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强化主流新媒体的舆论引导能力

作者:路璐; 刊名:红旗文稿 上传者:李慧冬

【摘要】在新媒体传播技术急速发展的当下,无论是传播话语、媒体格局,还是舆论生态与受众心理都发生了剧烈而深刻的变化.习近平总书记一再强调党的新闻舆论战线要适应这种变化,“把握好网上舆论引导的时、度、效”,并指出“为了实现我们的目标,网上网下要形成同心圆”.在新媒体所带来的舆论新格局中,最能够对舆论引导构成挑战的当属新媒体中的对抗性话语,它是网络社会崛起所带来的全球性的时代性话语症候.在新媒体传播空间,各种暗含对立情绪的新媒体事件被反复书写、反复表述,最终形成对抗性话语.而如何在新形势、新话语场中以有效的主流舆论引导切断对抗性认同的路径,建构有向心力的政治认同,是我们面临的新课题.

全文阅读

在新媒体传播技术急速发展的当下,无论是传播话语、媒体格局,还是舆论生态与受众心理都发生了剧烈而深刻的变化。习近平总书记一再强调党的新闻舆论战线要适应这种变化,“把握好网上舆论引导的时、度、效”,并指出“为了实现我们的目标,网上网下要形成同心圆”。在新媒体所带来的舆论新格局中,最能够对舆论引导构成挑战的当属新媒体中的对抗性话语,它是网络社会崛起所带来的全球性的时代性话语症候。在新媒体传播空间,各种暗含对立情绪的新媒体事件被反复书写、反复表述,最终形成对抗性话语。而如何在新形势、新话语场中以有效的主流舆论引导切断对抗性认同的路径,建构有向心力的政治认同,是我们面临的新课题。一、舆论引导面临对抗性话语的新挑战首先,新媒体语境强化了世界面临的诸多“不确定性”。当今世界,地区发展极度不平衡,人类面临着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的严峻挑战。我们不得不面对很多全球性痼疾如“地球有限资源与人类无限欲望”“国家间主权纷争”“气候变化与环境污染”“全球恐怖主义与跨国犯罪”以及“复杂的地缘政治带来的不确定性”。的确,新媒体加剧了这种政治的不稳定性,那些因为西方的干预而发生了“颜色革命”的中东北非国家,率先经历了社交媒体对政权颠覆的巨大威力。但是不久,西方社会就意识到,新媒体不仅仅是西方影响其他国家的工具,同时也是加剧西方国家内部政治力量博弈以及民粹主义蔓延的力量。在西方发达国家,非建制性的草根力量经社交媒体放大,也可能成为冲击建制性政治力量的主力军。这是全球性的时代症候,西方与非西方社会都概莫能外。其次,新媒体话语放大了“民主”“自由”“反体制”、反秩序等西方意识形态。从参与文化看,新媒体创造的是一种虚拟空间,人们可以在其中共享信息、分享情感并相互支持,形成某种群体的在场感。新媒体空间的对抗性话语更容易催生集体行动共同的意识形态和共同的愤恨情绪,有研究者指出,“颜色革命”就是在美国等西方国家向非西方国家输出民主的过程中产生的,是“怨恨政治”的产物。同时新媒体还带来信息连接技术,使共享与连接变得轻而易举,使个体得到动员与赋权,并获得更多参与到政治活动中的可能性,街头政治、示威生态、社会运动已成为对抗性话语从线上走向线下的常态。此外,从认同角度看,面对多元性的文化思潮,有西方学者认为,现代社会的意识形态认同并非如“历史的终结”那样的单一与浅薄,而是恰恰相反,在一个高度分化且互联互通的现代社会中,各种组织身份认同与族群认同分崩离析,人们越来越倾向于表达个人的希望、生活方式与喜怒哀乐,这就形成了一种基于个体生活方式的政治身份认同、集体行为逻辑与组织参与方式。简而言之,在网络社会的崛起中,急需一种新的理论资源、新的认知框架、新的政治哲学去建构新的身份认同。然而遗憾的是,从全球范围看,一种旧的认同在日渐终结,另一种新的认同在生成的进程中。这正是对抗性话语生成的全球性土壤。在世界秩序革故鼎新之际,全球化与逆全球化呈胶着之势,我国积极行动,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倡议,不仅为解决世界面临的种种不确定性提供了方案,也为中国与世界深度互动创造了话语认同的基础。正如习近平总书记今年在国家安全观座谈讲话中指出,当前我国国家安全内涵和外延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丰富,时空领域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宽广。国家安全在“距离不复存在”的新媒体空间也呈现特别的态势:全球性的多元思潮与对抗性话语席卷每一个民族国家,我国主流意识形态如何在舆论中占领制高点的难度加大,同时国内经济改革进入深水区,社会结构在深层调整,国家治理体系持续现代化,可以说,对抗性话语已在很多新媒体舆情事件中一再出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