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循证护理实践的再认识

作者:文进; 刊名:中国护理管理 上传者:姜琳琳

【摘要】循证医学在推动护理实践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然而,在正确认识和实施循证护理实践、恰当理解和运用证据等方面仍存在诸多误区.本文围绕循证护理实践的一些重要概念、基本理念和关键内容等,逐一加以说明,并提出循证思维对护理实践的影响,以期进一步推动循证医学在护理领域的应用.

全文阅读

2011年3月8日,国务院学位办颁布了新的学科目录设置,其中护理学从临床医学二级学科中分化出来,成为一级学科。这一契机为护理学科提供了更大的发展空间,但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如何更好地开展护理学科建设和护理实践,成为广大护理管理者和同行共同面对的时代使命。循证医学自20世纪90年代初正式提出以来,国内外在护理领域都得到广泛认同和推广。事实上,循证医学在推动护理实践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经过国内外诸多同行的研究、传播和交流,许多医疗机构对循证护理有了较好的认知并积极探索和开展了循证护理实践,对推动循证护理本土化和推动护理实践科学化发挥了巨大作用。然而,在正确认识和实施循证护理实践、恰当理解和运用证据等方面仍存在诸多误区。为澄清目前存在的各种误区,本文围绕循证护理实践的一些重要概念、基本理念和关键内容等,逐一加以说明,并提出循证思维对护理实践的影响。1正确理解循证实践1.1认识什么是好的决策与医疗相似,护理实践每天都面临各种决策,护理实践到底应该依据什么决策?实际工作中有依据培训、教科书、经验、常规、患者意愿等各种情形而决策的情况,这些决策可能有的利大于弊,有的利弊不清,还有的甚至弊大于利。我们需要回归到循证实践的本质,理解到底什么才是好的决策。要回答这个问题,让我们首先回顾一下20世纪40年代著名管理决策大师赫伯特西蒙提出的决策理论,其核心思想包括“有限理性”与“满意准则”2点。人类行为的理性方面长期存在着2个极端:(1)从弗洛伊德开始,试图把所有人类的认知活动都归因于情感支配。西蒙对此提出了批评,强调情感的作用并不支配人的全部。(2)经济学家的经济人假设赋予了人类无所不知的理性。似乎人类能拥有完整、一致的偏好体系,始终十分清楚到底有哪些备选方案可以进行无限复杂的运算并确定最优备选方案。西蒙对此也进行了反驳并指出:单一个体的行为不可能达到完全理性的高度。现实中任何人都不可能掌握全部信息,也不可能先知先觉。决策者只能通过分析研究,预测结果,只能在综合考虑风险和收益等情况下做出自己较满意的抉择。人类行为是理性的,但并非完全理性,即“有限理性”。从有限理性出发,西蒙提出了“满意型决策”的概念。从逻辑上讲,完全理性会导致人们寻求最优型决策,有限理性则导致人们寻求满意型决策。即决策只需要满足2个条件即可:(1)有相应的最低满意标准;(2)策略选择能超过最低满意标准。如某医院管理者的决策是提高患者满意度,最低满意标准是患者满意度达到90%。最优型决策要求患者满意度达到100%,这意味着医院不能有任何医疗差错及医院必须满足所有患者的所有期望,这对任何医疗机构都是几乎不可能实现的目标。满意型决策则可通过培训医护人员,促进医疗质量,与患者有效沟通,从而实现最低满意标准。循证决策实质上是一种考虑真实世界资源状况下的“满意型决策”。图1中的4要素是实施循证决策的重要因素,但在针对不同问题的不同决策时其影响力不尽相同,直观来讲4要素的权重(可使用圆圈大小表示)随不同决策而变化。如某些情景下,利益相关者的价值观或伦理考虑可能被决策者认为比外部证据更重要而成为主要的决策依据;另一些情况下,可能来自内部的证据非常有限,此时决策主要依靠外部证据或决策者经验[1]。1.2区分证据生产者与使用者循证医学提出至今已有26年的时间,但在我国真正开展循证护理实践的机构还十分有限。这与一些同行对循证医学及其实践模式误解可能有关。很多人认为开展循证实践,必须掌握文献检索、计算机技术、流行病学、统计学、卫生经济学、社会医学、管理学等多种技能才行。事实上,上述观点只适用于循证实践模式中的证据生产者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