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蝎母女连害四条人命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176.00KB 文档分类:政治、法律 上传者:谭立璘

相关文档

批量下载下列文档

文档信息

【作者】 任海涛  李志广 

【出版日期】2001-04-10

【刊名】中国保安

全文阅读

为骗钱财,河南省汤阴县一对母女竟定下毒计:让女儿找对象结婚,待彩礼到手后,“新娘子”就下毒将新郎毒死,然后再另嫁他人。两年间—— 新郎官新房里中毒下毒者竟然是新娘   2001年 1月 21日,河南省汤阴县城关镇李孔村黄学华家洋溢着喜悦, 3天前,黄学华 26岁的儿子黄志强迎娶了新娘李慧杰。几天来,全家人沉浸在喜庆之中。然而,这天晚上 10时许,黄家出事了 !   黄志强的父母听到儿媳李慧杰的叫喊,慌慌张张来到儿子的新房,发现刚刚成亲几天的黄志强早已不省人事,口吐白沫,脸色发青,手脚不停地抽搐。黄家人顿时乱作一团,忙去请村医。当村医匆匆赶到出事现场时,一切都晚了,黄志强带着他对新婚的眷恋和对未来的憧憬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面对突如其来的横祸,新郎的父亲黄学华疑窦丛生:难道真如人们所说,李慧杰命中克夫,竟然又克死了她的第四位丈夫黄志强 ?   满腹疑问的老人虽然迷信“算命先生”此前的说辞,但最终还是拿起了话筒,拨通了“ 110”报警电话。   接到报案,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王建国和副大队长李宗山等侦查人员匆忙赶往黄学华家。   强压着丧子的悲伤,黄学华向公安人员诉说了儿子婚娶的经过:黄志强 2000年 4月经人介绍,与汤阴县瓦岗乡瓦岗村 24岁的李慧杰相识并订了亲。最终,双方择定迎娶日为 2001年 1月 18日 (农历腊月廿四 )。结婚之前,黄家了解到,李慧杰曾有过三次婚史,而且丈夫都是在新婚三四天内便一命呜呼,于是,关于李慧杰“命硬克夫”的说法便不胫而走。为此,黄家专门请了算命先生求“破解”方法,自认为这一次黄志强和李慧杰一定是百年好合。   听了黄家人的叙说,结合村医的分析以及黄志强的死亡症状,王建国等侦查人员初步认为是中毒死亡,并当即对黄志强当晚的进食情况作了调查。据查,黄志强当晚曾到同学黄喜家相聚,因是新婚,伙伴们并未让他喝酒,他只是吃了碗面,而当时其他在场的人均未有中毒现象。而黄志强母亲反映的情况却引起了民警的重视:当晚黄志强从黄喜家回来后,黄志强的母亲曾告诫儿子不要再喝酒了,要多吃点东西。黄志强告诉父母,他未曾喝酒,只是回来后新娘子李慧杰给他冲了一碗麦片。   李慧杰有重大嫌疑 !王建国等侦查人员几乎同时做出判断,并迅速控制了李慧杰。   第二天一大早,王建国就将一份分析报告给了县公安局副局长宋建新。听了汇报,宋建新一面部署王建国迅速提审李慧杰,一面带领法医和技术人员赶往黄学华家。   在审讯室里,面对公安人员的讯问,李慧杰漏洞百出,对黄志强的死以及以往发生的事难以自圆其说。在民警出具了对黄志强呕吐物的初步检查结果以及从衣柜里李慧杰衣兜里搜出的小半瓶未用完的老鼠药后,李慧杰终于交代了她伙同其母田雪芹先后 4次骗婚谋财,毒杀 4任新郎官的经过。 为捞钱母女定毒计害人命狠如“白骨精”   李慧杰是河南省汤阴县瓦岗乡村人,生于 1977年。因家境贫寒,她 16岁没有上完初中就辍学在家,常常梦想有一天也能像城里那些有钱人一样,吃香喝辣。   1998年 5月,在郑州做三陪女的姑娘李某佩金戴银、打扮得花枝招展地回到了村里,李慧杰见了艳羡不已。李某趁机劝李慧杰和她一起到郑州做“三陪”。李慧杰心有所动,于是回家和母亲商量此事。   李慧杰的母亲名叫田雪芹,狡诈歹毒。她想:与其让女儿出去当“三陪”挣钱,倒不如找一个更稳妥的挣钱方法。她苦苦思索了几天,终于想出了办法:让女儿找对象结婚,收取男方的彩礼。可是一个姑娘只能嫁一个婆家,如何才能充分“开发”女儿这份“资源”,多收几家的彩礼呢 ?心狠手辣的田雪芹想出一个毒招:让女儿结婚后毒死新郎,然后再嫁,这样就能多收取彩礼。   田雪芹主意拿定后和女儿李慧杰商量此事,李慧杰一听觉得这是一个锦囊妙计,于是就言听计从,同意和母亲一起骗财害人。   1998年 6月,经人介绍,李慧杰认识了汤阴县瓦岗乡南里于村的 26岁的黄国富,双方订了亲,李慧杰向黄家索要了 1 1万元的彩礼。 1998年 12月 28日,黄国富和李慧杰举行了婚礼。   婚后第二天,依照当地习俗,一对新人要回女方家拜见女方的父母,俗称“回娘家”。田雪芹趁机将自己准备好的能使人昏睡的扑尔敏等药交给女儿,李慧杰又从村代销店掏 1 2元买了 6支气体老鼠药,随身带着。   12月 30日,即婚后第三天,李慧杰先将母亲配制的药让丈夫黄国富吃了,使其昏沉沉,光想睡觉。晚上 9时许,李慧杰给黄国富的茶杯中冲了一包豆奶粉,趁黄不备,迅速将气体老鼠药兑到里边,温柔地劝丈夫喝下。丈夫喝后,她到外边将茶杯冲洗干净,以免被别人发现。十多分钟后,躺在床上的黄国富口吐白沫,痛苦不堪地抽搐着,发出阵阵呻吟。李慧杰见状,知道毒性已经发作,就故作惊慌地跑到黄国富父母的房里,声称黄国富得急病了。黄国富的父母见状,慌慌张张去找村医。医生诊断后说是发烧引起了脑膜炎,叫往乡医院送。一家人迅速将昏迷不醒的黄国富送往乡医院,并让李慧杰在家中看门。晚 12时许,黄家人哭哭啼啼地将死去的黄国富抬回了家中。   李慧杰做贼心虚,胆战心惊地目睹一个健康活泼的生命转眼变成了一具僵尸,心中也曾很害怕。但善良的黄家人及村民们始终未对李慧杰产生怀疑,而是宽容地让她带着自己的东西回到了娘家。   1999年 5月,李慧杰经人介绍又和汤阴县伏道乡大性村的付国亮认识,她在收取了男方 7000元彩礼后,于 12月 19日和付结婚。婚后第二天晚上,李慧杰和付国亮到同村的媒人家谢媒人,在回家的路上,李慧杰将早已准备好的兑有老鼠药的“娃哈哈”,从兜里掏出来让付国亮喝下。付喝后说要到小卖部买盒烟,让李慧杰先回家。   李慧杰回到家中后对婆婆说:“国亮去买烟了,等会儿就回来。”然后她就躲进自己的房间,佯装休息。到了半夜,为了掩饰自己的罪恶,李慧杰又来到婆婆的房间,要婆婆和她一起出去找付国亮。婆婆以为儿子可能是到朋友家打牌了,于是就劝儿媳早点休息。   第二天早晨,村里早起的人发现,刚做了一天新郎官的付国亮满脸是血地趴在冰冷的雪地里,早已气绝身亡。事发后,有人主张去报案,但大家却误以为付国亮是醉酒后冻死在路旁了。   李慧杰又一次侥幸过关。   2000年 4月,李慧杰经人介绍,结识了安阳县宝莲寺镇崇召村的马新海。李慧杰母女又收取了马家 5800元彩礼。 7月 24日,李慧杰和马新海约好一起到镇政府办结婚证。中午两人回家的路上,李慧杰从衣兜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混有气体老鼠药的“娃哈哈”,故伎重演地让马新海喝下。李与马两人约好下午再去宝莲寺镇办事,然后分手各自回家。   下午 5时许,李慧杰给马新海的父亲打电话,询问马新海到哪儿去了。马新海的父亲说:“新海中午吃过饭去宝莲寺等你了。”李慧杰做贼心虚地说:“我不去了。”   晚上 7时许,马新海的家人打电话告诉李慧杰:马新海得了急性脑炎不治而亡。   听到这个消息,一直忐忑不安的李慧杰母女俩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2001年 1月 18日,李慧杰又和她的第四任丈夫——城关镇李孔村的黄志强结婚。婚后第四天,李慧杰再下毒手,将黄志强害死。和黄志强结婚前,李慧杰母女曾向黄家索要了 3000元彩礼。 悔恨泪难洗满手血作恶者自感罪孽重   目前,李慧杰和她的母亲田雪芹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李慧杰伙同其母接连害死 4条人命,可谓心如蛇蝎。 2001年 2月 7日,在汤阴县公安局看守所,笔者采访了李慧杰。   李慧杰说,毒杀第一个丈夫黄国富时,她心里曾害怕过,双手直打颤。看到黄国富在里间屋内翻滚、尖叫时的难受样,她也产生了怜悯心,想冲进去救他。她喊来黄国富的父母,让他们把黄国富送到医院抢救。当黄国富被送到医院后,一个人在家的她,感到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害怕。黄国富死后,她也曾经担心过事情会败露,但等了一段时间后,见并没有人怀疑她,事情竟这么顺利地过去了,她悬着的心就放下了,胆子也更大了。   李慧杰说,虽然在以后的三次下毒过程中,她不再担心事情会败露了,但每毒死一个人,她心里的罪恶感就加重一次。在毒第二个丈夫付国亮时,她一夜提心吊胆,第二天看到付国亮满脸是血,口吐白沫死在大街上的惨相时,她好害怕,以后好多日子一闲下来,仿佛就看到了付国亮的惨相。然而害怕过后,为了捞取更多的彩礼钱,她就什么也不顾地接连干下去。   李慧杰还说,在她嫁过的四个男人中,除第一任丈夫与她圆过房外,其他三位均未能来得及碰她的身子,便被她毒死了。四个男人中,最长的做了李慧杰近 4天的丈夫,短的仅做了一天法律意义上的丈夫 (第三个丈夫马新海在办理结婚证的当天即被毒死 )。李慧杰说,她对这四个男人从未动过真情,“嫁人”就是为了骗取钱财,毒死人同样是为了骗取更多的彩礼钱。   李慧杰还说,她也考虑过自己可能会处以极刑被枪毙,她如今想起自己要被枪毙时很害怕。   李慧杰最后哭着对笔者说:“我好后悔,我才 24岁,我不想死 !”她告诫后人们不要学她,不要害人…… 蛇蝎母女何以屡屡得逞 有关人士分析个中原因   李慧杰和她母亲的罪恶目的,为何能屡屡得逞 ?汤阴县公安局副局长宋建新、刑警大队队长王建国认为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犯罪嫌疑人利用群众的善良。综观前三起案件的发案过程,当新郎被害后,竟没有一家怀疑到新娘子是罪魁祸首。黄国富的家人竟认为黄国富的死因是新婚纵欲过度所致。而付国亮的家人则误认为付国亮是因醉酒街头而被冻死。   二是李慧杰和她的母亲作案手段狡猾。在毒杀李慧杰的第一位丈夫黄国富和最后一位丈夫黄志强时,做村医的母亲田雪芹曾先后两次给李慧杰提供了扑尔敏等容易使人发困的药物。   三是李慧杰和她的母亲对她们的每次婚姻骗局都进行了精心设计,以瞒天过海。李慧杰的每次婚姻,李慧杰和母亲都假装很庄重,给对方造成一种诚心诚意与其过日子的假象。   四是一些村民的迷信思想掩盖了李慧杰杀人真相。笔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李慧杰第一位丈夫黄国富被毒杀后,一些人迷信地认为李命硬克夫。因此,在李以后的几次改嫁中,其婆家人都找过算命先生算卦求“破法”。于是,每次命案发生后,迷信思想就蒙蔽了村民们的眼睛,而没有人怀疑是李慧杰下的毒。 蛇蝎母女连害四条人命@任海涛 @李志广

1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