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论新时期乡土文学创作中的苦难意识

作者:冯娟娟; 刊名:文学教育(下) 上传者:张志强

【摘要】"乡土文学"创作是新时期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从"乡土文学"立论始,理论家们就把关注现实人生作为"乡土文学"更高的价值来看待.在这种理论导向指引下,新时期乡土文学创作继承和发展了现代乡土文学和五十年代乡土文学的传统,作家们自觉承担社会责任,作品中渗透着作家浓重的苦难意识.

全文阅读

笛卡尔提出了世界的二元对立模式,城市和乡村是文学创作中一个相对的存在。由于中国的特殊国情,十亿人口八亿在农村,再加上出身农民的作家较多,而既使出生在城市的作家也大都有上山下乡的生活经历,因此新时期的乡土文学创作呈现出庞杂而又丰富的面貌,创作数量之多,创作范围之广阔,使每一个置身新时期文学研究的评论者不仅瞠目结舌。但回望乡土文学的创作历程和创作实践,中国农村社会一幅幅美丽、真诚、善良、纯朴的图画呈现在我们面前,同时,一幅幅农民愚昧狭隘、农村落后闭塞,乡村人际关系的复杂丑陋也传递给了读者。作家们真诚地指出了乡村中的真善美,同时也毫不留情地鞭挞了假恶丑。正是这样两幅互相补充、互相交织的画面,构成了我们对乡土社会的整体感知。乡土作家们用饱蘸着血和泪的笔深切地描述着真实的乡村、不断演进发展的乡村,用他们的真诚,用他们自觉承担社会责任的意识,用他们的良知,诉说着一部部有苦难意识的作品。一70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在文学创作复苏的大好形势下,乡土文学继往开来,又有新发展,涌现出了大批优秀的乡土小说作家。在理论和实践上都重新焕发青春、执著追求的刘绍棠;以“探索人生”作为其文学主张的高晓声;汪曾祺的“风俗画小说”;古华的“乡镇文学”;贾平凹的“商州系列”;柯云路的“新星”文学;叶蔚林的“潇水”风情;姜滇笔下的“水乡风俗画”;李杭育的“葛川江小说”等等,都是80年代前期引人注目的乡土文学篇什。他们是在继承现代乡土文学和五十年代的乡土文学传统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他们或效法鲁迅,或推崇沈从文,或受贿于赵树理,或师承孙犁,或得蹇先艾指教,或受周立波风格熏陶。“为人生”的文学、风俗画、山药蛋派、荷花淀派、茶子花派风格在他们笔下都有体现,同时他们又在多方面突破了这些流派的风格,形成了独特的风格特色。其中为当代文坛首先吹来一股清新凉爽的风的是汪曾祺。他早在1949年就有《邂逅集》发表,其文风直承其师沈从文,在解放前虽未大建树,但是是深谙“京派小说”的创作风格的。1980年,他以一篇《受戒》震惊了文坛,紧随其后,又有《大淖记事》、《异秉》、《岁寒三友》、《八千岁》等一系列故乡怀旧乡土小说相继发表,以清新恬淡的情调、清新隽永的风格为我们描绘了一幅幅江苏高邮水乡具有人性美和人情美的风俗画,荡涤了读者被长期禁锢几近发霉的心胸,吹走了单调浑浊之气,使我们的心变得透明。这主要因为他本人对于对“风俗画”的偏爱。汪曾祺自幼就颇爱“风俗画”,也爱看讲风俗画的书,对于故乡包括各民族的风俗极有兴趣。形成他“风俗画”的另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沈从文对他的影响培植。汪曾祺用他如花妙笔歌颂着他生根之地美丽怡人的水乡风光,也歌颂着水乡的乡亲们。高晓声被称为新时期初具有“鲁迅风”的作家。鲁迅之所以做起小说来,其目的在于揭出痛苦,以引起“疗救的注意”。高晓声深得鲁迅之精神,当他重返文坛之时,首先想到的是要“为农民叹叹苦经,把他们的苦处说一说”,“通过自己的作品反映一些农民的状况,以求引起人们的注意。”这不仅表明了作家坚持多年而始终不悔的现实主义创作宗旨,同时也道出了高晓声的“忧国忧民”、“为民请命”的思想感情何等深切。他以苏南农村生活为题材,以普通农民的生计小事反映农民坎坷命运和时代的大主题。《李顺大造屋》是住的问题,《“漏斗户”主》是吃的问题,《拣珍珠》是男婚女嫁。尤其是他塑造的陈奂生形象,我们不仅从他身上看到了中国农民千百年来代代相传的美德:勤劳、质朴、善良和惊人的忍耐力。但也不时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阿Q相。阿Q式的奴性,阿Q式的面子观,阿Q式的小报复,阿Q式的妄自尊大,在他身上都有着鲜明的体现,高晓声自称其作品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