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环经济视域下京津冀协同发展研究

作者:张菲菲;臧学英; 刊名:天津行政学院学报 上传者:王江东

【摘要】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是京津冀区域协同发展的核心问题之一,也是循环经济发展的内在要求和必然选择.针对区域协同发展,循环经济强调多样化的区域经济发展目标和发展重点、高效投入的区域优势资源、公平的区域发展机会和差异化的政策.在循环经济视域下,京津冀区域应从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出发构建区域协同发展的目标体系,从比较优势出发科学选择区域发展的资源禀赋与特色增长点,从提高生态经济效益出发持续提升经济要素组合利用水平,在推动区域协同的过程中提升区域经济的可持续性.通过加快区域基础设施建设,推动跨地区产业合作,加快市场化改革和科技创新等措施,将循环经济理念贯穿于京津冀区域协同发展进程中.

全文阅读

一、关于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认识京津冀协同发展是近年来我国各界高度关注的课题,学者们从时空、要素、机制等不同角度对其进行研究。学者们普遍认为,“京津冀地区之间存在较大差异”是其难以协同的主要原因,而且这一差异是不断循环累积的。通过实施适度的差别性政策,打破区域差距内生机制,才是实现区域协调发展的关键[1]。同时,京津冀协同的目标是“作为一个整体协同发展,打造协同创新共同体”,要从总体目标出发,通过优化空间布局,深化协同动力,促进要素流动,理顺机制体制等措施[2][3][4][5],提升京津冀地区间的经济关联水平与效率,推动形成区域一体化格局。京津冀协同发展是一个复杂的系统问题,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是为了促进京津冀区域整体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提升,通过区域优势互补来解决区域共同面对的问题。概括来说,京津冀区域应“求同存异”:“求同”是指京津冀区域应建立与追求共同的发展目标,是推动京津冀协同的出发点;而“存异”是尊重与保持各地区的优势特色,是实现优化发展的路径与手段。在地区差异较大的京津冀区域内部,寻找共同的发展目标是困难的。而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发展循环经济,提升经济发展的质量是京津冀区域乃至全国正在面对的重大课题,也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核心问题。同时,循环经济的丰富内涵和多元化的实践模式又给京津冀各地实现具有特色、符合实际的转型升级提供了路径指导。因此,从循环经济发展的视角来剖析京津冀协同发展面临的难题,运用循环经济的理论与方法来探讨促进京津冀协同发展和转型升级的路径,对深入认识京津冀协同困境、探索创新思路与举措具有重要意义。二、循环经济的核心思想对区域协同发展的要求循环经济在我国的理论传播与实践开展已近二十年,形成了丰富的理论体系和实践案例。循环经济是通过减量化、再利用、资源化,将经济活动组织成一个“自然资源产品和服务再生资源”的循环式流程。在这个不断持续的循环流程中,所有的物质都得到合理利用,从而将经济增长对资源环境的影响降到最低。循环经济的理论根基是强调可持续的生态经济学,该理论使人类对于社会经济的认识不断升华[6]。首先,重新认识经济系统与自然生态系统的关系。循环经济理论指出经济系统位于自然生态系统之内,经济系统的规模增长不应无限放大,而应受到资源环境的约束,具有生态极限。其次,重新认识资源环境的价值。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的供给是有限的,并不能像人力资源、资本那样无限增长,也不能通过技术进步来完全替代。最后,重新审视经济增长与经济发展的区别。在循环经济视角下,经济发展不仅关注经济增长的规模和速度,而且更加看重经济增长的质量与水平,将福利提升、社会公平、生态持续纳入经济发展的目标。循环经济的核心思想对于区域协同发展具有深刻启示与指导作用。(一)区域经济发展目标应讲求多元性与合理性基于传统认识,经济增长的规模应该是越大越好。但过剩产能、积压产品、机构冗余让我们看到,对于整个社会来说,最佳规模优于最大规模。而最佳规模水平由满足需求的程度、可持续性和承载力来衡量,即产品和服务的规模能够满足一定时期一定区域内人的生存发展需求,同时又不破坏各种要素的承载能力,而足以持续下去。从循环经济视角出发,可持续的区域经济应主要体现为经济发展、生态良好、社会和谐,三个目标互相支撑、缺一不可。若一味地追求其一而忽视其他,必将造成系统失衡,其后果将导致区域经济发展的不可持续。区域的功能应该是多样的,在京津冀区域内,不仅存在自然资源的多样性,也有人文地理的差异性,既分布着不同密度的人口和经济活动,又呈现出城镇与乡村的错落与集中。在不同的地区之间,经济、生态、社会是共同的目标和发展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