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唐代女诗人薛涛诗歌的主题内容及文学影响

作者:马丽 刊名:北方文学:中 上传者:王存胜

【摘要】薛涛在女冠诗人中成就尤为出众,她“工绝句,无雌声”的独特诗风,细腻丰富的情感意蕴,向人们展示了传统女性知识分子对高洁人格的追求、对政治民生的感怀和对现实生活的深刻思考。本文仅从薛涛诗歌的主题内容入手,分析其诗歌思想内容的深刻内涵,以此来奠定薛涛诗歌在文学史上的重要地位。

全文阅读

84 论唐代女诗人薛涛诗歌的主题内容及文学影响文 / 马  丽 摘要:薛涛在女冠诗人中成就尤为出众,她“工绝句,无雌声”的独特诗风,细腻丰富的情感意蕴,向人们展示了传统女性知识分子对高洁人格的追求、对政治民生的感怀和对现实生活的深刻思考。本文仅从薛涛诗歌的主题内容入手,分析其诗歌思想内容的深刻内涵,以此来奠定薛涛诗歌在文学史上的重要地位。 关键词:薛涛;情感意蕴;主题内容 一、薛涛生平概说 薛涛( 约 768-832),字洪度,四川眉州人。史料记载,其父薛郧曾在朝为官,后仕宦蜀地,薛涛就出生在那里。薛涛童年生活条件比较丰裕,但随着父亲早逝,她与母亲不得已迁居成都,依附于时任剑南节度使的韦皋,在韦氏的帮助下,她开始更加频繁与官场之人来往。然而,天长日久,薛涛渐感韦皋对自己只是“花瓶”的礼遇,最终与韦氏渐行渐远,直至被韦发配松州。不久后,韦皋暴毙,薛涛再次返回成都。在此期间,她开始与白居易、令狐楚、刘禹锡等人唱和,并与诗人元稹结下了三个月的露水情缘。这段感情最终以薛涛的痴心错付和元稹的始乱终弃而告终。晚年的她心灰意冷,常与一袭道袍、满园花草、文墨书香为伴。大和六年,薛涛辞世,好友段文昌为其题写了墓志铭。 二、薛涛诗歌的主题内容分析 ( 一 ) 对生活的憧憬与无奈 这种思想通过她早期的一首送别诗可略知一二,如:峨眉山下水如油,怜我心同不系舟。何日片帆离锦浦,棹声齐唱发中流。这首诗题为《乡思》,是薛涛入成都居住在浣花溪时所作。显然这里表达了薛涛寄人篱下时的思乡之情,表达了自己客居他乡的无奈。这类思乡之作,在其他作品中也多有出现,如《忆荔枝》:传闻象郡隔南荒,绛实丰肌不可忘。近有青衣连楚水,素浆还得类琼浆。因眉州一带盛产荔枝,对于十六岁远走成都,一生不曾回乡的薛涛来说,命运的无奈终究铸成了她此生的缺憾。 进入幕府堕入乐籍之后的薛涛写作了《十离诗》,她对生命的感知愈加深厚。张篷舟先生曾说:“殊不知涛以孤弱少女,置寄强藩篱下,为此哀鸣,亦势非得己也。” 这充分说明薛涛一直深陷男性社会的强权,虽努力以戚戚之身与男权社会抗争,但最终惨败。这也使得她的诗风某种程度上讲,有了更加悲凉的情结。 ( 二 ) 对政治的酬唱与慨叹 同一般女性诗人相比,薛涛最大的超越之处便在于眼界胸怀的壮大,以及胸中格局之广阔。随着经历的丰富,她铿锵有力的笔触开始更多地落在了政治时局上。 当刘辟叛乱被平时,她曾作诗《贼平后上高相公》: 惊看天地白荒荒,瞥见青山旧夕阳。始信大威能照映,由来日月借生光。元和二年,武元衡入剑南西川节度使,薛涛作《续嘉陵驿诗献武相国》与他唱和:蜀门西更上青天,强为公歌蜀国弦。卓氏长卿称士女,锦江玉垒献山川。此诗表达了对其苦闷心情和他对西川局势的悲观估计的理解与赞同,然后以一个“强”字转折低迷之意。 此外,薛涛另有 《上川主武元衡相国》二首,字里行间恢弘庄重、颇有气势,并可从中探知,武元衡亦是对薛涛欣赏有加,准许其出入重要场合,甚至协理政事。 ( 三 ) 对爱情的执着与追求 早年的薛涛曾写下《鸳鸯草》表达对爱情的期许,此后她遇到韦皋,很快被韦身上的文采与魅力所折服,但由于韦氏对其宠爱不过是对少女青春心灵的简单欣赏与娇宠,并非珍爱,最终薛涛被罚边营。然而即便如此,薛涛追求爱情的脚步仍未停止,她与元稹之露水情缘就发生在这一时期。 在二人交往过程中,薛涛极力地向元稹展示自己的才情。她写下了令元稹拍案叫绝的《四友赞》:“磨润色先生之腹,濡藏锋都尉之头。引书媒而黯黯,入文亩以休休。” 元和五年,元稹因官场矛盾被构陷遭到贬谪,薛涛作《赠远二首》寄予元稹。元和六年,元稹在原配妻子去世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