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当代文学作品对外译介的困境与出路研究

作者:王伟杰; 刊名:闽西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上传者:王振坤

【摘要】在当今多元文化共生的国际环境中,中国文化不仅需要与国际接轨,也需要走出去、把自己介绍出去.而作为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现当代文学在"走出去"进程中其译介面临一定的困境.为此,在中国现当代文学作品的译介中,要摆正推广和传播的心态,提高本土译者的翻译水平,重视对文学作品的选择,开拓多元化的接受方式,加大对译介工作的支持,促进中国现当代文学"走出去".

全文阅读

在知识经济一体化的时代下,社会各界逐渐认识到中国文化“走出去”的重要性。在经济发展全球化背景之下,采用多种方式不断提高中国文化在国际社会中的影响力已经成为国家战略。而作为中国文化的重要载体,译介中国文学是实现中国文化“走出去”的途径之一。但是从总体上看,当前中国现当代文学作品的对外译介发展一直比较缓慢。一方面,中国现当代文学在国际化进程当中一直采用的是一种“一厢情愿”的营销模式,这种方式在知识一体化的背景之下,很难被西方的媒体所接受并进行传播,从而使得中国现当代文学的具体内容也无法被西方国家所接受。另一方面,由于中国现当代文学与西方文学之间存在一定的文化差异,在立场上也存在明显的区别,使得西方主流市场关注的作品多成为强权意识形态的操纵对象,对中国文化形象建立和传播的真实性和完整性构成较为消极的影响。从本质上而言,中国文学在“走出去”方面所存在的问题并不仅仅是翻译本身的问题,同时还与其背后的社会环境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关系。作为反映中国现当代社会面貌的中国现当代文学在传播的过程当中面临哪些问题,中国现当代文学应该以何种方式来应对国外读者的认知期待,中国现当代文学如何才能真正走出国门,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进行深入探讨。一、中国现当代文学作品译介分析20世纪80年代至21世纪初,中国现当代文学作品翻译成外语的渠道主要有三种。一是通过《中国文学》与“熊猫丛书”进行译介。《中国文学》在中国有着较为悠久的历史,早在1951年其英文版就已经问世。20世纪80年代,《中国文学》主编杨宪益先生倡导出版了“熊猫丛书”,目前“熊猫丛书”已经在世界上大约15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传播,先后翻译了多部中国现当代文学作品。但是中国文学出版社在新世纪被撤销,“熊猫丛书”也差不多停刊,对中国现当代文学作品的译介产生了严重的影响。2009年中国外文局对“熊猫丛书”进行了再编辑,使得“熊猫丛书”再度复出,但是其效果不尽如人意。二是通过香港的《译丛》得到译介。《译丛》1973年在香港中文大学诞生,《译丛》先后翻译了众多中国现当代文学,并在海外广泛传播,从而为中国现当代文学作品的译介作出了一定的贡献。三是由海外的翻译机构或者翻译家所进行的译介,如葛浩文、白睿文、蓝诗玲等翻译家将中国现当代文学作品进行翻译,在海外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力。与海外的翻译家相比,中国本土对中国现当代文学作品的译介呈现出一种较为尴尬的局面,海外读者对中国本土翻译的文学作品不感兴趣,中国文学出版社被撤销以及“熊猫丛书”的停刊等都展现出中国本土译介的不利局面[1]。改革开放以来,先后有一大批文学作品被翻译成外语并在海外传播,涉及到的作家有230多名,外语语种多达25种。但是在最近的10年当中,只有200多部中国现当代文学作品被翻译成外语[2]。随着时代的进步和发展,政府和学术界逐渐认识到中国传统文化走出去的重要意义。为了促进中国文化“走出去”,国家投入了巨大财力译介中国文学作品,设立了“中国文学百部精品对外译介工程”“中国文化著作翻译出版工程”“经典中国出版工程”“中国文学海外传播工程”等数十个重大中国文学译介项目工程,多语种、小语种的译介规模不断增大。但是中国现当代文学译作域外接受不佳,中国图书进出口贸易逆差严重,中国现当代文学作品向西方的译介一直步履维艰,远远没有达到预期的译介效果。2005年《狼图腾》创下当时海外版权交易记录。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其作品的对外翻译已经成为一个热点。麦家的《解密》翻译成33个语种,走红欧洲。除此之外,中国当代文学中能够在海外取得成功的作品屈指可数。大部分作家的作品似乎只能在国外汉学界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