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毅教授治疗肺系疾病常用中药药对总结

作者:曾亚军;杨毅; 刊名:亚太传统医药 上传者:崔晶红

【摘要】系统回顾总结杨毅教授治疗肺系疾病常用的中药药对的经验,探讨荆芥与防风,黄芪与白术,半夏与陈皮,紫菀与款冬,知母与浙贝母,玄参、麦冬与桔梗6组中药药对在治疗肺系疾病的临床应用.

全文阅读

杨毅,教授,硕士生导师,湖北省中医院肺病科主任医师,全国第三批师带徒师承人员。从事中医内科肺病专业30余年,擅长中西医结合治疗多种呼吸系统疾病,临床经验丰富,能准确辨证分析治疗呼吸科相关疾病,用药中形成自己的经验,善于合理使用中药药对,我有幸追随导师出诊,现对杨教授在中药药对的配伍及运用方面的经验做一下总结。1荆芥与防风荆芥,辛散气香,微温不烈,性较缓和,长于祛风解表,可用于治疗风邪所致的头痛、咽痒不适等[1],如《本草纲目》所言“散风热,清头目,利咽喉,消疮肿”[2];防风,味辛,性微温,既善祛风解表,又能胜湿止痛,且质润,甘缓不俊,为风药中较为驯良之品,故外感风寒、风湿、风热表证均可配伍使用,如《药类法象》言:“治风通用。泻肺实,散头目中滞气,除上焦风邪。”两药相伍,为呼吸科常用药,《本草求真》曰:“用防风必兼荆芥者,以其能入肌肤宣散故耳。”[3]杨师认为荆芥芳香而散,气味轻扬,性温而不燥,以辛为用,以散为功,偏于发散上焦风寒;防风气味俱升,性温而润,善走上焦,以治上焦之风邪。又能走气分,偏于祛周身之风。两药均属辛温解表、祛风散寒之品,配为药对,相须为用,并走于上,发散风寒,祛风之力增强。古方中两药常相伍出现,如荆芥防风单独应用,名曰荆防散,为最精简的祛风解表方剂,常用于治疗风邪所致的疾病;疮疡时毒,肿痛发热的荆防败毒散;治疗风寒感冒的荆芥解表汤;治疗鼻渊的荆芥连翘汤等。杨师在继承古方的同时又形成自己的用药经验,认为对于外感风邪所致的疾病,荆芥与防风配合运用,可加强祛风止痒解表的作用。且现代研究表明,荆芥、防风具有相似的药理作用,两者均有解热镇痛、抗炎抗菌抗病毒、抗过敏、镇静抗惊厥、增强免疫功能的作用[4],杨师临床上多用于风寒所致的发热恶风、无汗、头身疼痛、咽痒明显者,如治疗急性上呼吸道感染属于外感风寒夹湿时,两药配伍羌活、独活、柴胡、川芎、枳壳等,可明显减轻患者症状;治疗急性上呼吸道感染属于外感风寒、内有郁热者,两药配伍薄荷、紫苏叶、葛根、桔梗、白芷、芦根等,可收到较好疗效。2黄芪与白术黄芪与白术是补气健脾的常用组合,均始载于《神农本草经》并列为上品[5]。黄芪能补肺气,益气固表以止汗,如《本草汇言》曰:“黄芪,补肺健脾,实卫敛汗,驱风运毒之药也。”《药品化义》谓:“主补肺……治自汗盗汗。”《本经逢原》张石顽云:“入肺而固表虚自汗。”[6]白术具有健脾益气止汗之功,《神农本草经》谓之:“止汗,除热,消食。”《衍义》称之“有汗则止,无汗则发,与黄芪同功”。杨师认为二药合用,补肺气,益卫气,使肺气充足,营卫调和,卫外得固,津液循常道而不致外泄,达到固表止汗之效,且黄芪与白术相须为用,同入脾胃经,临床上对两药实施配伍,无需担心药性相驳情况,可实现益卫固表、消除水肿、补中气、健脾胃的功效[5],且现代研究表明,黄芪具有增强免疫、抗炎、抗菌、抗病毒等作用[7],白术亦具有增强免疫力、抗菌等作用,两药配伍可提高患者免疫力,增强抗病邪能力。杨师在临床上多以黄芪、白术配伍防风、五味子等治疗反复上呼吸道感染属于肺气虚弱、表虚不固者。或予以玉屏风散加减治疗多汗、反复呼吸道感染、喘息性支气管炎、慢性支气管炎等属于气虚者,或配伍防风、桂枝、白芍、生龙骨、生牡蛎等治疗汗出量多而异常为主的病证,或炙黄芪、生白术配伍陈皮、半夏、当归、肉苁蓉、枳实、神曲等治疗脾虚气弱所致的便秘。3半夏与陈皮半夏性温而燥,善于温化寒痰、燥湿化痰,并有止咳作用,为治疗寒痰、温痰之要药。《医学启源》曰:“治寒痰及行寒饮冷伤肺而咳,大和胃气,除胃寒,进饮食。”[8]陈皮既理脾肺气滞,又燥湿化痰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