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印度纳萨尔派面临的理论批评与现实挑战

作者:王晴锋; 刊名:南亚研究季刊 上传者:拉毛

【摘要】印度的纳萨尔运动已经持续近半个世纪,迄今它尚未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任务.纳萨尔派低估了印度政府的军事实力和组织能力,它在反机会主义的同时又滋生了无政府主义,这些都是教条主义的产物.纳萨尔派缺乏对时代特征、国内外形势、革命的主客观条件等进行正确的评估.纳萨尔派面临的挑战包括社会结构的变化、内部分化、血腥暴力的恶果、革命断代现象、国际孤立以及与政府军实力相差悬殊等.成功的革命策略应基于意识形态与环境之间的辩证结合,并在革命动员过程中对革命理念及时进行调适.

全文阅读

自从20世纪60年代末印度西孟加拉邦的纳萨尔巴里爆发起义以来,纳萨尔派已经持续斗争了近半个世纪之久,在印度中东部的丛林地带,纳萨尔派仍然与政府之间发生着交火。纳萨尔派从最初的“新左派”已成为政府眼里的“左翼极端组织”和“最大的内患”。数十年来,纳萨尔派未能如愿攻占首都新德里,它的军事力量也未能充分渗透入城市。相反,它却处于国家的重重包围之下,军事影响区也受到压缩。本文主要探讨近些年来印度纳萨尔派在理论与实践方面受到的各种批评以及面临的真实挑战,以使我们更好地理解纳萨尔派目前的处境以及它的未来。 一、理论与实践的批判 对纳萨尔派的理论与实践进行严厉的批判主要来自印度的传统左派。除了国大党和印人民党之外,其他左翼政党如印共、印共(马)等也是印度主流的政党体系和选举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参与议会政治的印度共产主义政党通常是斯大林主义者,它们属于主流的左派阵营。(1)在议会政治的实践中,已被吸纳到体制内的左派与资产阶级政党并没有本质区分。这些主流左派又被称为“官方左派”或“议会左派”,它们对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毛泽东的著述甚为熟悉,其中不少成员甚至是从纳萨尔派转化而来,因此,对纳萨尔派的意识形态、党纲、党内斗争、策略、战术以及彼此间的分歧等有着清晰的认识。正因如此,与纳萨尔派针锋相对地进行争辩和批判的并非国大党、印人民党等强大的执政党,而恰恰是本为同根生的印共(马)等左派。这些印度政坛的传统左翼势力,包括从托洛斯基主义者到社会民主主义者,从孟买的左翼知识分子、德里的后现代主义者到加尔各答的印共(马)理论家,他们共同构成了针对纳萨尔派的“异见者联盟”。(2)纳萨尔派的批评者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展开批判,认为它的意识形态陈旧迂腐,并过度渲染暴力。 大体而言,传统左派批评者通常认为当今的纳萨尔派主要存在这样一些问题:第一,将毛泽东思想作为指导性的意识形态,却并没有对此作 出任何合法性的论证;第二,广泛采用大半个世纪以前中国革命的策略和目标,而没有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遭受的挫折中汲取教训,忽略国内和国际局势面临的挑战以及印度政治制度和经济结构的特殊性;第三,印共(毛)的新闻公告和官方文件都更热衷于强调革命的暴力本质,而不是革命的目标。虽然纳萨尔派阐述了如何通过武装斗争夺取政权,但对于夺取政权后的国家建设问题却不甚明了。这进一步强化了它已经给人造成的印象,即纳萨尔派更多的是有勇无谋的游击队,而不是有着明确的短期和长期目标的政党。“不可靠的意识形态基础,陈旧过时的政治纲领以及美化暴力而不是视之为必要的恶”,(1)这些都是纳萨尔派遭批判的问题。在主流左派看来,纳萨尔派在很大程度上低估了印度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军事能力和打击决心。 纳萨尔派的另一股批判力量来自公民社会中的各类非政府组织,这些组织的成员很多是甘地主义者或甘地式社会主义者。公民组织的政治立场相对公允,他们秉持人道主义精神谴责任何违背人性的杀戮。因此,他们在批评印度政府的同时也警告纳萨尔派。例如,2006年5月,“独立公民倡议”(TheIndependentCitizensInitiative)深入恰蒂斯加尔邦的丹特瓦达县(Dantewada),实地调查当地警察与纳萨尔派之间的冲突现状。调查结束后,它在给政府的公开信中提出以下要求:政府立即解散“和平行动”(SalwaJudum),(2)使难民营中的阿迪瓦斯(Adivasis)(3)能够返回他们的家园;对任何组织犯下的暴力事件进行彻底调查取证;深入了解阿迪瓦斯面临的社会经济困境,承认他们对自然资源(土地、森林和矿产等)的应有权利;宣布无条件停火,与纳萨尔派就国计民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