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的秘密生活》的生态伦理观

作者:张平; 刊名: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学报 上传者:陆大雷

【摘要】苏·蒙克·基德(Sue Monk Kidd)在《蜜蜂的秘密生活》(The Secret Life of Bees)中,通过第一人称叙述视角凸显深层生态学的自我实现原则,通过描述多重意象展现自然界的价值和生态中心主义平等思想,通过男性话语的生态思考揭露父权文化和支配性男性气质对自然和人类的伤害.这一系列叙事策略揭示了这部作品的生态伦理观:大自然有其自身的价值,人类是大自然的一部分,爱的教育和爱的力量使人类摆脱对自然的疏离感,扩大认同感,进而达到生态自我的境界,新的男性气质话语构建了人类社会和自然界的美好前景.

全文阅读

一、引言《蜜蜂的秘密生活》(以下简称《蜜蜂》)是美国当代作家苏蒙克基德(SueMonkKidd)的代表作,2002年出版后获得巨大成功。此书占据《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长达两年之久,美国的许多学校将该书作为必读书目之一。苏蒙克基德于1948年8月12日出生在美国佐治亚州西尔维斯特市,她毕业于德克萨斯基督教大学,信仰基督教。她是集经典与畅销于一身的美国著名女作家,《蜜蜂的秘密生活》是她的成名作。少女时代她深受梭罗的影响,她的作品隽永优美,打动人心。她的小说《蜜蜂的秘密生活》和《美人鱼椅子》为她赢得各种奖项和提名,包括2002年英国橘子奖、2004年BookSense年度好书奖,“早安美国”阅读俱乐部推荐图书。她与J.K.罗琳同获鹅毛笔奖,并且获得2006年国际IMPAC都柏林文学奖提名。国内学者对《蜜蜂的秘密生活》的研究包含以下视角:神话原型解读、生态女性主义研究、激进女性主义思想、黑人女性主义创作立场、后殖民女性主义视域、空间批评的角度等,缺少对此书的生态伦理思想的阐释。本文探讨此书的生态伦理观,从生态自我的实现,自然界的价值和男性话语的生态共建三个方面解读该书蕴含的生态伦理意识和对生活的感悟。二、生态自我的实现《蜜蜂》讲述14岁女孩莉莉的生长历程和心灵探索。故事发生在20世纪50年代,4岁女孩莉莉在父母的一次争吵中,无意中造成手枪走火,杀死了母亲。这个梦魇般的事实伴随着莉莉的成长,莉莉一直生活在对母亲的负疚和自责中。莉莉由于不堪忍受父亲的虐待,她带着母亲留下的一点遗物(一张母亲年轻时的照片,一副白手套和一帧黑圣母画像)和黑人保姆罗萨琳离家出走,寻找母爱。她们根据黑圣母画像背面的地址来到南卡罗来纳州蒂伯龙,莉莉发现黑圣母是一种蜂蜜的商标。在路人的指引下,她们找到了酿制黑圣母蜂蜜的地方,遇见了三位黑人姐妹八月、六月和五月。月历三姐妹收留了她们,让她们在蜂场作帮工。在与大自然的亲密接触中,在养蜂的工作中,月历三姐妹的关爱和马利亚女儿会的温暖使莉莉心中的伤痕渐渐愈合,她最终找回了失去的自我,她学会了关爱、坚强和宽容,她原谅了自己的母亲、父亲和她自己。她找到了自我价值并且实现了自我价值。挪威学者阿伦奈斯提出了“自我实现”原则。这个原则也是深层生态学的基础之一。“奈斯认为,自我的成熟需要经历三个阶段:从本我(ego)到社会的自我(self);从社会的自我到形而上的自我(Self)。他用‘生态自我’(EcologicalSelf)来表达这种形而上的自我,以表明这种自我必定是在与人类共同体、与大地共同体的关系中实现。”“自我实现的过程,也就是逐渐扩展自我认同的对象范围的过程。通过这个过程,我们将会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我们只是更大的整体的一部分,而不是与大自然分离的、不同的个体;我们人性的展现是由我们自身与他人,以及自然界中其他存在物的关系所决定的。因此,自我实现的过程,也就是把自我理解并扩展为大我的过程,缩小自我与其他存在物的疏离感的过程,把其他存在物的利益看作自我的利益的过程。”(雷毅,2001:46-47)在《蜜蜂》中,第一人称叙述者“我”莉莉如何从开始对其他存在物的疏离感发展到最后与其他存在物的认同感?莉莉如何获得自我成熟和自我实现?“事实上,人物视角与其说是观察他人的手段,不如说是揭示聚焦人物自己性格的窗口。”(申丹,2004:261)莉莉自身性格的发展随着第一人称“我”的回忆展开。莉莉的疏离感体现在三个方面:她与社会的疏离、她与他人的疏离、她与自身的疏离。在学校,她没有朋友,对自己的相貌和行为举止缺乏自信,对自己的未来和前途充满迷茫和绝望。在家中,她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