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的写意性——中国现代陶艺中的意象表现手法分析

作者:赵鹏; 刊名:大庆师范学院学报 上传者:何明

【摘要】现代陶艺创作中把泥土作为一种高于纯物质之上的精神载体,赋予了它人格化的精神内涵和文化内涵,是现代陶艺创作中重要的创作思维和审美取向.意象的表现是中国现代陶艺的重要特征,泥土的特性符合意象表达的需要.

全文阅读

中国的现代陶艺的发展,自20世纪50年代开始,经历了彷徨、探索、突破的过程,从学习外来艺术思想和创作理念,到重新审视传统文化精神与创新的关系,其审美观念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强调表现形式的自由和自我情感意志的表达,作品形态呈现出多元化的态势。其中最能够体现传统文化精神和中国气质的,当属一系列既具有时代气息又体现写意特质的陶艺作品一类。其所蕴含的写意精神和民族气质,是其对本土文化精神的觉悟和回归,其作品形态具有意象表现的审美情趣。1意象的表现是中国现代陶艺的重要特征具有意象表现特征的现代陶艺作品,从中国传统的绘画、雕塑、以及民间美术中获取营养和创作灵感,并区别于传统陶瓷艺术,不以器皿为其艺术创作的核心,而注重作品丰富的内涵意义和情感内容的表达。就其成型手法而言,不拘泥于过分的雕琢感,而是注重主观情感的表达以及材料本身属性的自然呈现。陶艺家充分地把握泥土在某种自然状态下的特殊效果,挖掘和利用泥土的成型手法和烧成工艺的各种特性,以及其所具有的独特审美品质,并将个人的情感诉求灌注于创作的过程之中,使作品具有意象性或者象征性的审美特点。这一类具有写意特征的陶艺作品,是我国现代陶艺创作的重要特征之一。意象的表现本为中国传统艺术表现手法的基本特征,写意性完美地展现了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精神内涵,普遍存在于中国传统艺术的各个门类当中,无论书法、绘画、雕塑等等,都因此而具有鲜明的写意特征。从中国的艺术土壤中成长起来的中国现代陶艺,其创作也受到了这一东方式思维意象思维的影响。艺术家抓住了泥土的各种自然属性与意象表达的契合点,从而丰富了陶艺语言的表现力,拓展了陶艺的表现空间,增强了陶艺作品的趣味性和写意性,使作品造型写意而带有显著的东方式的审美特征。如:姚永康先生用卷泥片的手法创作的《世纪娃》系列作品;周国桢先生创作的“泥性”十足的“动物世界”《静观》《落叶归根》等,都是具有意象表达特征的陶艺作品。“意象”之说,最早源于六朝时期的刘勰在《文心雕龙神思》所说:“独造之匠,窥意象而运斤。”意为技艺独特的匠人洞悉意象而进行制作。“意”与“象”是事物的两个方面,“意”是主观的、抽象的、无尽无限的,而“象”是客观的、具体的、可视可触的,两者辩证统一,共同构成了艺术作品的形象。它已不完全是自然界的物像,而是高于现实之上,主观心意与客观物象的融汇与显现,即艺术家情志、心境与外在景象的展了现代陶艺语言的表现空间,开创了现代陶艺的崭新面貌。2泥土的特性符合意象表达的需要泥土的特性,即通常说的“泥性”,狭义是指泥土表现出的外在的性格特征,如可塑性、肌理感、偶然性等自身的物理特性,然而,泥性的全部涵义不仅于此,更是它在与人的接触过程中被赋予的拟人化的精神品格,是一种生命和精神的象征,它注入了中国本民族的智慧与文化内涵,这一点是需要用身心来体悟的。泥性与人性的辩证统一,使艺术家捕获了泥性所蕴含的丰富的意象语言,两者在不断的相处和磨合中逐渐达成默契,在创作中获得了更大的表现空间。(1)人与泥土的辩证关系当我们触摸到泥土的时候,最直接的感受就是柔软的、湿润的和可塑的,可以依着我们的需要和想象任意的揉捏和塑造,其亲和力总是会带给每一位与之亲密接触过的人一种踏实感和满足感,甚至于爱不释手。泥土在被塑造的过程中,会产生各种形象,从一团泥巴到成型为一个个具体的形象,或用捏塑的方法,或用泥条、泥片的方法等等,手段完全不受拘束的任意塑造,泥土表现得温顺而服从。然而,在人主动的触摸和感知泥土的同时,泥土又将各种性格信息软硬、粗细、润燥等等传递到人的神经末梢,并影响着艺术家对于创作的种种思考,或激扬奔放、或平静安详…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