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居村农民市民化发展的现实困境与改革路径

作者:高君; 刊名:社会科学辑刊 上传者:景安语

【摘要】推进居村农民市民化是实现农业现代化、农村城镇化和农民全面发展的必然要求,也是扩大内需、减轻城市压力、缩小城乡差距和实现城乡协调发展的关键所在.然而,目前的居村农民市民化发展却面临着诸多现实困境,如户籍和土地制度改革、集中居住、产业支撑、非农就业、公共服务享有等.因此,必须全面深化户籍和土地制度改革,合理推进农民集中居住,积极发展非农产业,着力健全公共服务,系统促进居村农民市民化和农村社会转型.

全文阅读

农业、农村、农民,“三农”问题一直是关系中国现代化进程的重要因素。如何解决好“三农”问题,是我国当下社会面临的重要挑战。“三农”问题的核心是农民,农民问题的本质是发展,以农民发展为核心来解决“三农”问题是推进现代化进程的当务之急。纵观各国的工业化、城镇化和现代化的发展历程,农业现代化、农村城镇化和农民的全面发展,三者是密切相关的。反思我国以往的城镇化历程,旧有的城镇化发展方式导致了“土地城镇化”与“人的城镇化”的严重不协调,“半城镇化”“伪城镇化”“虚高的城镇化”问题突出。到目前为止,中国户籍在册的农民有七八亿之多,他们与城镇居民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就业、公共服务等诸多方面存在着较大的发展差距。转变城镇化发展方式、推进新型城镇化发展,必须坚持以“人的城镇化”为核心。在“人的城镇化”发展过程中,农民的城镇化致力于推进更多的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即农民市民化。实现农民市民化的根本途径是推进进城农民、城郊农民和居村农民的快速市民化。而作为诸多途径之一的居村农民市民化,则是加快转变城镇化发展方式、推进农民自由全面发展的有效途径,值得进行深入研究。一、推进居村农民市民化发展的现实意义从世界各国的工业化、现代化发展进程看,对于已经实现城市化的国家,它们的城市化发展是与工业化、现代化发展进程同步的,在实现工业化、现代化的同时实现城市化,即农民市民化(城市化的核心是“人的城市化”,是“化”农民为市民的过程)。例如,世界上最早实现城市化的国家英国,其工业革命始于18世纪60年代,工业化的发展对英国的产业结构以及就业人口的移动和集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首先,工业化促进了产业分工,出现了除农业以外的产业,如制造业、矿业、运输业、商业、服务业等。随着就业机会的增加,大量的农业人口向城市的非农产业集中,而英国政府并没有采取与我国一样的限制人口流动的政策。经历18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工业化发展,到19世纪30年代英国的城市化率已达到了78.1%。反观我国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实行“两步走”的特殊发展战略,优先发展重工业,农民进入城市成为产业工人,而城市建设缓慢,难以满足新进城农民的就业、社会保障等各项需要,政府便开始通过户籍管理制度来限制农民进城流动,由此在城乡之间就产生了一道无形的屏障,逐渐构筑了中国特有的城乡二元社会结构。城乡二元社会结构的形成,带来的不仅仅是一系列不公平的就业制度、社会保障制度、粮食供给制度、公共卫生制度、教育制度、住房制度等等问题,更为严重的是将城乡居民人为地划分成两个等级。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随着我国国内经济环境的放开和发展,城市的发展和建设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同时长期的城乡二元结构也使得农村积压了大量剩余劳动力,农民依然是积贫积弱,在农村的推力与城市的拉力这两股力量相互作用的影响下,积累在农业部门的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开始进入城市务工,形成了规模巨大的“民工潮”。近年来,各项二元经济社会制度虽有所松动,但不足以成为近2.7亿进城农民市民化发展的动力。进城农民市民化依然困难重重:首先,进入工业化中期以来,人口红利消失,城市经济发展进入缓慢增长期,制造业、加工业等劳动密集型行业采用先进的机械设备和管理手段,难以吸纳更多的劳动力,城市工业化发展对进城农民的拉力有限。其次,进城农民自身素质提升缓慢,难以适应城市首属劳动力市场发展的需求。如果大量低素质农民进入城市后长期不能就业,又不能得到相应公共服务待遇,将会给城市社会治理带来不小的压力。再次,除了一贯以来的制度上排斥以外,在城市居民心中,那种对进城农民的抵触情绪并未有根本改观,他们认为农民素质低、思想保守、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