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门呻吟强说愁—我观近年散文诗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10.00KB 文档分类:文学 上传者:刘锐

相关文档

批量下载下列文档

文档信息

【作者】 向亿平 

【关键词】散文诗 个人情感世界 女性化的风度 

【出版日期】2005-04-15

【摘要】当今的散文诗在发展过程中已经给自己筑起来一座闺阁秀楼,诗人在里面为赋新诗强说愁,使得当今散文诗缺乏一种沉雄博大的阳刚之气,小家碧玉似的无病呻吟使散文诗的发展举步唯艰。

【刊名】中国科技信息

全文阅读

散文诗,是介于散文与诗之间的一种文体。是诗的散文,散文中的诗,说到底,还是精短的、有着内部韵律的、文字精美的、哲思的文字。近年的散文诗收获还是可观的,这中间有一些老的面孔,但更多的是新人物,这些新人朝气蓬勃、奋勇前追,锐利的思想、坚实的内涵、新美的文字打乱了已往的散文诗界的格局,使散文诗的队伍阵脚纷乱,大有重新组合、重新列阵之势。这也使得人们对散文诗创作断途回首、刮目相看。但是只要对近年的散文诗稍作冷静的观照,我们就不难发现,当今的散文诗在发展过程中已经给自己筑起了一座闺阁秀楼,凝固而扁平模式的出现,使得散文诗在形成自己化石性特色的同时,使自己的形式成为了自己的牢狱。那么,本文的全部努力便是试图为此寻找一种合理的阐释。可以说,诗人对于心灵内宇宙的精神苦恋是当今散文诗羁绊个人情感氛围而无力走出的一个重要原因。许多收诗人对世界真实情境的透照是一种远距离的“牖中窥月”。诗人往往用凝固不变的或者变动极小的视角隔着窗户看世界,诗人看世界不是要表现自己与世界的一种实在的依存关系,相反,他们往往把自己与世界孤立起来,用自己内心的情感流变来取舍景物,这样,诗人展示的东西往往是自己虚妄情绪的辐射对象,诗里之景是浮现于诗人情感世界里的自选之景,而不再是朗朗烈日下,那些流汗的真实和流血的真实。沉醉在幻景中的主人公根本不愿置身于消长生息,有着无穷表现力的客观情境。诗里的景物成了诗人情绪的回音壁。洪放的《独旅》很明显走的就是这样一条路。青春的手拨起苍老的吉它,许许多多的墓碑,许许多多悲壮陨落的太阳,在每一个黄昏令我想起夕阳最后的拥抱……孤独的行程里,诗人总是想起许许多多追求失败,热盼成空的往事。“墓碑”和“陨落的太阳”便当然从诗人的视野了浮现出来,显然,它并不是诗人真实面对着的景物,只是在特定情绪里产生的虚幻的意象。对于个人情感世界的顽固不化的沉溺,导致了当今许多散文诗诗人超越或者说无视现实物像的真实,竭力要把他变为心灵情境了的物像,林立而乱的意象于是折断了诗人内心真情的流动,使感觉成为无数的碎片,甚至是重复的碎片。创造主体心灵深处的偏执,毫无疑问要剥蚀掉当今散文诗的千姿百态,有一个外国人说过,中国缺少男人,对于当今散文诗我们同样可以这样说,当今散文诗缺乏一种沉雄博?大的男人气,用席幕容的一句诗来描绘当今散文诗的风格非常生动,贴切:“那浔阳江头弹箜篌的女子就是今夜的我吗?还是说,我就是那个弹奏箜篌的女子,依然唱的还是千年前一个女子唱的歌,幽婉,无奈,纤柔浓缩成为当今散文诗的一种主要风度。当今散文诗的这种女性化,突出表现在语沉,他们常常把对生命的困惑释解在南国轻靡言的声音基调上,当今绝大多数散文诗作品的的小调中,李克燃在《生命》这首散文诗里用女声音基调呈现出“小桥流水”式的轻缓,细腻和性的声音唱着男性的困惑:“生命是一位流向远婉曲,着往往使作品难以摆脱如泣如诉的缠绵方的水,当你立足于命运的河岸,静悟生命的时情调,象梦贝的《太阳与我》:候,它已经从你面前寂然无声地流淌而过,抛下我知道,我不是太阳,无法为你的日子涂抹漉漉的微笑和轻柔的叹息……阳光,我是你窗前不安份的夜……在这里生命厚重的困惑仅仅变成了湿漉漉而象苏轼执铁板唱“大江东去“的铿锵之音的自嘲和轻柔的叹息。中国现代散文诗至今还在当今的散文诗中绝少听到。当然,一个需要英没有把“百万雄师过大江”那种恢宏,浩大场面雄的时代或许是一个悲剧的时代,但是在任何摄入镜头,过多的离情别绪,过多的低吟浅叹使时候,人类都不应该拒绝一种英雄主义的豪情,散文诗成了小家碧玉。它都不应该拒绝一种为时代呐喊的强悍生命之特别值得提出的是,近年散文诗诗人对于音,显然,当今散文诗温柔的行文基调无力表达心灵内宇宙的开拓,铸就了许多诗人的智性思这种需要,我们可以看到,还是有许多散文诗竭维能力,他们开始热衷于在语言运用上玩技巧,力想表现一种男性的阳刚之美,想表现一种生通感,移情,意动,词性变幻等手法成为诗人遣命的厚重感,结果挥洒而出的声音即或表现出词造句的主要途径。散文诗的意象美在这种变一种历史的深沉和生命力度,也是一种温情脉化横陈的语言里消亡殆尽,在语句修饰上的过脉的力度,也是一种能够浮起来的厚重,诗人没分雕琢,使近年的散文诗语言美丽得不真实,美有情绪,有,也是一种冷静。高方林的《我写长丽得矫揉造作,一个鲜明的事实,近年散文诗一城》在这方面就很典型。步一步走向骈丽化,贵族女人的脂粉气弥漫开“一种史书坚韧的装帖线,是一个秦始皇自来,散文诗慢慢地在失去本来面目。如果说语言私凝聚的碑志,是一束压弯的女人思恋的目光,表达与心里真实情境的显示本来就存在一层障是一匹青铜起伏马背的脊背。碍的话,那么,近年散文诗语言虚假的美丽就是我写长城,心激动成一面燃烧的马鬃……”对心里表达的一种抗拒。显然,长城在作品里重得太轻了,牵绵的行是不是散文诗的本身就注定了它只能龟缩文基调使长城小得只如“一匹中国青铜”文风上在深闺中无法走向一片广袤的原野,是不是散的清冷灼燃可见,诗人在这里所谓的激动最多文诗就注定了只能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童,也只能是一种表白式的激动,而整首诗却没有读过吴亿林的《致大兴安岭》我们就不应该这样丝毫燃烧。质问。“我的眼睛很饿。你被折叠入荧屏新闻时,也就是说,当今许多的散文诗诗人,他们需中国正用树枝打火——那支很老的树枝吗?火要表现的常常不是自己和时代沸腾昂扬的情绪箭呢,灭火灵呢,人工降雨呢……我的视线失血和生命力度,而是把他它们自己毫不相干的表颤栗,啊!火之却烈烈五千年,有战争之火炼丹现对象,表现它们只是出于对它们的倾慕,诗人之火燃栗之火文革之火……黄土地被烧成偌大丝毫不具备那种素质,他们缺乏苏轼那种“老夫一只又脆又裂的黑陶罐,纵火者总是坐在陶罐聊发少年狂……西北望,射天狼”的豪放旷达的最高处,啜吮烈火蒸馏出的圣水火之灾还未够男子汉铮铮气魄,在苏轼的诗里,男子汉希望建么!中国,中国,那些云呢雨呢,那些不发高烧功立业,希望不朽的雄心壮志和雄健铿锵的文的脑髓呢?……”风浑然一体相得益彰,高亢激奋的人的生命力醒者和忧患者冷峻的目光下,诗人激愤的在苏轼那里不再成为一种孤立的审美对象,它情绪与时代融合在一起,深刻的思想内涵和现不需要这种审视,他需要的是把自己消融在这实价值为人们提供了深沉广阔的审美视野。种高亢的生命力度之中,并使之成为自己的人这肯定是一个证明,证明散文诗完全可以格形象,而恰恰这种境界当今绝大多数散文诗挣脱僵死的模式,重新获得青春,证明散文诗完诗人无法达到。全可以由个人幽婉的抒情小调变成时代的青春“杨柳岸晓风残月”的行文风格,不容置疑歌喉。无论怎样,如何使散文诗啄破自己织就的地折射出近年散文诗诗人的一种惯性审美趣向,“茧”在探索中获得全新的生命力,如何使散文这使得“感时花渐泪”的内容很自然地占据了散诗在21世纪为自己奠定一个属于自己的时代,文诗这块并不开阔的土地,他们拾起一个被唐这是当今散文诗诗人必须要做出解答的一个命诗宋词写烂了的“愁”字作为诗眼,于是“剪不题,现实告诉他们,别无选择,他们的全部使命断,理还乱”的愁思竞成为当今散文诗剪不断的就是在散文诗的摸索前行中,把自己奉献出来一个特色。游子的乡愁,少男少女青春萌动羞涩作为祭品,为散文诗走出低谷而作一次飞蛾扑的愁,无缘无故丁香般美丽的愁,原本模式化的火的努力。散文诗,表现出来的愁绪却奇迹般的千姿百态。纯粹停留在感情上的愁思像感情丰富而脆弱的女人眼泪,太轻率太儿女情长,而面对生命归属的困惑无奈的愁思,诗人却表现出儿童的深闭门呻吟强说愁—我观近年散文诗@向亿平$湖南省吉首市民族职业技术学院!416000散文诗;;个人情感世界;;女性化的风度当今的散文诗在发展过程中已经给自己筑起来一座闺阁秀楼,诗人在里面为赋新诗强说愁,使得当今散文诗缺乏一种沉雄博大的阳刚之气,小家碧玉似的无病呻吟使散文诗的发展举步唯艰。

1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