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经》故事片段问题研究

作者:王文博; 刊名:成都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和冰

【摘要】故事有一个发展演进的过程,成熟的故事是情节复杂、结构完整的,可以用故事语法理论来分析和概括.故事是由故事片段组成的,最初的故事没有完整的语法规则,是一些片段性的简单的东西,只能用故事片段理论进行分析和概括.那么最初的故事是什么,有什么样的故事片段,它们的内在形式特点是什么,在这些方面已有的论述和成果很少.从《山海经》的文本个案入手,对山海经的故事片段进行分类整理和归纳,以分析其故事片段的内在形式特点,可以对故事片段问题作出有益的探索和解答.

全文阅读

《山海经》是中国古籍中的一部奇书,其内容包罗万象,被认为是中国上古社会的百科全书。《山海经》作为我国现存古籍中保存古代神话资料最多的作品,是神话传说这一类故事片段的主要来源之一。同时《山海经》的内容是对于中国上古社会的记录,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最早期的故事片段。通过研究《山海经》故事片段对认识早期的故事是什么样的,在内容和形式上有什么内在特点有着重要意义。故事片段理论是由刘俐俐教授在其《小说艺术十二章》中首先提出,是一处新的理论增长点。本文从《山海经》的文本个案细致分析入手,对《山海经》的故事片段进行分类整理和归纳,以分析其故事片段的内在形式特点,并期望对故事片段问题作出有益的探索和解答。一、故事、故事语法与故事片段本文使用的故事概念是大故事概念,大故事概念下的“故事”和“叙事”超出了叙事学所涉及的一般框架。关于大故事概念已有很多论述,罗兰巴特在《叙事作品结构分析导论》中认为,叙事是与人类历史本身共同产生的,任何地方都不存在、也从来不曾存在过没有叙事的民族。它超越国度、超越历史、超越文化,犹如生命那样永存[1]。费希尔认为,在人类文化活动中故事是最基本的,世上的一切,不论是事实上发生的事还是人们内心的不同体验都是以某种叙事形式展现其存在并通过叙事形式使各种观念深入人心。因此,我们赖以生存的整个世界实际上由一连串故事组成[2]。林骧华主编的《西方文学批评术语词典》中对故事的定义是:“任何关于某一时期发生的事情的最广义的记载,它可以是书面的、口头的或记忆中的,也可以是真实的或虚构的,它是关于某些事件的顺序或倒叙。”[3]《叙事探究:质的研究中的经验和故事》认为,叙事既是社会科学现象,又是社会科学方法。叙事探究就是学习叙事地去思考、叙事地关注生活[4]。傅修延提出“前叙事”概念,将其界定为人类学会讲述故事之前的预演。认为《山海经》中的叙事还处于原生与原发状态[5]。刘俐俐提出人类学大视野下的故事概念,认为故事即“讲述和倾听(书写与阅读)故事”,故事存在于口头与书面始终,是人类各民族的普遍现象[6]。通过以上论述,我们可以认为大概念下的故事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性精神活动,它超越民族、历史、阶级,超越文学之内外的各种文体。因此此处故事片段的基本性质可以理解为“超越文学之内外各种文体的人类精神活动的文字记载。”[6]271对于故事片段的涵义,概括地说,可以理解为,“相对于成熟的小说艺术,既往故事可看作故事片段。”[6]265故事片段首先出现于《叙述学词典》故事语法这一词条中。“故事语法认为,故事是由一系列故事片断组成的”[7],在解释故事语法的图表中,故事片断出现了两次,是故事语法组成成分中的最小意义单位。故事片段问题来源于故事语法问题的探讨。故事语法是叙事学研究的重要课题,已有很多论述成果。刘俐俐新书《小说艺术十二章》第四章《小说故事语法》中对于故事语法的理论资源进行了详细整理[6]88,主要有普罗普在《故事形态学》中将所有的俄罗斯民间故事概括为一个由7种角色31个功能所定义的在时间轴上顺序进行的固定模式。罗兰巴特在《叙事作品结构分析导论》中将叙事作品切分为功能层、行为层和叙述层三个描写层次。托多罗夫在《文学作品分析》中对文学作品进行了动词形态、句法形态和语义形态三个方面的描绘。格雷马斯在《结构语义学》中将所有故事概括出一个由六个行动元组成的二元对立的三大语义轴模式。克劳德布雷蒙设计的“三合一体”模式假设。列维施特劳斯提出的表层结构与深层结构共同构成双重对立模式等。故事语法认为,遍布各个历史阶段、各个民族、无以数计的故事存在一个统一的结构,可以用此结构概括和分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