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法教义学的逻辑方法:形式逻辑与实体逻辑

作者:陈兴良; 刊名:政法论坛 上传者:郝桂芸

【摘要】在刑法教义学中,如何通过法律解释方法达成刑法的公正性与法益的安全性,这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其中,刑法的逻辑方法的正确运用具有重要意义.这种刑法逻辑方法包括形式逻辑方法和实体逻辑方法.在认定犯罪的时候,要进行形式逻辑判断和实体逻辑判断.形式逻辑的判断侧重于对法条的形式特征的界定,尤其是涉及对法条之间逻辑关系的确定.而实体逻辑的判断则偏向于对法条的实质内容的界定,尤其是对法条的内容进行价值考量.

全文阅读

刑法教义学越来越成为我国刑法知识的主要形态,对刑法教义学的探讨已经结束启蒙阶段而进入深入展开的学术进程。在这种背景之下,对刑法教义学的逻辑方法进行讨论,对于推进刑法教义学在我国司法实践中的运用,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与理论意义。一、刑法教义学逻辑方法概述刑法教义学的核心是刑法解释,因此,刑法教义学属于司法论的范畴而不是立法论的范畴。这里的司法论是指以刑法适用为使命的刑法理论研究。通过司法论研究,一方面解释法律文本的正确蕴含,为刑法适用提供法律根据;另一方面沟通案件与刑法之间的链接,为法官的裁判提供法理根据。在刑法教义学的研究过程中,存在着形式逻辑和实体逻辑之间的关系需要正确处理。德国学者指出:“在概念和体系构成方面,刑法教义学不仅需要形式上的法学逻辑,因为形式逻辑只提出了法学的一般规则,而且还需要一个从被保护的法益角度提出论据的实体上的逻辑,并因此而对制定和论证法规范起到推进作用。实体逻辑包含了从价值体系中引导出来的实体裁判的理由,此等裁决从司法公正的角度和刑事政策的目的性方面看,内容是正确的,或者至少是可以证明是正确的。”[1](P.54)在此,德国学者提出了刑法教义学中的形式逻辑和实体逻辑的关系问题,笔者认为对于正确理解刑法教义学具有参考价值。形式与实体是一对哲学范畴,也称为形式与实质。从哲学上说,形式与实体具有一种对应关系,这种对应关系又不同于对立关系。对于犯罪认定来说,需要同时具备形式的构成要件与实体的不法内容。因此,在认定犯罪的时候,要进行形式逻辑判断和实体逻辑判断。形式逻辑的判断侧重于对法条的形式特征的界定,尤其是涉及对法条之间逻辑关系的确定。而实体逻辑的判断则偏向于对法条的实质内容的界定,尤其是对法条的内容进行价值考量。在当前我国司法实践中,形式逻辑的判断当然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它关系到罪刑法定原则的贯彻。但罪刑法定原则并不意味着法条主义或者形式主义,因此还要进行实体逻辑的判断。就此而言,我国当前某些引起轰动性的案件,在很大程度上未能进行有效的实体逻辑判断,而是存在机械适用法律的倾向,这是应当克服的。二、刑法教义学的形式逻辑方法:以刑法第20条为例的分析刑法教义学首先必须遵循形式逻辑,这是毫无疑问的。基于刑法教义学的立场,在对刑法文本进行解释的时候,强调形式逻辑方法是重要的。因为刑法体系本身就是一个具有内部和谐关系的条文体系。当然,如何运用形式逻辑方法科学地理解刑法条文之间的逻辑关系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例如,我国刑法第20条分3款对正当防卫制度做了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第1款)。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第2款)。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第3款)。对以上三款条文内容的理解涉及各款之间逻辑关系的界定。从条文内容分析,第1款是对正当防卫概念以及构成要件的规定。其中,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是正当防卫的主观要件,也是正当防卫的主观正当化根据。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这是正当防卫的客观要件,也是正当防卫客观正当化根据。由此可见,正当防卫是目的的正当性与行为的正当性的统一。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这是正当防卫的性质及其法律后果。据此,正当防卫行为具有合法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