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毅运用中医药治疗感染后咳嗽临床经验

作者:周霜;杨毅; 刊名:湖北中医杂志 上传者:房宁

【摘要】湖北省中医院杨毅教授从临床工作30余年,对中医肺系疾病的辨证施治有着丰厚的经验和独到的见解.笔者有幸师从杨毅教授,现将杨教授治疗感染后咳嗽的体会与大家分享学习. 感染后咳嗽即急性呼吸道感染后引起,感染控制后仍然迁延不愈的一类咳嗽[1].西医对感染后咳嗽发病机制目前尚未研究清楚,认为其发病主要与气道上皮损伤、气道广泛炎症、气道高反应性、神经机制相关.

全文阅读

湖北省中医院杨毅教授从临床工作30余年,对中医肺系疾病的辨证施治有着丰厚的经验和独到的见解。笔者有幸师从杨毅教授,现将杨教授治疗感染后咳嗽的体会与大家分享学习。感染后咳嗽即急性呼吸道感染后引起,感染控制后仍然迁延不愈的一类咳嗽[1]。西医对感染后咳嗽发病机制目前尚未研究清楚,认为其发病主要与气道上皮损伤、气道广泛炎症、气道高反应性、神经机制相关。本病一般有自限性,病程为3-8周。主要表现为咽痒、干咳,无痰或少痰,血象多正常,X线亦无异常的表现。患者可因咳嗽频繁影响日常生活和睡眠而就诊。感染后咳嗽应属中医“咳嗽”的范畴,近年来中医对于感染后咳嗽的病因病机研究也愈加深入,杨师认为感染后咳嗽为外感邪气所致,其卫表症状或明显或隐匿,且患者病程长短及病情的轻重多受外界环境和患者自身因素影响,病机多为风邪外袭、正气不足、痰浊蕴肺,现笔者将杨毅教授对感染后咳嗽的中医认识总结如下:1病因病机1.1风邪外袭《医门汇补咳嗽》言:“肺居至高,主持诸气,体之至清至轻者也。外因六淫,肺金受伤,咳嗽之病从兹作矣。”肺为五脏华盖,邪之所凑必先伤;肺为清虚之脏,清轻肃静,不耐邪气之侵。故六淫外邪侵袭,首先犯肺,肺失宣降发为咳嗽。“风为六淫之首”感染后咳嗽常以风邪为先导,并兼夹寒、热、燥等邪气致病。“风盛则挛急”及“风邪为患可致瘙痒”的致病特点与顿咳,呛咳,咽痒,无痰,遇外界油烟、冷空气可加重的症候特征一致,故感染后咳嗽的病因主要是风邪外袭。《诸病源候论咳嗽病诸候》曰:“风咳,欲语因咳,言不得竟是也”,将患者疾病特点描述的形象生动。国医大师晁恩祥教授据此提出“风咳”病名,建立了独特的“从风论治”的理论体系。杨师则根据患者不同的伴随症状将风邪外袭又分为:风寒束肺、风热犯肺、风燥伤肺三型,并指出感染后咳嗽临床风寒束肺证较风热、风燥两型多见。1.2肺脾肾三脏亏虚《杂病源流犀烛咳嗽哮喘源流》云:“盖肺不伤不咳,脾不伤不久咳,肾不伤火不炽,咳不甚,其大较也。”由此可见咳嗽病程长短及病情轻重与肺脾肾三脏相关,杨师认为部分感染后咳嗽患者之所以久咳不愈,究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正气不足,肺、脾、肾三脏亏虚。人体正气不足或肺气虚,外邪易侵,肺气耗散,无力驱邪,以致咳嗽迁延不愈。若素体脾虚,或因失治、误治致使患者脾胃功能受损,脾土虚则无以生肺金,肺无不虚。《医述咳嗽》谓:“肺金之虚,多由肾水之涸,而肾与肺又属子母之脏呼吸相应,金水相生,若阴损于下,阳孤于上,肺苦于燥,则咳不已,是咳虽在肺,而实在肾。”肾为肺之子,下元虚衰,阴精枯竭,子病及母,肺必受累。因此久咳不愈,又见肺脾气虚,肺肾阴虚两型。1.3痰浊壅肺“百病皆生于痰”,感染后咳嗽缠绵难愈多是因痰邪作祟,痰为阴邪,其性粘滞,故病程缠绵而成顽固性咳嗽。“脾为生痰之源,肺为贮痰之器”,痰邪生成究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肺脾。素体禀赋不足或久咳伤及肺脾,肺不布津,脾失运化,水湿停滞成痰,痰浊阻于肺,使得痰阻气逆而致咳嗽频作,痰浊既是肺脾气虚的病理产物,又是肺气上逆的直接致病因素。此时辨证当属本虚标实。2辨证论治2.1祛风宣肺感染后咳嗽早期常以风邪为主,或挟寒,或挟热,或挟燥,属正盛邪实。治疗多从宣肺达邪入手,且肺脏为娇脏,位居上焦,“治上焦如羽,非轻不举”故在药物选择上多使用质地较轻的药物,选方多以止嗽散加味为基础方。风寒者症见:恶寒,白痰稀薄、清涕、声重气急、舌淡、苔薄白,脉浮紧,可加荆芥、防风、麻黄等辛温解表。防风古代名“屏风”(见《名医别录》),喻御风如屏障也,能发表祛风,胜湿止痛,现代药理学认为防风能提高非特异性免疫功能及具有抗过敏作用[2];风热者症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