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晏子春秋》看晏婴进谏的艺术技巧

作者:邵先锋 刊名:泰安师专学报 上传者:朱红卫

【摘要】晏婴作为先秦时代的著名贤相之一 ,协助齐国君主治政长达 5 0余年。晏婴在位始终敢为国为民直谏君主的过失 ,除有其思想与理论基础外 ,关键还在于其具有高超的进谏艺术技巧。本文以《晏子春秋》为据 ,就晏婴进谏的艺术技巧进行了初步探析

全文阅读

晏婴,先秦时代的著名贤相之一,齐国知名的政治家、思想家,一生事齐灵公、齐庄公、相齐景公三代齐国君主长达50多年。《晏子春秋》作为记载晏婴思想与言行的古代典籍,计8篇215章,其中就有212章涉及晏婴的谏辩,而谏君的章节几近一半,这在留存于世的古代典籍中是独一无二的。晏婴佐政,爱国为民,敢言直谏,不仅得到民心拥护,也深得君主的信任与爱戴。从《晏子春秋》中,我们不难看出晏婴爱国为民敢言直谏是有其思想与理论基础的。晏婴君不等于社稷的忠国不忠君的爱国主义思想,使其在行动上始终坚持为臣就要做社稷之臣,而不应为君主之臣;忠,就要忠于社稷,而不是忠于君主。因此,晏婴为社稷为民敢于谏君之过失。晏婴作为三代齐臣,善借先人经验以治政,在相齐时极力想营造一种君臣协调、关系和谐的政治局面,倡导“君所谓可,而有否焉,臣献其否,以成其可;君所谓否,而有可焉,臣献其可,以去其否“(卷七五),即国君认为可以,可是其中有不可以的,臣子可指出纠正那不可以的,使可以的更加完备;国君认为不行,若其中有行的,臣子可指出那行的部分,并去掉那不行的部分。这不仅是晏婴追求的政治理想,君臣相处的原则,也是晏婴佐政时尽忠谏君的理论基础。从《晏子春秋》中,我们还可以看出晏婴谏君与诘辨在当时是比较出名的。晏婴出使吴国时,吴王就对其臣说:“吾闻晏婴,盖北方辨于辞,习于礼者也”(卷六八)。楚王也曾对其侍臣说:“晏婴,齐之习辞者也”(卷六十)。先秦时代是我国由奴隶制向封建社会过渡的时期,君主握有一意孤行的决定权,而臣只处于进言、服从地位,无否决权,如果进言不合君主心意,触怒君主,轻则被谪贬,重则遭杀戮。晏婴处在这样一个时代,却敢言直谏,并与齐景公保持着和谐的君臣关系,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从《晏子春秋》看,晏婴谏君与诘辨的方式,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时间、地点、事件和当事人的不同而采取不同的方式,体现出高超的艺术技巧。晏婴的谏辨既表现出对君主的虔诚恭敬,又据理直谏;既观点鲜明,又委婉规劝;既以情感动,又讥笑讽刺;既具有情感色彩,又充满启发性。因此,笔者试以《晏子春秋》为据,就晏婴所采用的几种主要的具有艺术技巧的谏辨方式探析如下,以就正于方家。一、开门见山开门见山就劝谏而言,可谓直谏。即直言不讳,不拐弯抹角,直接说出问题的要害。直谏的价值、功用即为其是真言、实言、诚言。尽管其锋芒毕露,常置对方于尴尬之地,但却是衡量人是否忠良的标志之一。开门见山是晏婴常用的谏君方式。如《晏子春秋》载,齐景公想学古代圣王,受诸侯拥戴,他认为只要穿上古代圣王的服饰,居住古代圣王的房屋,就是效法古代圣王了。然而,这种只重形式不重实质的模仿与效古方式是极为可笑的。对此,晏婴直谏道:“衣服之侈,过足以敬,宫室之美,过避润湿,用力甚多,用财甚费,与民为仇。今君欲法圣王之服室,不法其节俭。法其节俭也,则虽未成治,庶其有益也。今君穷台榭之高,极池之深而不止,务于刻镂之巧,文章之观而不厌,则亦与民而仇矣。若臣之虑,恐国之危,而公不平也”(卷二十四)。又如《晏子春秋》还记载,齐景公想“彰先君之功烈,而继管子之业”时,晏婴根据齐景公的现实表现与做法,直谏道:“今君疏远贤人,而任谗谀;使民若不胜,藉敛若不得;厚取于民,而薄其施,多求于诸侯,而轻其礼;府藏朽蠹,而礼悖于诸侯,菽粟藏深,而怨积于百姓;君臣交恶,而政刑无常。臣恐国之危失,而公不得享也。又恶能彰先君之功烈,而继管子之业乎?”(卷三七)二、指桑骂槐这是晏婴比较喜欢采用的方式之一。这种方式的价值就在于其间接的批评,巧妙地避开了公开的冲突,可使批评人的人可进可退。如《晏子春秋》载,齐景公爱好古怪,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