在明显不足。绿色GDP是指国家或地区在扣除自然资源及环境污染损耗后新创造的真实国民财富的总量,它能较准确地反映一个国家或地区国民收入水平的状况。文章依据狭义绿色GDP涵义,以山西省大同市为例,结合当地生态资源环境现状,构建资源环境账户虚数指标体系,探讨了绿色GDP的核算方法,并估算了该市2002年的绿色GDP。结果表明:2002年大同市的自然资源损耗为63.86亿元,占GDP的29.29%;环境污染损耗22.18亿元,占GDP的10.18%;绿色GDP为131.33亿元,仅占当年GDP的60.24%,说明该地区经济发展中资源与环境问题十分突出,亟待解决。建议科学、适度、合理地开发利用各类资源,树立市场经济的资源价值观;严格控制污染物排放,加强环境保护治理。

【刊名】地理科学进展

全文阅读

1绿色GDP研究背景及内涵国内生产总值(GDP)是政府对国家经济运行实施宏观计量与诊断的一项重要指标,也是衡量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程度的统一标准。然而,传统GDP只反映了经济产出或经济总收入情况,对人类生产活动中所耗减的自然资源及造成的环境污染,未以现实成本或自然财富折旧的形式计入现行的国民经济账户中。这样,既没有反映自然资源对经济发展的贡献,也没有反映人类经济活动造成的自然资源及环境污染损耗,不能准确地表现经济发展与资源、环境之间的相互关系。因此,使用传统GDP来表达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具有明显不足。特别20世纪60年代以来,全球共同面临着资源短缺、生态环境恶化的不安全现状,资源、环境、经济之间的协调发展被提到议事日程上。为此,国内外学者尝试将资源、环境要素纳入国民经济核算体系[1 ̄5],从传统意义上的GDP中扣除不属于真正财富积累的虚假部分,从而构建真实、可行、科学的指标,即绿色GDP。1993年,联合国统计处发布了修订后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提出了环境经济综合核算(SEEA)的基本框架,绿色GDP成为新框架中的核心指标[6]。广义的理解绿色GDP=(传统GDP)-(自然账户虚数)-(人文账户虚数)[7]。其中自然账户虚数包括环境污染造成的环境质量下降;自然资源的退化与配比的不均衡;长期生态质量退化所造成的损失;自然灾害所引起的经济损失;资源稀缺性引发的成本;物质和能量的不合理利用所导致的损失等。人文账户的虚数包括由于疾病和公共卫生条件所导致的支出;由于失业所造成的损失;由于犯罪所造成的损失;由于教育水平低下和文盲状况导致的损失;由于人口数量失控所导致的损失;由于管理不善(包括决策失误)所造成的损失。狭义的理解指扣除自然资产(包括资源环境)损失之后新创造的真实国民财富的总量。即绿色GDP=(传统GDP)-(自然资源耗减价值)-(环境污染所造成的损失)[8]。绿色GDP可以理解为“真实GDP”,不但反映了经济增长的数量,更反映了质量,是落实可持续发展观的必然选择。2研究区概况及虚数指标体系本文选择山西省大同市为研究区域,其位于黄土高原东缘,毛乌素沙漠东部,永定河上游,是屏障京津风沙的前哨,具有重要的生态地理意义。更为关键的是大同市是我国最重要的煤炭城市和老工业基地之一,作为资源型城市,大同市的环境污染属于结构型污染,以煤炭采掘和依托煤炭的高耗能为主的产业结构,导致区域环境污染十分严重。由于煤炭资源的高强度开采,地下水系遭到严重破坏,导致水资源短缺,水质恶化;同时煤炭运输扬尘、煤堆自燃以及燃煤锅炉烟尘造成的大气污染也十分严重。因此,核算该地区的绿色GDP对于科学衡量其真实发展和进步水平以及从政策导向上制定区域可持续发展计划都具有重要意义。本项研究选用狭义绿色GDP概念。依据绿色GDP账户虚数内涵,并结合大同市生态环境特点,文章采用特尔菲法[9]选取了资源和环境账户的典型重要因子,在此基础上构建大同市绿色GDP虚数指标体系(图1)。3资源及环境账户虚数指标值计算3.1资源账户虚数指标值计算对于煤炭资源及水资源耗减引发的服务价值折损费采用市场估值法[10]。由于部分生态资源的服务价值已进入了市场,对市场的价格进行调查和估算,从而得出因资源退化或稀缺引发的经济损失额。其中煤炭资源的计算公式为V=q×(p-Cv)×(△Q)-C。式中V代表生态环境价值;q为产量Q的每一单位,通常取值为1;p为产品的价格;Cv为单位产品的可变成本;△Q图1山西省大同市绿色GDP虚数指标体系Fig.1Green GDP im aginary num berindexsystem ofDatong city in Shanxiprovince为产量的增加量;C是成本。水资源消耗包括用水量及耗水量两项内容,并且耗水量占用水量的比重相对稳定。由于在计算国内生产总值(增加值)时已将用水量的费用作为中间消耗值扣除掉了,建议考虑将耗水量的费用从增加值中剥离出来。计算公式为V=Qc/Qu×Pu。式中V代表水资源损耗价值,Qc为耗水量,Qu为用水量,Pu为用水的收费额。耕地资源耗减考虑了耕地本身的价值及耕地生态环境降级损失。其中耕地本身的价值用农作物减产损失费来衡量。计算公式为V1=(M-M1)×(A-C)×S1。式中V1代表耕地价值;M为每公顷未受侵蚀土地的农作物年平均产量;M1为每公顷受侵蚀土地的农作物年平均产量;A为该地区每100kg农作物的价格;C为每100kg农作物的成本费;S1为耕地损失量。耕地生态经济估价采用恢复费用法计算[11]。由于耕地退化直接导致土地沙化、水土流失,损失了土壤中的养分。为恢复流失掉的土壤养分,可以通过施用化肥进行补偿,即用购买氮、磷、钾肥料的价格来体现耕地的生态价值。耕地本身价值与生态价值之和即为耕地资源的损耗(表1)。表12002年大同市耕地资源损失经济价值Tab.1econom icalvalue ofthe cultivating field loss ofD atong city in20023.2环境账户虚数指标值计算环境污染引起的损失可分为生产损失、固定资产损失、人体健康损失和环境质量损失四个方面[12]。这些损失的货币化价值即为环境污染的损害费用。由于文章只考虑狭义绿色GDP,因此将生产损失和固定资产损失作为核算对象。环境污染损失是个流量指标,因而它具有累积效应。核算环境污染损失价值的时间长度,应当与GDP核算的时间长度相一致,因此文章采用一个报告年度的环境污染所带来的经济损失评价环境污染账户的虚数,而不是累积价值。评价方法为分解法[13],即在估算之前,首先识别受到环境污染危害的产业部门有哪些,明确其产品的产量、质量、成本是否都受到了影响。文章对农业生产损失和工业生产损失进行核算。农业生产损失的价值是用农业产品的减产量与该产品的市场价格之积来量度的[14]。计算公式为A=ni=1移Li×Pi式中A代表环境污染引起的农业生产损失;Li为某种农产品i因环境污染而导致的减产量;Pi为农产品i的市场价格;n为受环境污染危害的农产品种类数。工业生产损失的价值包括工业产品产量降低及工业成本升高所造成的损失费用,分别用市场估值法和恢复费用法来核算[15]。计算公式为I=mj=1移Lj×Pj+mj=1移△Cj式中I代表环境污染引起的工业生产损失;Lj为某种工业品j因环境污染而发生的减产量;Pj为该工业品j的市场价格;m为受环境污染影响的工业品种类数;△Cj为生产工业品j所增加的成本。笔者建议在数据资料较完备的情况下,还可考虑建设防止污染设施的机会成本[16],即选择将资金投入防止污染设施的建设,而放弃投入其他行业所损失的利益,可用投入防止污染设施建设的费用,乘以改投其他行业每年带来的资本报酬率来计算。文章并未将其列入核算内容。自然灾害损失表现为农田、道路等基础设施的破坏以及人员伤亡。笔者认为修复基础设施和救助伤亡人员的费用不仅包括政府抚恤救济的金额,同时还应包括建设防灾工程的项目经费,即用修建各类防灾工程(也称影子工程)[17]的费用来衡量自然灾害的隐性损失。计算公式为V=G(X1,X2,...,Xi...,Xn)。式中V代表自然灾害隐性的经济损失,G为替代工程的价值,Xi为替代工程中项目的建设费用,也可表述为V=G=ni=1移Xi文章结合大同市的自然地理状况,主要考虑了提高建筑物抗震强度,以防止因开采煤矿所引发的地面沉降和地裂缝等一系列环境地质灾害的费用;修建水利工程以防御洪涝灾害的费用;建设防护林、绿化恢复地表植被以治理水土流失,减小风沙及旱灾发生率和发生强度的费用。4绿色GDP统计值及分析此项研究数据主要来源于各环境资源主管部门的业务核算汇总资料,同时辅以必要的专项调查。经统计山西省大同市2002年的GDP为218亿元。综合运用市场估值法、恢复费用法、源头法、机会成本法及人力资本法等,计算出当年自然资源损耗为63.86亿元,占GDP的29.29%,其中煤炭资源损耗56.11亿元,土地资源损耗5.37亿元,水资源损耗2.38亿元;环境污染损耗22.18亿元,占GDP的10.18%,其中大气污染损耗8.59亿元,水污染损耗3.92亿元,工业固体废弃物损耗9.67亿元。总的损耗为86.67亿元,占GDP的39.76%。因此,大同市的绿色GDP为131.33亿元,占当年GDP的60.24%(表2)。表2山西省大同市资源环境账户汇总Tab.2resource and environm entaccountaggregation ofD atong city in Shanxiprovince分析统计数据:山西省大同市资源代价沉重,其中煤炭资源损耗费用占传统GDP的比例最大。依托煤炭的高耗能为主的产业结构势必导致区域大气污染、水体污染、固体废物污染更加严重。因此,由环境污染带来的损耗费用占GDP的百分比也相当高。同时,耕地资源退化造成土壤肥力下降,自然灾害频发,生态失衡,由此带来的经济损失占总GDP的百分比也比较高,为2.46%(图版Ⅱ,图2)。世界银行曾测算过1993年中国绿色GDP为31270亿元,约为同期GDP的88.4%[18],比较而言,大同市2002年的绿色GDP仅占当年GDP的60.24%,说明该地区经济发展中资源与环境问题十分突出,亟待解决。5发展建议绿色GDP在考察区域自然资源及环境污染损耗的基础上,将自然财富折旧计入现行国民经济账户中,较为真实准确地反映了区域经济发展状况。但针对资源、环境账户体系的构建及指标值的确定仍有待完善。主要体现为:如何在颇具波动性的市场价格中选择逼真值,正确评估自然资源价值;如何运用机会成本法,定量分析环境污染损耗;如何利用影子工程法,结合区域差异,考虑工程项目的完备度。真实量度某区域的绿色GDP,目的旨在对区域经济发展提出可行性建议。针对本项研究中,山西省大同市绿色GDP统计值表征的区域资源环境问题现状,提出相应发展对策。①搞好煤炭综合利用,加强矿区资源整合。利用生态工程的原理,科学规划和组织不同生产部门交叉利用再生资源和能源。通过资源的综合利用以及短缺资源的替代,降低整个工业活动对人类和环境的风险。②科学、适度、合理地开发利用耕地资源,对不同自然类型区的水土流失特点提出针对性防治措施。黄土丘陵沟壑区以小流域为单元,坡修梯田沟筑坝;黄土丘陵风沙区种植防风固沙林;黄土丘陵阶地区建设高标准基本农田。同时,应加大执法力度,严格禁止滥垦、滥用耕地,有效保障耕地资源安全。③全面、有计划地调整地下水开采,逐步扭转地下水长期超采的局面,并采取适当的措施利用汛期雨水定点补充地下水,建立地表水、地下水并存、并重的供水水源结构。④对重点污染企业,各级政府和环保部门应严格控制污染排放量,限其达到排放标准。同时,采用先进工艺、技术、设备,推进“三废”处理的产业化,减缓污染程度。⑤坚持转换思想观念,改变单纯追求产量优势,而过渡消耗资源、污染环境的粗放型经济增长模式。增加向节能和降低资源消耗的技术开发投入,尽快建立起适应市场经济的资源价值观。初探绿色GDP核算方法及实证分析——以山西省大同市为例@王丽霞$陕西师范大学旅游与环境学院!西安710062 @任志远$陕西师范大学旅游与环境学院!西安710062绿色GDP;;资源账户;;环境账户;;可持续发展传统GDP未将资源、环境要素纳入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不能准确地表现经济发展与资源、环境之间的相互关系。因此用传统GDP衡量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程度,存在明显不足。绿色GDP是指国家或地区在扣除自然资源及环境污染损耗后新创造的真实国民财富的总量,它能较准确地反映一个国家或地区国民收入水平的状况。文章依据狭义绿色GDP涵义,以山西省大同市为例,结合当地生态资源环境现状,构建资源环境账户虚数指标体系,探讨了绿色GDP的核算方法,并估算了该市2002年的绿色GDP。结果表明:2002年大同市的自然资源损耗为63.86亿元,占GDP的29.29%;环境污染损耗22.18亿元,占GDP的10.18%;绿色GDP为131.33亿元,仅占当年GDP的60.

1 2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