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诗家对中国诗歌风格的论述

作者:孙德彪; 刊名:延边教育学院学报 上传者:艾小平

【摘要】唐代社会是诗歌发展繁华的鼎盛时期,诗歌风格呈现出丰富多彩的气象.一衣带水的朝鲜国的诗家们对众彩纷呈的唐诗风格也展开了评价.唐诗的"从容闲雅"、"温厚渊澹"、"和平悠远"含义隽永,陈子昂、苏源明之典雅,元结之毅,李观之伟,卢仝之严遂,孟郊、樊宗师之清苦,张籍之富,白居易之放描绘了清切、温润、雄健、高古、森严、华丽六种诗风的表现状态第一层是"清",第二层是"奇"、"健",第三层是"险"、"怪"、"沉著"、"质实.

全文阅读

艺术领域内的风格,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的风格指艺术品在思想内容与艺术形式上表现出的总体特点;狭义的风格指艺术品的外在表现形态。就广义而言,前文述及的风采韵致、格律音响、以学为诗、无意为诗等等,都可以看作是朝鲜诗家对唐诗风格、创作等方面特点的评价;就狭义而言,唐诗的外在表现是怎样的状态,是本文此部分要说明的问题。当然,唐代诗歌因为诗人的众多、作品的丰盛,其具体风格表现是丰富多彩的。因此,对唐诗整体风格的把握,是与宋诗、明诗比较而言的。一、诗风总论朝鲜诗家对唐诗整体风格的评价,采取了两种方式。一是比较常见的比较批评方法,一是意象式批评方法。对唐诗的比较批评,是将唐诗与宋、明诗歌的比较中看唐诗的风格特点;对唐诗的意象式批评,是通过对唐诗风格的形象性描绘体现出来的。1.唐诗总体风格任璟在《玄湖琐谈》(2)中说:“宋人滞于理,明人拘于气,虽有清浊虚实之分,而均之失也。又有评者曰:‘开元之诗如雍容君子,端坐庙堂;宋儒之诗如委巷腐儒,擎跪曲拳;明人之诗如少年侠客,驰马章台’。”(3)宋人主理,明人气盛,理与气都可以在诗歌中有所表现,但二者不是诗的关键。惟有唐诗的韵,才符合诗歌艺术的本质规律。对于唐、宋、明几种风格的表现状态,任璟引言用意象批评的方式说:开元盛世之唐诗像大方、从容的君子端(1)ThisworkissupportedbyHankukUniversityofForeignStudiesResearchFund2016.(2)任璟(生卒不祥):璟字景玉,号玄湖,丰川人。此书一卷,撰成于朝鲜肃宗二十年(1694),当清圣祖康熙三十三年。(3)《韩国诗话中论中国诗资料选粹》,邝健行等选编,中华书局,2002年7月版,第327页。第1期孙德彪:朝鲜诗家对中国诗歌风格的论述坐在庙堂里;宋诗像萎缩、僵化的腐儒,委身在曲巷中;明诗像意气风发的少年狭客,纵马驰骋于庄严的章台路上。金昌协在《农岩杂谈》中,从对明诗人学唐诗的批评中,更具体地指出了唐明诗风的不同:“明人称诗,动言汉魏盛唐。汉魏固远矣,其所谓唐者,亦非唐也。……明人之学唐也,只学其奇俊爽朗,而不得其从容闲雅;只学其高华秀丽,而不得其温厚渊澹;只学其铿镪响亮,而不得其和平悠远。所以便成千里也。”明代诗人虽然主张继承唐诗的优良传统,标举唐诗、推崇唐诗,但明诗还是没有学到唐诗的“从容闲雅”、“温厚渊澹”、“和平悠远”,而这些特点正是唐诗风格的写照,这几种风格固然难以学得,但明诗不具备这几种风格特点,所以与唐诗相比,相差千里。律诗是唐诗的重要体裁。对于律诗的总体风格,李圭景(1788?)在《诗家点灯》中引金人瑞的《贯华堂诗话》,按语句评价了律诗风格:“律诗如四时:一二须条达如春,三四须蕃畅如夏,五六须揫敛如秋,七八须肃穆如冬。”从春夏秋冬,时令完成了一年的轮回;从“条达”“蕃畅”“揫敛”“肃穆”,诗人完成了一首律诗的创作。从前到后每两句诗歌风格,各像一年中春夏秋冬每一个季节状态。2.十种诗风楷模申景浚在《旅菴诗则》中,列举的十种诗风是:平淡、奇工、豪壮、沉深、雄浑、切至、苍古、清寒、丽艳、险绝。他接着论道:“此十者虽由于习尚之异,而盖亦气禀之所使,非强可道亦。世之论诗者,主平淡者谓奇工非天然;主奇工者,谓平淡为无味。盖平淡之失,易至于无味;奇工之失,易至于非天然。然苟道其极,固何优劣于彼此哉?今夫大羹玄酒,无盐梅之调,无芬苾之气,而荐诸郊庙,犹足以感神明,招崇嘏,固非豹胎熊掌、凤炙龙炰之所可比也。其将以是为无味而弃之乎?故平淡自有平淡之味,奇工自有奇工之味。今夫天地之间,造化之迹,山川之形胜,云烟之状态,鸟兽花卉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